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老妈的“抠门”

来源:绥化日报 2020-08-24 09:13:44 字体:

鲁芦

  老妈在我们乡下那一带是出了名的抠门。她勤俭过日子,处处精打细算。小米下锅熬粥,只放一平勺,怕多了,用筷子刮平;粥撒在桌子上捡不起来,用舌头舔起吃;故乡生产棉花,按说家织布不珍贵,但一件衣服老大穿了不合适,老二接着穿,衣服破了补补再给老三穿。老弟就说,我长这么大,就没穿过一件新衣服。

  日子过得苦,也是母亲从生活中悟来的。1958年搞大跃进,地也跟着争气,小麦以前亩产只有百十斤,那一年却翻番,亩蹿了高,达到230斤。农民自然乐“颠馅”了,一些人家白面馒头可劲造,今天是油饼,明天是馅饼,小肚子吃得溜鼓。可我们家照常吃玉米面饼子,还掺些麦麸子,隔三差五才吃顿白面馒头尝尝鲜。我们就不懂,问妈为啥这样做,母亲总是笑笑说,丰年要想到歉年,好日子要当穷日子过。

  母亲这话应验了。从1959年开始,故乡那一带同全国一样,连续三年遭受自然灾害,遭灾最重的年份是1960年,先是春天大旱,接着又秋天大涝,地里几乎颗粒无收。全国性的自然灾害,政府也没咒念,家家缺粮断炊,大人还好说,孩子饿得哇哇叫。树皮扒光了,草根挖净了。有人发明制作“代食品”,把玉米瓤子、高粱秆,切碎了下锅熬,说能熬出淀粉,那是胡扯,人吃了不是屙不出屎,就是泻肚子,人吃得胖头涨脸。那时候一瓢米能换个大姑娘,不是笑话,因为活命最重要,谁还顾得了那些。

  在这当日,村干部发动村民献余粮,各家各户别说没粮,即便有粮都是救命的,谁舍提从肋巴扇子上剜肉献出来呢。没办法村干部开始“逼”粮。干部逼着母亲交粮,认为我家有粮。这阵风刚刮起时,母亲料到会来这一手,连夜把玉米、小麦装到罐里埋到地下。村干部连审了三夜,母亲没吐一个字。就是靠这点救济粮,一家人度过了饥荒,兄妹五个,连同爷爷奶奶,没有一个得浮肿病。全屯子人都说,别瞧不起老鲁婆子这个抠门,正是她的抠门才救了全家!

  父亲去世以后,97岁的老妈患了老年痴呆症,也不知是享受了刺激,还是怀念父亲,没完没了地絮叨以往过的那些苦日子。她自己絮叨也就罢了,还得让家人陪着听,否则就掉小脸子摔剂子,没办法。只好把她送到养老院。

  同屋有个老黄太太,愿意听母亲絮叨,母亲天天跑到人家床前絮叨,两人手牵手,面对面,一个絮叨,一个倾听,十分开心的样子。家里每逢给母亲送去好吃的,她总要分一份给黄老太太。妹妹就弄不明白,为啥一向抠门的母亲,这时突然大方起来。母亲说,你不懂,没受过苦的人,不懂得受苦人的痛苦,说着她给妹妹讲了自己遭遇的一个故事。

  解放前我们家是屯里的穷户,每到开春粮食就接济不上,就得出门讨饭。那时我七岁,清楚记得有一天讨饭讨到地主家门口,母亲喊了多声大爷大娘行行好,赏一口饭给孩子,人家连理都不理。正当这时地主家的少爷领着狗从院里出来,一边走一边把手里的馒头扔给狗。那狗上前嗅了嗅,却走开了。母亲见狗没吃,想把馒头捡起来让我吃。母亲刚一伸手,小少爷上前一脚把馒头踩在脚底下,接着脚在上面打了一个转,馒头成了一个饼。那一天我食水没沾牙,饿得我肚子咕咕叫。

  听到母亲讲起这段往事,我似乎明白了,母亲正因为自己受过苦,也就更关心受过苦的人,真正理解痛苦的含义。母亲说,黄老太太家人把她送到养老院,就没照过面。人老了就嘴馋,眼巴巴地看着我吃好东西,我能咽下去吗?我似乎明白,母亲的大方,是因为她受过苦。我不敢确信受苦要比不受苦好;但我坚信,受点苦会更好些,能激发人关心体贴别人。

  有时这种关爱也带来问题。黄老太太也是痴呆患者,不知饥饱,吃多了就屙稀,保育员一直控制她吃饭。现在母亲把好吃的东西分给她,造成黄老太太一天没遍数的拉稀。保育员提出“抗议”,不让母亲再分东西给黄老太太吃。母亲就把好东西藏起来,等到保育员离开房间,才偷着把好东西给黄老太太吃。再到后来,她同病室的老人都有分。有时候一包饼干,一个橘子,分完后她自己却没有了。家人就说,母亲这样做咱也供不起呀。

  每当这时,我总安慰家人说,母亲由抠门变为大方,可能感到开心。开心的事就由着她去做吧。这样的关爱咱们不懂,因为这是隐藏在心底的一种真诚的爱。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