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在乡风民俗中钩沉生存和命运的底色

来源:绥化日报 2020-11-09 13:32:00 字体:

在乡风民俗中钩沉生存和命运的底色

——读于凌云散文集《那动人的棒槌声》

邢海珍

  于凌云新近出版的一本散文集,名为《那动人的棒槌声》。书一翻开,立时便有春风扑面,那些故乡的远年旧事深深地打动了我。作者多用自然质朴的纪实手法,细腻描绘日常生活中那些逝去的往事,深刻地表达了深爱故土的赤子情怀,他用精致而优美的文字记录了乡村现实的风貌和历史细节,就像摄影一样收藏了一幅幅行将飘逝的老照片。

  无论是柳笛的音响、酱香的味道,或是古朴的婚俗、腊月的年味,都能引发读者对于往昔或美好童年的怀想,从心灵深处找到魂牵梦绕的陈年旧事,让人从容地咀嚼生活、翻检记忆,深情端详过往的岁月,也是一种对于自我心灵的洗涤和陶醉。

  读他的散文,常常让我不由自主地回眸往事、身临其境,尤其他的那些童年往事深深地打动了我,让我感同身受。那些抓蝈蝈、滚苏雀以及烀苞米的清晰明媚的笔致,更是让我心驰神往。乡风民俗,屯中故事,一笔一笔,他朴素的讲述让我深思、令我着迷。就像走进一条蜿蜒的乡村土路之上,到处都是鸟语蛙鸣、山花烂漫的田园风景,心灵深处溢出乡村早年那“野台子戏”的调门儿,那些清晰如豆的“动人的棒槌声”也总是不绝于耳。这些乡风民俗的记忆,正是于凌云散文的绝佳之处,浮雕般地呈现出了他个人最为真实的生活和经历,展示了社会发展变迁的历史过程,给读者留下鲜明深刻的印记,时而怀念时而反思,让人们在渐行渐远的历史过程中流连于那些难忘的情境,进而更明晰地理解当下、洞悉未来。

  在《送饭》一文中,虽然作为大背景是严峻的“阶级斗争”时代,当时的生活水平处于低下状态,但是人们靠集体种地生活,春种秋收日复一日地耕种忙碌,但他们仍是乐观向上,在淳朴的人情中和谐相处,广阔的乡土之上洋溢着热情、团结的氛围,仍有一派自然而美好的生活情境。

  集体田间劳动中午送饭、吃饭的情景历历在目,劳累之后的一顿饱饭,给人们带来了快乐的享受。苞米馇子,咸菜大酱,多么普通的农家生活,人和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大家处在一种平静而快乐的氛围之中。作家是以积极向上的精神和平和理性的心态看待过去的社会和时代,即使是亲历的艰难困苦,也不失对生活前景的理想和希望,能够看到人生美好光明的一面。你看大家在吃完饭之后,还要把剩下的饭留下一些饿了再吃,老师傅还不断地提醒大家快盛,快乐的情绪溢于言表,完全是一种与人为善和谐状态。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于凌云笔下的平和温婉,绝没有一丝一毫的怨天尤人,人情人性的深度中,足够的悲悯情怀指向了更加悠远处。

  善良、美好的心性玉成了于凌云的散文创作,多年来他始终对于自己的生存处境津津乐道、笔耕不辍,他的文字传达了一种深情和真意。只有真诚、深挚地热爱生活,内心方能留存诸多美好的记忆,进而抒写发自灵魂深处的坦然和宽慰。《老屋的故事》是一篇易于引发读者共鸣的散文,或许是感同身受的缘故,他记忆中的情境和细节呈现了那个时代独特的生存现实。艰苦奋斗,百折不回,真实而准确地描述了个人盖房子的不易。当时的年代,无论是生活在城镇还是生活在乡村,都应是每个人人生过程中的很大的创业之举,它标示着一种奋斗精神,其中自然包含了困境中求发展的进取和追求,是一种与命运抗争之举,当然也是人在生活中不屈服于贫寒的努力。

  这一篇《老屋的故事》详细地记录了自己几乎是大半生时间为一处居所用心用力而使生存条件不断有所改变的漫长历程,那些自我生命体验过的真实而生动的细节,为人生和命运的走向提供了诸多丰富的感悟和认知的可能,这些牵挂着亲情和乡愁的有血有肉的“证据”,成了一个时代的历史所必经的途径,其意义和价值是不可忽略的。

  这些文章时间地点来路清晰,叙说舒展畅达,读者可以跨越时空,进入到已经过去的最为真切的情境中去。他在真实、准确的经历书写中,每一笔都饱含着深思和感慨,十足的人生况味直入人心。岁月漫长,人生短暂,一所老屋与作家的半生联系在一起,无论是生活起居,还是文学上的精神追求,乃至风云变幻的时代和社会都与老屋的沧桑之路不无关系。于凌云寄托于文字之上的情思和心性,恰切地涵纳了一种个体生命的担当和不断有点滴微小努力凝聚而成的精神境界和家国情怀。

  《母亲的心愿》写老人家晚年也不吃闲饭,操心费力帮助儿媳妇带孩子,辛辛苦苦地为每个孩子做鞋,当孩子们睡下,又把一双双弄湿的鞋子慢慢烤干。母亲疼孙子,但又是严格要求,当孩子从外面捡回一个鹅蛋,坚决要求孩子送还有鹅的老郑家。“奶奶惯你们吃,惯你们喝,可不能惯你们有坏毛病!”老人掷地有声的话语,“犹如一盏灯,照亮了孩子幼小的心灵。”语言朴实,笔法简洁,但母亲的形象却是栩栩如生,令人动情。

  《难忘铡草的日子》描写的是集体化时代生产队为种田养许多马作为“畜力”,每天都有专人铡草。今天看,这几乎是一种历史的“遗迹”了,许多年轻人已不知道当年的情形,这是几乎完全消逝了的工种,于凌云在文中详细地记录了“铡草”的全过程,让人回归到往昔的精神空间中去。

  作家用很简练的文字为我们留下了一幅古朴、美妙的风俗画卷,这是特定时代乡村一种劳动的真实场面,为从细小处了解当时的社会生活提供了一种确切的佐证。写人记事,不是浓墨重彩的塑形,只是简笔勾勒,但却能洞见性格和精神。这些文字,是生动传神的,表现了独特的人生见地,具有一种中正质朴的生活态度。乡村的、泥土的,那些不起眼的人物、事物拱破了尘俗,并可产生光泽。

  于凌云散文的浓郁特色,是建立在发自灵魂的情感基础之上的。特别是绵长深切的乡情、亲情就像袅袅炊烟缭绕于字里行间的上空,牵动着无限的诗情画意,并由此提升到传统文化的层面。作者的思维、视角均保持着丰足的乡人、田园角色,没有以任何“装饰”的成分来达成一种艺术表达的目标。他笔下的生活品质力求保持一种写实的姿态,并有意无意地回到“原本”的状态中来。在诸多植物自在生长的黑土地之上,满眼是朴素的田园风物,满心是炽热的乡情和乡恋,那些眼前的、记忆中的事物,包括人情世故,不断在心中发酵,笔尖上复活的景象,只能如此朴实地写下来。在《那动人的棒槌声》一书中,关于故乡的内容是最为常见的题材选择,其中那些亲情的表现更是故乡情结所不能缺少的部分。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