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一朵无名的野花

来源:绥化日报 2021-05-10 09:34:34 字体:

鲁乔

  我被一朵无名的野花感动。

  这朵粉色的野花就开在我楼下的水泥墙缝里。它的根茎是酱紫色的,它的叶子跟蒿草的叶一样呈锯齿状,它的花朵像极了豌豆花。喔,它还有淡淡的清香。

  每次,我从楼底下经过,都会停下脚步,静静地望着它。我想,我在看它的时候,它肯定也在仔细地凝望我。它会想些什么呢?

  与我家里静心栽培的那些花比起来,我显然不了解这朵野性十足的花。它朴素、不起眼,不像家花一样娇媚地讨好人类。它悄无声息地在阳光下开放;在风吹雨打中飘落。它不愿和任何花朵媲美,也不想惊扰了美好的春日。它的出现仅仅只想代表一个过程,那就是生命。

  这朵野花的生命无疑是寂静的。它不像新生儿带着啼哭来到人世,也不像其他显眼地方的花朵招徕青睐的目光,获得一句大大的语音惊叹。它低调得让人心疼,又坚强得让人心痛。那柔软的枝条,那粉嫩的花叶,是否会让坚若磐石的水泥刺痛?

  我的担忧是多余的。它的根深入仅存的贫瘠之地,它的叶没有一丝的萎缩和卷曲,它的花朵是清晨雨露般的新鲜和水灵。无疑,这是它再普通不过的成长和生存方式。我却从它的世界里读懂了随遇而安、泰然处之。

  有段时间,我因暴雨,为这朵花撑过伞。我也因阳光的强烈,用我的身影为它挡过阳光。可等我离开的一刹那,我发现我错的离谱。当我撤掉了伞,移开自己的身体,花朵照旧在雨里挺起腰肢,照旧在日光下笑迎光芒。

  因为它是一朵野花,它便具有了野花的个性使然。在人类的世界里,它是无声的、悄然的、孤独的。可谁曾见识过它眼里的三千繁华和轰轰烈烈?在广袤的天地间,小草是它的邻居,大树是它的保护神,昆虫是它的远亲,飞鸟是它的信差。风为它梳理叶片,雨为它清洗容颜,雷为它奏响季节的乐曲,电为它展示巨幅的影片。它看过夜晚的流星划过天际,也看过大雨滂沱后的七色彩虹。它知道落在它身上的蓝蝴蝶就是种在绿化带里,那树皮掉得光溜溜的法国梧桐树上的毛毛虫。

  野花的野是博大的,没有边际的。人类的视野在它们眼里只是短短的一截。虽然,它的根茎纤细,生长环境逼仄,可人类终究无法抵达它波澜壮阔的内心。

  作为一朵野花,它似乎更应该开在漫无边际的草地上、山坡边、溪谷涧。它应该和它的伙伴在一起,看涛走云飞、日出日落,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刻喁喁低语,打情骂俏。可它却选择了一个人的自由流浪。是风给了它无比坚毅的勇气,是雨给了它源源不断的力量,它感恩它们的馈赠与施舍,所以,它从不抱怨大自然为它选择的栖身之地是否舒适与恶劣。既然来到人世,就要鼓起所有的勇气与尘世握手言欢。

  希望来去匆匆的行人都像这朵野花,拥有坚不可摧的信念,在世界上的任何角落都活得从容与坚贞。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