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小海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19-12-20 18:30:01 字体:

  小海,原名涂海燕,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著有诗集《必须弯腰拔草到午后》《村庄与田园》《北凌河》《大秦帝国》《影子之歌》等;随笔集《旧梦录》《诗余录》;论文集《小海诗学论稿》等。曾获《作家》诗歌奖、“天问诗人奖”、美丽岛”桂冠诗人奖,“长江杯”江苏文学评论奖等。

  爱的誓言

  当动物走向大海时

  它们就会淹死

  它们的肺不能进水

  空气才能作为它们的动力

  要说一旦被海水淹没

  可无法存活

  也许会有表现最好的一个

  存活下来作为标本

  也许。这需要百万年

  甚至更长时间来适应

  就像我适应你,你适应空气

  要快,更快一点

  在干旱季来临之前

  在我还是个多情的物种之前

  说爱

  爱着的时候

  说谎

  不说不

  当不爱的时候

  又那么爱

  你还没爱过

  有的人爱

  孤独地活着

  你呀,你

  不爱你说的

  从前的人

  爱翻墙

  像朝阳

  爱骏马、野游

  爱没心肺的少年郎

  大海又回来了

  大海又回来了

  一个变化、回旋的大海

  在墙壁上辨认的马

  没有别的名称

  发着高烧

  真实的马

  在灰色墙纸上

  呼吸,撕碎

  自己的身体

  (大海又回来了)

  一个无声的旋转

  时间充足的

  (只有)半杯水

  狂风让大海波浪翻滚

  行李箱

  我说很沉啊

  把行李拎上楼

  洛杉矶仁川上海

  一路风尘仆仆

  很重的行李箱

  就在同一条街上

  却没有找到

  要是肯答应

  你都能把它喊回来

  现在她又走了

  行李们跟着她

  像拖儿带女

  又回到机场

  跑来跑去

  找的士找零钱

  找厕所找航班

  我走了,你喊它

  它还立在原地

  里面实实在在

  塞满她的鞋

  和那些瓶瓶罐罐

  放生的鸟儿

  放生的鸟儿

  又飞回来

  天暗了黑了

  能说这灯光是假的吗

  你们只在外面假装

  呆到天黑

  白天的林子呢

  此刻的你们

  翅膀上沾着灰尘

  好像山腰

  那朝圣者的脚

  尽情飞——送涂画

  闹钟响之前

  天上先响起泼水声

  女儿的作业本

  飞在窗外、楼顶

  惊起地上的鸟群

  嘎嘎嘎,作业本

  飞过护城河

  飞过小学旗杆

  飞过万里长城

  飞过喜马拉雅

  游园惊梦

  “上帝会跟着鱼群而来吗”

  黑暗中我走向阳台

  一场雨又一场雨

  水帘如飞瀑直下

  今晨我坐在园林里

  和友人一起喝茶

  光明的紫藤架上的花正艳

  池塘里

  簇拥镜头下的

  红锦鲤

  全都变回了小鱼苗

  大洪水过去

  供职于此的老园丁说

  “我们不知道昨夜发生的一切”

  冬天的孩子

  冬天,去看那个孩子在不在?

  他在地铁口最先张望到了你。

  你一看他,他就萎缩,

  从原来的快餐店门口,

  回到地铁边婚纱广告前,

  他在广场却不在固定位置!

  你怀疑他刚才的情景和前天比,

  立刻变成不在场的游移状态了。

  走过路过广场的时候,

  他还是要看一眼你,

  你看见他从不看见开始,

  不管怎样,习惯了嘛,

  反正,他应该好好待在他的地方。

  赶路人

  一个人在街上走

  走得匆匆

  被人带着走

  但看不见

  他前面带路的

  也许是死去的父亲

  或者出嫁内地的女儿

  还有,三年前春节

  被鞭炮吓跑的宠物狗

  带他走路是因为他被带他喜欢的东西

  不要说仙人引路

  也许仅仅因为

  街区刚刚装了路灯

  影子成了他喜爱的

  (光和电的虔诚客人)

  一个人在街上

  行色匆匆

  现在正午

  不要隐瞒

  也许,他被人

  带着走

  但看不见

  带路的那谁

  有准备的生活

  储备再多的衣服

  也挡不住坟墓里的寒冷

  从哪里开始呢

  每时每刻

  要求有准备的生活

  准备好了吗

  他,可答不上来

  没有什么

  可以安慰他的

  况且那仅仅是一个安慰

  持久地白

  洗衣机

  可以把衣服

  洗得白

  一种洗衣粉

  可以像破晓时

  天边的微笑

  最好的证明

  就是衣物留恋滚桶

  心醉神迷一时间

  而不是

  某种牌子的衣服

  洗得

  发

  白

  在

  权威生活中

  那样的白,是

  不耀眼的

  日常

  灰得发

  白

  旋转木马

  她喜欢坐旋转木马

  大大小小十几匹马

  在一个加盖的亭子下

  来来回回跟着音乐升降

  一遍遍兜圈儿旋转

  记不清去过多少回

  狮子山苏州乐园

  每次她都拉着我们

  直奔那个亭子

  老朋友一样

  找到她的小木马

  跑了千山万水

  还是那间亭子

  跑得精疲力尽

  还在原地打转

  外面雨雪交加

  战争和平交缠

  里面风和日丽

  马蹄声儿哒哒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