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晓角上学了!

来源:绥化晚报 2020-09-18 10:58:35 字体:

  本刊6月19日“北方诗话”专刊报道了虽然生活艰难,但热爱诗歌写作的少女晓角。近日,从内蒙古传来好消息——

晓角(左)与本文作者

晓角创作的诗

晓角的花

文/娜先生

  9月1日,本刊曾报道过的,备受关注的失学少女晓角(李华),终于如愿以偿——上学了!在17岁生日到来之际,她成为内蒙古丰镇市实验中学初二的一名学生。

  遇见晓角

  遇见晓角,是通过《中国校园文学》的原编辑郭良忠。2020年,《中国校园文学》为推出“00后”文学新人,特开辟“‘00后’来了”这个栏目。为此,我特意叮嘱郭良忠,若遇到不错的00后小作者,帮忙推荐一下。今年一月,他发来了好多“00后”的作品。读到晓角的时候,我的眼前亮了一下。“我开满一山的红苹果/你的灵魂”“玻璃十分瘦弱/却容忍霜花开满她的脸”“我或许只能在梦里见到你高举的青春”……这些诗句点亮我疲惫的眼睛,而她简单的介绍里提到“16岁,内蒙古乌兰察布人,农民,从小因为家庭的缘故没有上学,靠教过书的外公等人帮助自学识字,热爱文学”,更是让我的内心受到强烈的冲击。一个失学女孩,没有屈服于命运,而是以写作开拓人生的边界,对抗生活强加的磨难。我服她。

  她的诗歌送终审后,主编说,“这个女孩的诗不错,我们应该给她一些帮助,把她所有的诗歌要来。”并让我尽快做个访谈计划。若不是因为处于疫情期间,就要安排我立即去做一场访谈。

  3月25日,我跟晓角做了一次“云访谈”。二十道问题,她通过手机快速地一道一道敲给我。

  之后,我们在《中国校园文学·青春号》“‘00后’来了”栏目以5个页码隆重推出,并约了著名评论家霍俊明的点评——《失去的与赢得——关于晓角的“诗与生活”》。

  沸腾网络

  6月5日,《中国校园文学》微信公众号把晓角的组诗、著名评论家霍俊明的点评以及晓角的创作谈一并进行了推送。一经推出,便迅速引起读者的广泛关注。这个未满17的女孩,这个没上过一天学的女孩,这个在地里刨食的女孩,在外公和精神状态时好时坏的母亲的教授下识字,在乡村的巨大孤独和渴求上学而不得的绝望里,通过文学打开了自己无限生长的世界。她的文字和倔强生命深深吸引着每一个遇到她文字的人。一位诗人在转发时评论道:“上帝诅咒了她的生活,却亲吻了她的灵魂。”

  是啊,由于精神不稳定的母亲对她极度依赖,那些诸如适龄上学、和身边的人交朋友、青春叛逆,对多数孩子来说的理所应当在她却是可望不可即的幻梦。大她50岁的暴躁父亲和精神病母亲,让她一懂事便开始老了,她成熟地撑起一个家,安慰着父母,维系一个家的完整。

  她在外公的教导下,以一本盗版的《唐诗三百首》为文学启蒙,逐渐喜欢上了读书。有了手机后开始阅读电子书,最多一天十几万字,喜欢读萧红、鲁迅、王小波、莫言、贾平凹、余华、洛夫、芒克、海子、余秀华、王小妮和刘年,等等。她从文字里醒来,身边空无一人可以沟通,精神上却开始从苦绝的现实中透出光亮,写作成为她唯一可以依附的木板。

  白天,她在农田里喂养着一禾一苗,或者操持家务;夜晚,她在本子上歪歪扭扭地写下自己津过盐的文字,想到什么写什么。发泄式的写作,让这个从文学中醒来的女孩终于有个地方安放自己的灵魂。

  她的灵魂发着光,她的写作没有技巧,完全跟随天性和灵感,迷人之处也在于此。

  《中国校园文学》的重点推介,以极短的时间让作家、出版人、天南地北的读者对晓角的文字有了初步了解,随着《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作家文摘》等公众号的纷纷转载,阅读量上了十万+。读者们有人想亲自去看看晓角,有人想让她免费读高中,有人要捐款帮她改善生活,有人想给她在外地解决工作,有人要赠书丰富她的精神世界……一份份爱心迫不及待地要飞到晓角身边。当我转告晓角时,她说:“我不习惯要别人的东西。”这就是她的品质,政府的扶贫政策让她一家从透风漏雨的危房搬到整齐干净的扶贫房,改善了她的居住条件,她充满感恩;她的文字赢得肯定、有人约稿、获取稿酬她都很重视;而个人对她的无偿捐助她却保持着距离。她是荒漠中开出的花朵,惊艳着我的内心。

  每每有对她作品的转载或者中肯评点,她总是感恩致谢。她有着超越少年的成熟,同时把自己教养得很好。

  曾经晓角对不能上学的现实难以接受,在家里又哭又闹,看到背着书包的同龄人心里就会苦闷至极。现在,长大的她淡然了许多,7月7日高考那天,她的空间更新:“平生无他,就羡慕上过大学的人。”

  临近高考之际,《中国校园文学》策划了一期高考同题作文写作,邀约了部分作家和老师,以及00后的晓角。7月7日白天,她忙了一天的农活,夜晚,像个考生一样,用手机敲出一篇浙江高考同题作文——《我和我的未来》。从她灵魂里长出来的文字,粗粝而真实,干净而真诚,让众多读者落泪、祝福。我把她的高考作文编发在我的个人公众号,不曾想,得打赏两千多元,转给晓角时,她惊喜地说:“我准备用这些钱给家里买一套柜子书架桌子什么的。”

  当地文联也注意到晓角了,吸收她加入作协,邀请她参加文学活动,少有社会经验的晓角积极地迎接着属于她的生活。

  晓角的文字也吸引到心目中的作家、诗人的关注,她的偶像诗人王小妮向她约稿;我转达她对诗人刘年的敬慕,刘年老师说会寄签名本,这些回响,皆让晓角开心至极。

  探望晓角

  8月24日,我和乌兰察布市作协主席王玉水等人去探望晓角,她的家在深山,路非常不好走。

  晓角的父亲,一个身材高大、面色黝黑的男子,站在门口淳朴地笑着;院子里,素面朝天的晓角和母亲站在一起,虽然是一米七的大个子,但我知道,她还是个孩子。不由分说,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显然有些不适应;我拉着她的手,她却很机灵地抽开了。是啊,在这个以中老年人为主的村庄,她是最小的一个,没有任何同龄人可以交流,更不要说有自己的朋友。她缩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一点点长大,在现实里她拘谨又羞涩。

  说起她喜欢的作家,她开心起来,“我做梦都没想到,王小妮老师会联系我,刘年老师会知道我。”

  问及她最近的状况,她说村口的那座桥是新修的,进村的路听驻村书记说也快修了。她低下头,伏在我耳边,悄声说:“扶贫书记正在帮我联系职业学校呢,我将来不可能靠父母一辈子,我终得养活自己,学个一技之长,学当保姆啥的,也可以的,我又不怕累,我也能干粗活。”我看到她未满17岁的双手,结满了茧子。

  我问:你希望上学吗?想啊。她答。

  写作,对于一个17岁未满的孩子,终究渺茫。上学,是她心心念念的梦,该怎么圆,是个问题。

  晓角说,“有了文学这一点爱好,我才有了存在的感觉,存在感,我也不敢说有多大意义。我印象深刻的一个50岁的文友。说的一句话,我特别认同:我这一生,说不上多优秀,我若有一段时间没有写诗,便觉得自己那一段时间是不属于我的。”

  文学让晓角不拘泥于小天地里的孤独。她笑着说:“当我有一天能飞了,我去北京找你们。”

  晓角上学

  8月27日,丰镇市委书记慰问了晓角,鼓励支持晓角多创作优秀作品,希望她用优秀的作品促进乡村文化建设。并表示,市委和市政府将继续关心她的生活,为她的创作营造宽松良好的氛围。

  9月1日,晓角在丰镇市委、市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已开始就读丰镇市实验中学初二年级。晓角带着对未知的惶惑,毅然决然地打破原有生活,开启了新的一页。

  访谈

  1.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诗歌并且开始写作的?

  晓角:我从小就喜欢读书,热爱文学。有了手机后就下文档看,最多一天十几万字。当时微博上有个“口语诗”平台投稿,我看了看莫名就觉得自己可以,就写了几首试了试,当然没发表,但渐渐就坚持下来了。就是想“我的人生比较特殊,不应该被自己麻木,忘记”。

  2.在诗歌创作的过程中,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晓角:作家比较喜欢萧红、鲁迅、王小波、其实诗读得不算多,比较喜欢洛夫、芒克、海子、余秀华等,很多诗是我写了诗以后才读的。芒克的《阳光中的向日葵》是我心目中最好的一首诗。

  3.为什么起“晓角”这个笔名?

  晓角:“晓角”这两个字本来是鲁迅的最后一个笔名,萧红很喜欢,还建议一个朋友给孩子起这个名字,但因为谐音“小脚”不好,就没用。我用了,我爱萧红,她喜欢晓角我就叫一辈子晓角。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