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一缕清风弄花影

来源:绥化日报 2021-04-19 18:45:15 字体:

王岚

  暮春时节,不温不燥,光阴静好。我呆坐在什刹海的岸边,望着树影婆娑的水面,古韵悠然的夜景,一时忘了时下的节气,透过路灯下摇曳婀娜的花影,一缕清风从脸庞轻轻拂过,心底某种不易察觉的柔软被撩拨而起。

  夹杂着花草清香、江水润湿的风,吹起我的长发,心间顿时泛起一股浓浓的诗意,想到“春风拂槛露华浓”,我感觉到了春风的烂漫,想到“青泉碧树夏风凉”,我感觉到了夏风的怡然,想到“江上秋风动客情”,心头又涌起一股秋风的伤感。我在心里暗想,是风撩动了人的情感,还是人赋予了风内涵?对很多人而言,风是从家乡寄来的信笺,上面写满母亲对冷热寒暑加减衣物的叮嘱。于我而言,风是扯出记忆的那张帆,它常常牵引着我回到从前。

  那是一个初夏的傍晚,我独自行走在长江边上,桥头的落日余晖洒下一派柔和安然,周围是三三两两悠闲散步的行人,风吹起我的裙摆,让人感到一种由内而外的舒爽惬意。我漫无目的地在梧桐树下徜徉,抬眼的一瞬间看到几个行人,一个是背着背包边走边想事儿的老年男子,一个是穿着入时打扮得体温婉安静的中年女性,一个是推着婴儿车的年轻母亲,还有一对大学生恋人,这几个人各自的神态都不相同,或许是风勾起了什么,每个人的眼里都写着自己的过往。

  我无从知晓他们都有着怎样的故事,但我能感觉到,被舒爽怡然的风簇拥着,他们和我一样,陷入了某种过去的情境,在不由自主地回忆过往。老年男子也许想起了年轻时某个春日夜晚和女友一起看花望月,也或许想到了人生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中年女人可能想到了初嫁时自己那件漂亮的红裙子,也可能想到了嫁作人妇后等待爱人归来的某个夏日黄昏,抑或想到了过往岁月某个艰难时刻。那对恋人也许在各自回忆美好的童年。那个母亲满脸的柔和,许是想起了孩子睡梦中甜甜的酒窝。

  那时,我正在江城上大学,对远方家乡的思念和青春懵懂的愁绪常常驱使我坐在江边静静发呆,每当此时,我会不由自主地观察路人的神情,想象他们的心境。转眼二十几年过去了,我已变成那位中年妇人的模样。岁月总能让人成长,就像刚刚吹过的那一缕微风,不经意间来,不经意间去,来去之间让人懂得了不必沉溺过往,更不要驻留悲伤,人就是在一次次与往事告别中学会了坚强。

  又是一年春风起,往事如风,浮生化作影,风雨煮成茶,面对如水岁月,我能做的就是挥手过往,敬畏未来,用一颗柔软坚强的心,镌刻属于自己的生命年轮。

  季节轮回,春追着一缕风奔向夏天,携着百花的梦,秋风载着夏天的繁茂、秋果的丰盈,迎接素简的冬。每一段流逝的岁月都会邂逅不曾设计过的美好,时光掠过,风弄花影,循环往复,永不停息。岁月如此,生命亦然。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