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一张欠条

来源:绥化日报 2021-05-17 09:19:06 字体:

段金林

  小明是红星小学二年级的学生,爸爸大张是一家饭店的老板。小明见爸爸一张饭桌招待八方顾客,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团团转,十分辛苦,心中多了一份酸楚。每逢放学回来,总要帮助爸爸收拾碗筷,擦擦桌子扫扫地,做些力所能及的活计。

  饭店少不了资金流动,每逢爸爸借别人的钱,要给人家出一张欠条;有客人到店里来吃饭,一时钱不凑手,也要写一张欠条留下。小明这才知道,有资金往来欠钱要出欠条。欠条就是证据,免得赖账。

  这欠条怎么个写法,小明用心查看,明白欠条至少要注明三条:一是欠款事由,二是欠款数额,还有最为重要一条就是写欠款人姓名,而且姓名一定要写得端端正正,不能有丝毫模糊。对这些规则,小明暗暗记在心里。

  小明上学的红星小学离大张的饭店较远。大概有二里多地,沿途要穿过四五个交通路口,来往的车辆川流不息。爸爸怕路上小明遭车撞人碰,总要乘2路公交车送小明到学校。乘车的费用很低廉,每人只付一元钱。公交车上没有收票员,都由乘客自己往投票箱里投钱。小明每逢乘车,总是瞪着一双大眼,仔细观察那些投票人,从没发现一人逃票。小明看了挺高兴,总是笑盈盈的,心里仿佛装了一眼活跃的山泉,快乐的泉水咕嘟咕嘟地往外冒。

  这天早晨,大张送小明上学,仍是乘2路公交车。上车投票时,大张傻眼了,一摸衣袋,只有一元零钱,再翻内衣,仍没找到零钱,只有五张大白边。大张头上开始冒汗了,像偷人家东西被人捉住一样难看,显得十分尴尬,只好先把那一元钱投到票箱。司机见情发话了,“这个小学生也得投钱。”大张说:“我送孩子时,走得匆忙,没备足零钱,请你宽容,下次乘车一定补交。”司机却不依不饶,厉声说道:“凡是逃票的人,总有理由。”大张有些愠怒:“你看我像个逃票的人吗?”司机说:“我从来不以衣帽取人,只凭票,不看装束,凡是逃票的人,都是衣冠笔挺,装得像个阔商,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司机出言不逊,弄得大张无地自容,就因为区区一元钱,弄得他如此狼狈。小明顿感心中阵阵痛疼,好像整个身子被速冻了一般,面部表情也变得僵硬,脸上的肌肉跟着麻木地抽动。

  大张低头瞥了一眼小明,看得出那是一双求助的眼睛,小明明白爸爸的意思,摇摇头说:“我也没带钱呀!”

  大张满脸都是错愕,一个劲地咽唾沫,脸红得像一滩鸡血,好像要说什么,但喉咙里似乎卡了块骨头,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司机鄙视地看了一眼大张,再没说啥,一场风波终算风平浪静过去了。

  公交车开到红星校门口时,父子俩本应从后门下车,小明却持一张纸条,跑到前车门,把那张纸条双手递给司机,小声呐呐地说道:“对不起叔叔,给你添麻烦了,这是我的欠条,请您收好。”

  司机展开纸条一看,只见纸条上歪歪扭扭写着:“今天欠公交车费一元,明天一定还清。欠费人:张小明。”张小明三个字写得非常端正。

  司机手持着那张纸条,双眼潸然泪下,他忽地起身,高举着那张纸条,高声朗读后,又对着一车人说道:“从这张欠条上,我看到新时代少年一颗闪亮的红心。”乘客纷纷涌上来,争相观看那张欠条。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