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叶德庆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20-09-04 16:03:24 字体:

  叶德庆,现居上海。诗作刊发于《诗潮》《延河》《鸭绿江》《纽约一行》等报刊;出版诗集《天砖》《人间袈裟》;入选《中国诗歌年鉴2018-2019卷》《2019年中国诗歌排行榜》;获郭小川诗歌奖第五届中国年度诗人佳作奖。

  风

  风是带着很多树叶

  花草来的

  住上一年,又走了

  带着日月

  住上一天一夜,走了

  有时候,风就是来看看

  在小巷子里转悠

  在一张桌上把茶吹凉

  我看到风的样子

  一棵树,一座山,一片海

  我在镜子里看见风的样子

  鱼尾纹,白发,胡须

  我放下镜子

  风又跑到别人的眼睛里去了

  鼓楼的鼓

  多大一头牛,有这么大一张牛皮

  做这么大一面鼓

  多大的胸怀

  击鼓声响遍天下

  这么好的牛皮做鼓

  是有灵魂的

  从一更到五更

  每次击鼓都有不同的含义

  响鼓不用重锤

  天冷了,牛皮等着击鼓的人

  会不会冷

  好久不击鼓

  再击鼓时,那头牛会不会痛

  白字

  乡下的小学,有一道土墙

  中间是大门

  两边墙上有八个白色的大字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是那个扎围巾的画画老师写的

  白石灰拌水

  刷锅的高梁梗刷上去的

  簸箕一样大

  雪白的字让孩子们兴奋不已

  几个调皮的孩子拿起黄泥巴坨

  在白色的石灰字上做算术题

  捡来的彩色粉笔屁股

  在比作业本还大的白字上画画

  放暑假的那天

  那八个雪白的大字上

  又多了一些伤感

  二娃子,再见!黑牛,祝你成功

  在天天向上的最后一横上

  哪个同学写道

  小花,我会想你

  多年以后,那些雪白的字发黄了

  黑牛开着面包车

  溅了一墙的泥浆

  那道墙后来拆了

  八个白字

  搬进教室的土墙上

  不鸣

  找一块石头坐下

  就像这块石头坐在山里

  每一块石头上都有风和水

  风和水刻的字

  风和水的读音

  鞋底的钉磨光了

  石头已经没有棱角

  石头不鸣

  敲石头的时候

  满山的石头都在回响

  见字如面

  “儿,见字如面!”

  这是父亲给我回信时永远的开头

  第二句是春暖了,或者秋凉了

  冬寒了,或者夏暑了

  信里,我站在床头

  父亲为我更衣

  母亲的关节痛

  在信里好一些了

  妹妹、弟弟在读书

  自从我离家

  信里住着一家人

  每一封信父亲少吃两个馒头

  换一张八分钱的邮票

  硬骨头

  中年开始,一直在做减法

  减肥,减社交活动,减朋友圈

  仍然躲不过老天的追责

  体质各项指标不达标

  但有一样东西从未改变

  骨量。骨头从来没有轻过

  有一次膝盖粉碎性骨折

  没有弯

  有时候别人撞在我的胯骨

  以为我斜挎着一把凶器

  骨头实在太硬

  我很明白,一身的油腻

  是炼不出舍利子的

  但可以烧出几根硬骨头

  比灰尘重一点点

  这就行了

  天边小学

  山那边是山

  云坐在山顶

  天边小学落在云里

  没有云高过旗杆

  早上有嘹亮的小号

  山里不缺木板

  搭起粗糙的课桌

  歪歪斜斜的板凳

  孩子冻裂的手

  冻伤的脸

  冻干的鼻涕

  瑟瑟发抖的天边小学

  开始上课

  一个老师

  十几个孩子

  从一年级教到六年级

  从语文、数学教到体育

  每年,有两三个孩子

  下山读初中

  剩下的就像天边的云

  在山里一辈子

  梨

  母亲说

  梨不能分开吃

  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吃一个梨

  我一直在经历分离

  父亲去天堂时的分离

  我从家里搬出来

  和母亲分离

  弟弟妹妹也有自己的家了

  手足分离

  最后一次是和我的故乡分离

  我拎着皮箱离开轮船码头

  这一次,泪水和我分离

  声音

  伸懒腰的时候除了骨头咯咯地响

  床也在嘎嘎地响

  晒太阳的时候

  竹椅上铺着一块旧棉垫

  依然吱吜吱吜地响

  仰望屋顶,有人捡瓦

  咯噔一声,红瓦落槽的声音

  收拾碗筷的声音,是烟火的声音

  噼哩啪啦,声音中有香味

  从饥肠辘辘到一声饱嗝

  雨水还远

  一队蝼蚁在搬家

  人类没有听见他们的号子声

  天空有雁,云低时雁过留声

  呱呱,呱呱

  不知道人过留名是什么声音

  有没有人听见过一粒尘埃的声音

  错币

  钱包里放一枚随身多年的铜钱

  母亲说,那是做人的道理

  外圆内方

  我去了一趟外滩,过去的租界

  街边的欧式建筑

  以前都是外国银行

  门前清一色顶天立地的圆柱

  后面方形的门

  李鸿章的“轮船招商总局”

  也是外圆内方

  他们都是对的

  母亲更是对的

  我错了

  是我错了

  我是一枚错币

  因为我外方内圆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