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松花江女儿的歌吟

来源:绥化日报 2020-09-21 09:11:15 字体:

松花江女儿的歌吟

——诗人左远红印象记

海南

  乘船沿松花江东去。

  我站在江轮甲板上扶栏远望,心绪也随着江水翻滚。家父刚病逝不久,处理完后事心情烦乱,便临时决定出去走一走,驱散压抑。在哈尔滨下车后,又临时决定去通河,不加思索便买了船票。

  通河是个小县城,位于松花江下游,东去便是佳木斯。记忆中有两位友人与通河相关:一位是王霆钧,他在农村长大,参军后数年被推荐上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长春电影制片厂当剧作家,这是从通河走出的名人;另一位是青年诗人左远红,当时在通河县文化馆工作。

  小左见我舟车劳顿从远方而来,喜出望外,将我视为“大编辑”隆重接待,还惊动了当地宣传部、文联部门,并请我给作者们讲讲文学创作。远红还热情安排了游览、垂钓、跳舞等活动,尽量让我在小城开心一些。

  我领受了她的好意,认定这是一位质朴而真诚的青年。当年,远红孤身一人住在单位提供的简陋宿舍里,条件十分艰苦,她就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写作,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从通河返回哈尔滨,我去松花江地区文联看望韦尚田,他是我的老朋友芦萍的好友,当时主抓文学辅导和刊物的编辑工作,为基层文学爱好者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后来,他与远红组成家庭。

  1988年冬天,我同诗人芦萍赴哈尔滨开会,曾在《诗林》杂志社经编辑丹妮介绍而相识,于是便有了稿件交流。我了解到小左来自五常县拉林镇乡下,没条件上大学,全凭刻苦自学成才,一步步闯入文坛,很不容易;我的姥爷也在拉林镇,是远近闻名的老中医,地缘关系,也让我对这个文学青年另眼相看。她以写诗为主,兼及散文,在业余作者中属于佼佼者,我曾编发她多篇诗文。有一次,她要出版一本散文诗集,征求我对书名的意见,我想了一下便命名《听水声远去》,这书名虽平凡,却意味深长。她同意了。

  时间一晃到了1995年盛夏。我组织一次长春作家记者采风团赴科尔沁草原,邀请了尚田远红夫妇参加。难忘的六天草原生活,使我们结下深厚友谊,郭尔罗斯三唱,美酒飘香,长调悠扬,告别宴上,我们都流下激动的热泪。

  翌年,我的新著《那些飘雨的日子》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应该说这是尚田夫妇助力完成的。远红参与校对,老韦负责印刷装订邮寄,我则在长春坐享其成。

  2000年7月26日,我们又在芦萍家相见。得知我患病消息,尚田远红专程从哈尔滨赶来探望。当年春季,我应报社派遣远赴大西北采访,在黄土高原的寒风与持续疲惫奔波的双重夹击下,突患心脏病危在旦夕,后经抢救转危为安。回到长春后又两次住院疗治。叙谈中,芦萍、霆钧和尚田夫妇不断安慰我,给我以鼓励,动情之处我忍不住掩面而泣,涕泪纵流,人性脆弱的一面袒露无遗。细心的小左回去写成一篇题为《流泪的海南》的随笔收入她后来成集的新书。

  这么多年来,远红勤奋踏实,安静地抒写着中年人生的酸甜苦辣。继诗集《跋涉的心》《怀抱今生》、散文诗集《听水声远去》后,又出版了散文随笔集《时光叠痕》,诗集《离爱还有多远》。并在我的推荐下,加入了中国散文学会。她像一株含羞草,在大地默默生长,不自矜也不自卑,以朴素的文字与天地对话,充盈着内在的生命力量。

  一别又是多年。不知远红想到没有,当年给你起的书名《听水声远去》我曾流下伏笔,还有后一句哩:

  “听水声远去

  大海母亲记住了

  江河儿女的歌唱……”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