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母亲的心愿

来源:绥化日报 2020-09-07 10:11:36 字体:

李雪梅

  到了迟暮之年,母亲最大的爱好就是养花。说来也怪,她的那些花花草草总是侍弄的很好,差不多每一盆都枝繁叶茂的,每年总是要开的。母亲也喜欢将这些长得好看的花送给我,但那些花到了我的手里,自然不如母亲那里灵动鲜活,仿佛母亲浇的是琼浆玉露,那些花便格外的滋润起来。

  母亲的身体已大不如从前了,记忆力也衰退了,常常想不起某件事,某个词。那些花便成了她唯一可做的事情,也成了她不为人知的心事。母亲是如何打发那些无聊寂寞的闲暇时光的呢,我不是常去看她的,就连她最疼爱的外孙女也受工作所累,无暇顾及白发苍苍的外婆。母亲最大的心愿莫过于看着她一手带大的外孙女结婚生子,现在看来,外孙女也是她精心培育的一盆花了。

  于是母亲年复一年的企盼,盼望婷婷玉立的外孙女来看望自己,一次也好。花开了一茬又一茬,就是不见外孙女的踪影,母亲仍旧盼着,因为那些娇嫩的花逢春总是要开的,外孙女也一定会来的。

  日子便如此这般孤独的过去了。我去看望母亲的时候,她总要做些可口的饭菜,一切都像平素一样,几十年也未曾改变。但有时,也会看见她坐在沙发里,偷偷抹眼泪,问她却说没什么,只是眼睛有些迷了。我给她揉揉肩,捶捶腿,她半倚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极享受的样子,我仔细观察,她的面庞褶皱很深,手背皮肤粗糙,全然不是儿时抱着我轻轻哼唱揺篮曲的青春模样,现在我仍然愿意让她抱一抱我,可能她根本抱不动了。但她是我的母亲啊!岁月噬去了她的容貌,也催老了她的心,她唯一能欣慰的是我们都已成年,而且她的子孙们还在茁壮成长。

  母亲养花用心,也在精心培养我们。花总是要开的,而现实中的我们,开不开就由不得自己了。但我们仍在努力,也从未想过放弃,只为能让迟暮苍老的母亲露出一丝微笑,因为我们始终都是她的那些花呀!

  母亲脚上染有疾患,指甲比较厚,那些厚厚的指甲是将新袜子磨穿。母亲最喜欢我为她锉磨脚指甲,但又不大好意思。总是细声细气的问我,然后特意去用香皂把脚洗上一遍,才坐下来,让我修磨,我端起母亲的脚,上面布满青筋,表皮粗糙,后跟还有裂痕。我知道这双脚的经历,也知道母亲受过的苦。于是我小心翼翼地修着那些发白的地方,唯恐伤着她的皮肉,更怕伤着她的心。这双脚曾经领着我去市场买水果,去公园赏花,去露天游泳池游泳……

  母亲的脚趾甲里,只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它在那些灰白色当中犹为显眼,母亲也很诧异,很珍惜这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小生灵。它就那样倔强的生存着,不管周遭环境如何,它善独其身,从不气馁。母亲凡事都往好处想,对花、对人都是一样,我知道母亲的心愿,正像那个硕果仅存的小东西似的,不管怎样,也许它就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美好,一个希望。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