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写诗, 就是用文字为自己建纪念馆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5-14 10:43:17 字体:

——兼评吴其盛诗歌《城市和它的纪念馆》

沈彩初

  沈彩初,60后,黑龙江省海伦市人,黑龙江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在部队历任战士、文书、班长等职,现隐居杭州天目山。有诗与评论散见于《人民文学》《诗潮》《星星》《当代诗人》等多种报刊和诗歌选本中。著有诗集《岁月穿过忧伤的田野》《失落的琴声》等。曾获《海外诗刊》年度诗人奖、《白天鹅》全国诗歌大赛特等奖等多个奖项。

  吴其盛,南京人,某报编辑,兼《海外诗刊》副主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暨南京市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台港暨海外华文文学研究会会员。有多类作品在各级报刊发表,作品数十次获奖,多篇(首)被选编入集;出版诗集《心是一盏灯》。

  一个爱诗的人,一个诗歌作者,能读到一首好诗,那种发自心底的快慰无法比拟。初读这首诗,记得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后来每当我逛博客读到一些爱国诗章时,我都会想起吴其盛的这首《城市和它的纪念馆》,每当这时,我就会感到我们诗人写诗,小说家写小说,画家作画,又何尝不是为自己建纪念馆呢?我常常反思:一个文人来到这个世上,他为文字下了那么多功夫,他脑海里装那么多文字,我把每个字,都视为一块方砖。诗人不应该光溜溜而来,赤裸裸而去,他应该为自己建一座纪念馆——一座由文字方砖砌筑的纪念馆:应该是人品、文品兼修的纪念馆。

  去年的旧历年前,我从云南、杭州、无锡、苏州辗转到了南京,有了与吴兄相识、相见、相处的机缘。我叫他吴兄,是因为他比我年长将近10岁,他个子不高,为人和善,热情好客,后又通过他结识了谌宁生、胡也、草原之夜、南京半岛等许多南京诗人,我们相处得十分融洽。时间一长,我对吴兄也便有了深一层的了解,他做人低调,从不像当今诗坛有些诗人那样,诗歌写得一般,把写诗当口红抹,听到名人来就想法巴结、合影找机会露脸。吴兄是一个把做人品质用文字砌在了墙里的诗人,这让我对他多了几分敬重。一个优秀的诗人都有许多怪毛病,他们多数与世俗格格不入,喜怒形于色,其盛兄也不例外。正因为吴其盛的这首诗,我到南京参观的第一个景点就选择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看后叫人震撼!我记得诗歌评论家李犁曾在一篇诗论里说过:“如果说诗人的这些怪癖核心是一个诗人的自尊,那愤怒就是诗人良知的爆发。是诗人越过个人的得失对世界的一种关怀,敢于对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表态和愤怒,说明这些诗人是有良心的,是有责任的。”世界需要良心,尤其是目前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在充满竞争到处都被商业化的时代,诗人是一群无用的人,是一群有闲阶级。这些人的不介入与旁观,恰恰说明了诗人内心的那团火还没有熄灭,他们的内心依然保存着对世事变迁、人间冷暖一份可贵的从容与淡定。但,光有“从容”与“淡定”你也不一定能写出好诗来,它需要多年“诗内功夫”与“诗外功夫”的融会贯通,这就好比想盖房子,建筑师必须要有图纸、钢筋与水泥等原材料一样。我们写诗,这图纸就该装在大脑里,盖什么样的房子?怎么盖?在哪里留窗户和门等,它涉及一系列的问题。

  吴其盛的这首《城市和它的纪念馆》,是目前我读到描写南京大屠杀的诗歌最好的一首。1937年12月13日,日军攻陷南京后,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那时的祖国积贫积弱,硝烟弥漫,长歌当哭。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听到这一消息后都会义愤填膺!当我们读这首诗时,首先感觉到了诗的形象,继之体会到了诗人的爱国之心与激愤之情。在这“感觉”与“体会”的基础之上,又进而产生共鸣,我们是被吴其盛强烈感情所感染,被他的高超诗技所打动。他先后截取了这样几个意象。我们先来看这诗的第一段,看他的切入:

  星星颤栗了一下

  城市便受了伤

  那些由城砖护卫的尊严

  一夜间布满血色

  300000个冤魂成电传密码

  在一个帝国的战报上哭泣……

  我觉得每个城市,都该有它标签式的建筑,南京是六朝古都,在南京,它的标志性建筑不该是总统府,而应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它是中华民族宽厚、仁慈胸膛上的一块硬伤!诗人吴其盛身为南京诗人,对其中的“痛”感触更深,他凭借一双慧眼,由“星星”联想到炸药的火光;由300000这些数字,联想到密电码;由那些死去的冤魂,联想到帝国战报上的哭泣……这几个极富弹性的用语,使想象找到了一把椅子,读后我们不能不为之动容。

  下面我们再来看他的第二段:

  听不见祷告

  江东门外的秋虫

  年年播放无言的安魂曲

  四季狂雪

  纪念馆内的断垣

  站立成永远的墓志铭

  每一根出土的白骨都是惊叹号

  让城市在市声的晃荡间

  保持情感的警醒向度

  吴其盛不愧是一个诗坛老手,他由第一段结尾的“哭泣”,笔锋巧妙一转,紧接着就写了“听不见祷告”,这种承转,意象与意象衔接的非常紧密。然后在空间驰骋想象,紧紧抓住“听觉”与“视觉”的关系进行物化语句,在“秋虫”“安魂曲”“狂雪”“断垣”等上做文章,意象空间非常阔达,由物象到心象显呈得非常自然。他巧妙地运用了“每一根出土的白骨都是惊叹号”,紧紧抓住了惊叹号与白骨的形似为想象找到了依附,在这段中它是一个亮句,像一支蜡烛,在围绕主题上,起到了烛照全诗的作用。结尾两句,面对人们信仰流产,没精神支柱的四处游荡的人群,又暗示了一个民族该“居安思危”,这是从“小我”到“大我”精神境界的一种升华,读后我们不能不受之感染。

  下面我们再来看他的第三段:

  是的我们无法回避

  无法回避烟幕对罪孽的掩饰

  有一本教科书上的血迹

  正被人悄悄擦除

  有一群魔鬼的牌位前

  正闪烁异样的目光

  有一位老人刚流下忏悔的眼泪

  便被收缴了检索往事的权利……

  在这一段里,作者由国内又想到了国外,充分拓展了诗意的宽度。想到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几位首相,在教科书中篡改史实,觊觎中国版图的那一群“魔鬼”目光的复活和日本人民爱好和平,但又身不由己的无奈,遣词精当,用语物化得到位,节奏舒缓,读后我们不能不为之佩服。

  下面我们再来看他的第四段:

  城市

  不能不指证自己的纪念馆

  让那个震撼魂灵的数字

  滚动一片亘古的雷声

  300000 300000啊

  问扬子江问富士山

  人性的天平

  如何衡定那巨痛的份量?

  在这段中,作者情感波澜壮阔,忍无可忍,让文字与300000数字张嘴,作者发挥了诗人的担当,成为了一个民族的代言人,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吼声,用时间作为杠杆,用扬子江与富士山作为人性天平的两个托盘,对日本军国主义那些罪魁祸首进行了人性的拷问,读后我们不能不怒发冲冠。

  下面我们再来看他的第五段:

  走进这纪念馆

  我们便走进了城市的思想

  面对扑面而来的哭诉

  我们相信

  岁月需要倾听

  而那“3”

  正是一只竖着的耳朵

  日子需要凝望

  而那“0”

  正是一些睁着的眼睛……

  这是最后一段,在这段中,诗人紧紧抓住“3”和“0”这两个意象进行虚实转换,想象丰富,形象妥贴,巧妙自然,旨在面对我们国家这300000无辜子民也包括一些烈士,提醒我们,在当今这个军备竞赛日益激烈,帝国主义、军国主义不断向亚洲扩张这一特定历史时期,该怎样教育我们的下一代。我们绝不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在我看来那“0”更像一面面圆形镜子,和挂在中国历史上的门环,时时叩击着我们的爱国良知。读后我们不能不为作者,这种忧国忧民意识的大情怀所打动。

  纵观全诗,鲁迅说过:愤怒出诗人。诗人吴其盛看似表面平和,但他关心时代又与国家命运有所沟通,这种使命感和历史责任感正是我们传统诗歌精神的具体体现。别林斯基说过:“一个诗人不能靠描写自己而显得伟大,无论是描写他本身的痛苦,或者在写他本身的幸福;任何伟大的诗人,他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的痛苦和幸福的根子生长在社会和历史深处,因为他是社会、时代、人类的器官和代表。”吴其盛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继承了传统文人的优秀品格,“不摧眉折腰”“穷且益坚”他为自己的精神世界找到了根,他的爱国主义情怀在心中扎得根深蒂固。一个真正的诗人,他必须站在时代的前列,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去感受时代的风云变幻,成为时代敏感的水银柱。

  他用诗完成了人品的架构,他是诗人的骄傲,也是南京的骄傲。他的这首诗,是他写诗生涯的一座丰碑;也是他为自己建的纪念馆;更是我们这些诗歌作者不辱使命,肩起担当的楷模!

  附:

  城市和它的纪念馆

  吴其盛

  星星颤栗了一下

  城市便受了伤

  那些由城砖护卫的尊严

  一夜间布满血色

  300000个冤魂成电传密码

  在一个帝国的战报上哭泣……

  听不见祷告

  江东门外的秋虫

  年年播放无言的安魂曲

  四季狂雪

  纪念馆内的断垣

  站立成永远的墓志铭

  每一根出土的白骨都是惊叹号

  让城市在市声的晃荡间

  保持情感的警醒向度

  是的我们无法回避

  无法回避烟幕对罪孽的掩饰

  有一本教科书上的血迹

  正被人悄悄擦除

  有一群魔鬼的牌位前

  正闪烁异样的目光

  有一位老人刚流下忏悔的眼泪

  便被收缴了检索往事的权利……

  城市

  不能不指证自己的纪念馆

  让那个震撼魂灵的数字

  滚动一片亘古的雷声

  300000 300000啊

  问扬子江问富士山

  人性的天平

  如何衡定那巨痛的份量

  走进这纪念馆

  我们便走进了城市的思想

  面对扑面而来的哭诉

  我们相信

  岁月需要倾听

  而那“3”

  正是一只竖着的耳朵

  日子需要凝望

  而那“0”

  正是一些睁着的眼睛……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