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心海浮藻

来源:绥化日报 2020-11-16 09:50:42 字体:

于景岩

  在一个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漆黑的夜晚。

  我迈着沉重的双腿走着走着,怎么看不到都市和村庄,我想问路,我想休憩,我想充饥,我迷路了,我成了迷途的羔羊。

  多情而柔顺且带有灵性的风儿呀,张开抖动你善良灵活的羽翼吧,快快翻过这黑暗漫长的一页。

  我走向何方?何方是我的归宿?

  在过去的黑暗里,在已经来临的黑暗里,在即将到来的黑暗里,我害怕,偷偷地而又真实地害怕,害怕我身边的厄运、陈规、陋习、苦难等等,它们总在我身边栖息。

  土屋里,我在享受生命。

  蚯蚓在土里追求生命。

  自我安慰,我比蚯蚓幸福,因为我在屋里,尽管是土屋。

  蚯蚓反对:我也在屋里,跟你别无二样,都是土屋,咱们彼此彼此,你有什么理由洋洋自得。我自由自在的,你只能呆在笼子一样的土屋。我做一个怪异的梦,梦见我上动物园观看动物,奇怪的是,有的笼子里装着人,有的动物倒大摇大摆地行走,观看笼子里的人。

  我糊涂了,不知是人在看动物,还是动物在看人。人怎么能在笼子里,难道他们不是人吗?是人也是人面兽心的人吧!不然不会在笼子里,我想一定是这样的。

  梦里有个人,我记不得是谁了,送我一个球,虽坚硬但是有些透明,里面有东西在晃动。在我想看还没看,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在我想还没想,为什么有人送我这个球。我就醒了,醒了,我一直回味,回味这个球,象征点什么。我把这个梦,说给一个看过弗洛伊德《梦的释义》的朋友听,朋友说:那个人是命运之神,那个球里有你的梦,可惜你没把它打破。又是一个遗憾失落的梦。

  我总爱做些这样那样的梦,美梦,恶梦,荒诞不经的梦。梦里哭过,笑过,喜过,悲过,爱过。恨过,生过,死过,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我驾驭一叶梦舟,载着不如意的沉重爱恋和苦闷悲愁,在静静的幽幽的凄凄的梦湖中荡掉了宝贵的青春年华。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