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时间的矮墙

来源:绥化日报 2020-08-31 08:31:39 字体:

周天红

  那是一段长长的矮墙。那段矮墙就修筑在薄刀岭上。

  薄刀岭像一把关老爷的刀,把村子分成了出村和进村两个世界。薄刀岭可不是一道简单的山岭。薄刀岭大哟,岭接岭,山连山,几十公里的地界。薄刀岭上有老鹰嘴。老鹰嘴是一个垭口。村里人要出村进村,老鹰嘴是唯一的出口。出门赶乡场,出山走亲戚,去远方闯生活,就得爬薄刀岭上老鹰嘴。上了老鹰嘴,外面的世界就天宽地大了。站在老鹰嘴上,能一眼就看见离村子最近的场镇洞子场。洞子场是一条国道边的场镇,那里还有一条大河,是远近出了名的水陆码头。洞子场连接着县城省城以及想都想象不到的城市,那就更让人梦之所及了。

  其实,早年,矮墙要更长更高更雄伟一些。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岁月的浸蚀,石头也会变弱小的。矮墙围绕着薄刀岭的山头岭子和悬崖峭壁,少说也延伸了五六公里。那是村子的防卫设施。最大的作用就是防兵祸防土匪以及防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墙不高不宽。最高处最多有2米,最宽处能同时并排走得过两个人,所以才叫矮墙嘛。矮墙全部是由红石头堆砌而成。矮虽矮,可是在薄刀岭的险要位置,远远望去,那就高大威猛了,像一条天边的红色彩带,随风舞弄。

  老鹰嘴是矮墙的最大关隘,两边峭壁,一路直上。你还在山脚,山顶上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早些时候,老鹰上还有城门楼子,两层建筑,后来失于大火,没了。现在站在城门楼子的地基石上往下望,仍然是远近十里能见。老鹰嘴那城楼洞子,全是用大石头一块一块砌成的。那石头可不小。最大的条子石,宽有半米,厚有半米,长有三米多,足足要四个大汉子才能抬得动。老鹰嘴那地方,真有一夫把关万夫莫开的险要。那墙基石,靠冷兵器或是一般的土炮火冲子是很难攻击的。听说有一年,一帮土匪想进村祸害,几十号人马的队伍。老鹰嘴上就三四杆火药枪就把守得稳稳当当的。土匪一个月都没攻下来。

  通过薄刀岭,连着老鹰嘴,上山是一条独路,下山还是一条独路。那路呀,虽说全是用大石板一台一梯地修建而成,可那九弯十八拐的,一般的人,上上下下走起都累,就不要说打打杀杀的事儿了。当然老鹰嘴也有不设防的时候。村子里上了岁数的人说起。那年,村子西头的大地主刘大才家,就没明没白地被土匪抢了。全村人都在纳闷呢,这土匪是怎么进村的呢,那土匪又怎么只抢了刘大才的家呢,那土匪又怎么只抢东西不伤人呢,这些都是问题。老鹰嘴每天二十四小时四五个大汉轮流值守。原来,是刘大才的二儿子出了“问题”。刘大才的二儿子在城里读书,参加了革命队伍,做通了刘大才的思想工作。半夜从后山那条山羊子都很难行走的悬崖陡路上进村,把粮食偷偷运出去的。看来,是一个大家双方都愿意的事儿,再说,“家贼”最难防。看来,你那矮墙就只是一堵墙矣。

  村里人有句俗语,出了老鹰嘴,亲人两汪泪。那是说出山闯生活的事情。背着行囊站上老鹰嘴,一眼望去,一边是家乡与家人,一边是遥远的未来的世界,那一边都难呀。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生活都寄托于一人。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过江过河,行车走道,也许是美丽的霓虹,也许就是深渊了。谁又想离乡背境呢?说是村子东头的肖老六肖六爷,家里落败得不成模样了。两间草房里,除了一双爹娘,就再没有什么更多的家当。为了家里的生活,肖六爷不得不出去闯一闯。爬上老鹰岩,从洞子场赶竹排子去了远方,五年没有一点音讯。老娘成天在村子口的黄桷树下盼儿回来。树下的大石头都站起窝子了,肖六爷还是没有回来。就在老爹满六十大寿那天,肖六爷回来了。肖六爷刚站上老鹰岩喊了一声,娘就听见了。大家问肖六爷,你怎么知道回来呀。肖六爷打开背包,一块小石头掉出来,不说话大家心里全明白。那块小石头是红石头,是当年肖六爷离开村子走下老鹰嘴时,在那段矮墙上取下的。这样说来,那段矮墙,还是村子里多少外出闯生活的人的心结。一段矮墙,多厚重呢。

  我第一次看见有人在老鹰嘴的矮墙边捡石头,那人是我哥。哥要离开村子了。哥不得不离开村子。高中毕业那年,同哥一起在县城读了四年高中的肖二妹嫁人了,嫁给别人了。肖二妹和我哥,那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去县城同桌读书。可惜,那又能怎么样呢?在时间与物质的冲击下,也许一切都是白搭,有墙都拦不住。哥收拾行囊,大步从薄刀岭爬上老鹰岩。当哥在老鹰岩上的楼门洞子里歇了歇走下坡的那一刻,我看见了哥行囊里的那堆书以及捡起的那块石头。对于哥来说,那块石头能意味着什么呢?乡关,亲人,过去的岁月,未来的生活,都是或都不是,也许就只是一段时光的留存。

  那段矮墙,是多少人新旧时间与岁月的分水岭。

  当我第一次走出村子,去三峡腹地的那个小城里闯荡生活。走上老鹰岩的那一刹,回头看见娘站在村子口那棵黄桷树下的身影,从泪光中我突然明白,自己的家和根将永远无法离去。以至于后来好多时候,进村出村的路早已改道和平坦,回到村子时,我都爱去老鹰嘴那地方走走。站上那段矮墙,看看村子里人家的变化,望望洞子场那里的车来车往,心里许多压抑的事情都心旷神怡了。

  我还记得村子里还有一句俗语,只要肯走肯爬,就没有过不去的墙。村里人说的墙,就是横亘在薄刀岭老鹰岩上的那段矮墙。也许,村里人所指的,还有很多很多的墙。过得去的,都不是事儿。

  一段矮墙,一段时间的剪影,就让它留存在心底的某一个角落,伴随着最美好的时光。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