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父亲的锄头

来源:绥化日报 2020-07-20 09:44:58 字体:

贺楚建

  记忆中,父亲的锄头是村里最好的,尤其是锄头把柄。

  父亲说,把柄的木料要好,否则容易断,比如油茶树,就是韧劲性的硬质树木。父亲从亲戚家弄来了一根碗口粗的茶树,自己动手,连夜做好把柄,第二天放在外面曝晒一天,晚上再打上桐油。父亲说,这样的把柄不但经久耐用,而且又可当扁担使用。

  父亲往往在挥锄前,低头“吐”地一声,一口唾液落在笔直粗糙的锄头把柄上,接着父亲伸出一双布满老茧的手,在把柄上来回揉搓。经父亲的唾液和汗水的长年累月“锤炼”,锄头把柄磨得平滑而又亮堂,变得比钢还强,比铁还硬。

  父亲就是用这样一把锄头将自家的土地,都刻成了皱纹,把地里的庄稼盘弄得井井有条,活色生香。

  不管炎炎烈日,还是刮风下雨,父亲总是手提锄头、头顶斗笠于田间地头忙碌。如同一把雨伞,风里来,雨里去,不知疲倦地来回奔波。

  父亲累得身心疲惫时,就到阴凉处歇下来,手中锄头的把柄变成了坐垫,头上的斗笠变成了扇风乘凉的工具。“养精蓄锐”后,父亲又拿起锄头戴上斗笠,走进田野里。

  特别是大雨初来时,父亲的身影像个谜,他迅捷拿起锄头冲出家门,一闪便消失在风雨交加中。

  等母亲从灶房寻来蓑衣斗笠时,父亲竟神奇般回来了,带着湿透的身子站在灶房火炉边,陪着笑脸听母亲唠叨。

  母亲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父亲肩扛锄头是到田间地头看水,水多了会把禾苗“涨”坏,影响收成。所以,田野里长得最茂盛的稻叶和最粗壮的稻秆是父亲辛勤的付出。

  但我仍怀疑父亲肩扛锄头来回奔波是为着好玩。有次天要下雨时,我也学着父亲的样,由于没有锄头把柄那么高,只能戴着斗笠在门前禾坪上,嚎着叫着在雨丝中穿梭,可没走多久,浑身就被天雨淋湿了,像个“落汤鸡”,经不起风吹雨打的我立即折返躲到屋檐下。所以我竟佩服起父亲。

  自从我懂事起,父亲的锄头就是他的得力助手。在他眼里,所谓的“田园”憧憬生活,就是五谷丰登粮满仓,就是让我们吃饱穿暖。记得有次“双抢”,由于耕牛紧张,为了抢时间,抢天气,晚上回家匆忙扒完几口饭后,父亲就肩扛锄头来到田间,硬是一通宵用锄头把那丘田翻了个底朝天。平时,父亲的锄头就没离开过他那双布满老茧的手。

  既使这样苦做,家里有时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次天黑收工时,父亲就用锄头把柄挑起箩筐,带着我,来到亲朋好友家借米借谷。父亲拍着我的肩膀对他们说,请放心,我有三个崽,会长大的,他们一定会还。我表情木然看着父亲。

  其实,父亲为了还债物,就更加起早摸黑拼命干,只要睁开眼就劳作,除了吃喝拉撒就没停歇过,硬是用一把锄头,还清所有债物。

  如今耄耋之年的父亲不能肩扛锄头下地劳动了,但他常会拄着拐棍来到他熟悉的田野里,看到他曾经耕种的田地荒废着,他对后生们好说歹说不要让田地长杂草,但没有谁会听他的。父亲便卑躬屈膝用拐棍扑打杂草,佝偻的身体又贴近大地了。

  父亲老了,他那把锄头也锈迹斑斑,但锄头把柄仍然笔直坚固。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