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王长军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0-10-16 12:01:08 字体:

  老马和草原

  老马老了,骑在它脊背上的人

  越来越年轻

  他们不知道,马奶酒是月亮的汁液

  他们不知道,马奶酒里有多少老马的泪

  喝了马奶酒的草原,一路狂奔

  老马老了,它看见草原四蹄生风

  总忍不住仰天嘶鸣

  仿佛它的脊背从来没有坍塌过

  仿佛它的奶水从来没有断流过

  思念草原的人,最心疼的故乡

  还是老马温暖的脊背

  和温柔的马奶酒

  老马老了,像一首慢慢踱步的歌谣

  草原年轻了,年轻得令人想哭

  与李白望月对饮

  我回乡时常常邂逅李白

  免不了望月对饮几杯

  有一次,李白喝醉了

  李白说,李黑同志

  递给我一瓶纯净水

  我故乡的月亮

  月亮里的故乡

  已经好久不洗澡了

  李白又说,李黑同志

  把你的诗变成草,变成谷粒

  让牛吃,让鸡啄

  让大地生出干净的牛奶和鸡蛋

  有悲你就哭,不要强装笑脸

  李黑同志,你知不知道

  我故乡的月亮

  月亮里的故乡

  已经好久不洗澡了

  我端着酒杯,手在抖

  我看见大地上许多湖水晃动起来

  我一饮而尽,我不知道这酒为什么

  竟从我的眼角流了出来

  悟物

  早晨那物四条腿

  一张木桌向火边爬

  桌上一个空碗空空如也

  中午那物两条腿

  神用一双筷子

  夹一朵碗中的火焰,咀嚼起来

  灶膛里立刻响起哔剥的燃烧声

  晚上神累了,就用三条腿走路

  那物已仅剩一缕青烟

  那物属木,必将蹈火

  木头的不幸,便是不知自己是木头

  木头无法照彻黑暗的时间

  星辰之光,误导了木头

  神靠着一棵树

  怜悯那物,竟落下两颗泪来

  一颗是松子,一颗是橡子

  神长叹一声,决计

  用他依靠的那棵树

  再造一些新桌子

  凭窗

  两只麻雀,在窗台上

  旁若无人地做爱

  我用手机拍下了它们

  这使我想起桃花湿润的身体

  和揽我入怀的白云

  我用过的花朵在远山浅笑

  真是春天了

  玉都绿了,鸭头都绿了

  酒都红了,木炭都红了

  兰香已在我的诗行间袅袅了

  我忽然想起,那些微信里为我点赞的手指

  一定是春枝,一定是鹿茸

  触到了我的人中穴

  真是春天了,连虫子们都醒了

  钻出苇管,在月色里吹箫

  感谢那两只做爱的麻雀

  告诉我,好心情比春天重要

  这大地,花朵越来越多

  居心叵测的花朵

  是春天为我们设置的陷阱和深渊

  人只有撕碎自己

  撕成一只只小小的蜜蜂

  才能朝那陷阱和深渊,跳下去

  如果

  如果我是一棵树

  我就到没有木头的地方

  寻找另一棵

  和它生一大群孩子

  如果我仅是一层树皮

  一条树的裤子

  我将为春天遮羞

  如果我仅是一茎枝杈

  一根鞭子

  我就驱赶饥饿的白云

  到山坡上吃草

  如果我仅是一豆树花

  无论蜜蜂还是蝴蝶

  都将感染我的风流

  如果我是一棵树

  或者树的一部分

  念天地之悠悠

  我只敬畏,我的身体

  如果有一天

  我终于被称作木头

  作为梁柱,我将撑起人心和庙宇

  孩子们,不要为我落泪

  我的树桩便是我的碑

  没有光的聒噪,只有满碑青苔

  会有一只翠鸟落到青苔上

  诵读碑文:这是一棵树

  为生活,曾狂吻锯子和斧头

  一管竹笛已生出了新笋

  头顶有月亮,身旁有兰花

  天上地下,春风好凉

  一只夜鸟已撞上了云彩

  一管竹笛已生出了新笋

  一盏空杯已斟满了火焰

  你为什么不来与我纠缠

  像两条毒蛇,吐出信子,以毒攻毒

  你为什么不来与我同醉

  用月光洗面,用兰香洗心

  你原本就是我的梅子

  看一眼,大地就不会干旱

  我原本就是你的杯中之物

  干了我,兰花就会永世芬芳

  狗年自画像

  神就是天,在神旁边

  哮天犬,却向大地狂吠

  仿佛人间还有一个它的主人

  镜子里,我是一个人模狗样的家伙

  时而用狗的爪子

  挠一挠装着夕阳的脑袋

  时而又像人一样

  争抢时间的骨头

  我的心里虽然空置一片荒地

  但无法与地表的泥土争宠

  大地上有多少热闹的五谷

  我的心里只有几株冷寂的稗子

  所以我爱羊群,也爱拥有羊群的草地

  我在春天的篱笆外,汪汪叫着

  常常被神错乱的脚步踩痛尾巴

  我多想在人群里做一只狗

  我多想在狗群里做一个人

  镜子里,那个人模狗样的家伙

  看着窗外那些被狗牵着的人们

  他不知道,谁能为失明的月亮导盲

  他只听见,此刻鸟鸣得矫情而缭乱

  他只看见,此刻花开得草率而癫狂

  他的眼角,竟收留几滴

  无家可归的露水

  又逢满月

  又逢满月,月中桂花呼唤蜂蝶

  嫦娥不知去何方采撷红豆

  而玉兔,只思念人间的芳草

  这就是李白用乡愁做成的月亮

  亿万斯年,生者已死,死者又生

  明明灭灭,这人间还有多少轮月亮活着

  你看那柿子树上

  你看那橙子树上

  你看那苹果树上

  漫山遍野都是月亮的味道

  漫山遍野都是悲欢离合的味道

  果树下,你看那个大眼睛少女

  痴痴地望月,望着望着

  眼里就噙满了泪水

  又逢满月,故乡啊,原谅我

  你照耀我几十年,我还是黑的

  我是一只离巢流浪的乌鸦

  在天涯,在海角,朝着老巢

  扇动芳香的月色

  新年音乐会

  维也纳金色大厅

  竟使所有的耳朵——

  这些苏醒的胎儿

  在一个巨大的子宫里

  倾听大地的召唤

  这些金属抑或非金属的精灵

  用世界语,传达神的心曲

  而人的贪欲,恶念,欺诈和阴谋

  在美神和爱神阿弗洛狄忒脚下

  是否像一群惊慌的老鼠

  振动发声,世界在振动,人心在振动

  这些波涛汹涌的旋律

  这些排山倒海的耳朵

  谁,在雷霆和果实炸裂时失聪

  谁,在一声鸟鸣和一声花开之后

  抱紧自己,含泪默念:阿门

  灵魂沉默,肉体嘈杂

  一切皆因新年而变旧

  这时分,谁,手握阳光

  像一方新鲜的手帕

  擦拭钟表和日历上的灰尘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