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苍茫(组诗)

来源:绥化日报 2021-01-15 11:18:08 字体:

瞿海燕

  删除

  删除通讯录里那些故去的人的号码

  等于在队列中,把身子往前挪了挪

  删除信息里那些过期的对话

  等于在回眸中,忽略了时光的流逝

  删除一个从未联系过的微信朋友

  仿佛一次放生

  删除一个闹腾的朋友圈愿

  每一个点赞都能生根发芽

  至于那些永远删不去的疼痛、挂念

  就任它们跟着我,迈过一天又一天

  雨夹雪

  雪在雨中穿梭、奔跑,它加深了

  一个季节的颓废和命运的漂浮不定

  百花凋残,人类的争论此起彼伏

  伤与伤之间隔着旷世的恩怨

  一个慈祥的老人在风雪中辞世

  他的子孙们的恸哭如同另外一场雨夹雪

  人间更多的失散还在不停追问天空的答案

  雨雪终于消停,化作尘埃和经卷

  杀鸡的老兄

  杀鸡的老兄,在市场一角杀了十年的鸡

  赚了三十来万

  他没有把钱存入银行或者信用卡上

  没有在城里买一平米的房

  直到有一天,小偷潜入他家中把那三十多万悉数搬走

  他对我说:我手上沾满了鲜血,迟早要遭报应的

  说这话时他一手拎着鸡头,一手狠狠的扯着鸡毛满地鸡毛,满地鸡血

  他通红的双眼,也像两滴就要掉下来的鸡血

  战栗

  为了杀死那条吸着蚯蚓血的蚂蟥

  阿兴抓了一把盐撒到蚂蟥身上

  蚯蚓逃脱了,蚂蟥化为一摊血

  但我们并未放过蚯蚓

  把它穿在鱼钩上,沉入水中

  一条鲫鱼上了钩,被拎上了岸

  阿兴带我们到他家,煮鱼

  鱼汤在锅里颤抖,阿兴突然颤抖的说

  他看到汤里有蚯蚓的血、蚂蟥的血

  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

  世间万物,相识相残多么可怜,多么可怕

  农具

  需要再在上面留下一些汗水

  允许再回头望一望

  它们才能和这些失地的庄稼人一道

  蹒跚地走进城市的角落

  锄头、钉耙、扁担、水桶……

  和那些成天坐在车库门口望着天空发呆的老爹、老妈一样

  它们也有着与城市格格不入的脸

  它们早已触摸不到丰年、歉年的心跳

  它们拒绝和钢筋水泥握手

  不动声色的

  像一群潜伏的特工

  随时准备复活,

  跟随老伙计大干一场

  局外人

  他们先于城市醒来,他们爬上高高的脚手架

  砖刀和砖块在他们手上飞舞

  城市的身躯被他们越拉越高

  城市的房价被他们越砌越贵

  地上的人和车看上去越来越小

  他们毫无顾忌的往下吐痰、扔烟头

  并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他们似乎习惯了这种高空中的生活

  像一个局外人,俯视芸芸众生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