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寻爱路上的萧红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8-19 09:02:57 字体:

和智楣

  印象中,民国时期那些敢于置“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于不顾,出逃、甚至私奔的女子,都是些有着果断、泼辣的性格,叛逆、冒险的天性的烈性女子,最不济也会有一双透着坚定和刚毅的神采的眼睛。可见到萧红照片的那一刻,我愣住了,这哪是个做起事来不计后果的烈性女子该有的眼神,分明只是个懵懂的孩子,新鲜而好奇地向世间投出温柔的一瞥。

  出生于呼兰河畔,十九岁离家出走,三十一岁留下一句:“我将与蓝天碧水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后,病逝于香港的萧红,短暂的一生中,经历过逃婚、穷困、奔波、避难、疾病,曾失去过未婚夫,换了三任“男友”,送走了两个亲生儿子,写出了《生死场》《呼兰河传》等优秀作品,是“民国四大才女”之一。其人生的跌宕起伏和富有戏剧性,堪比小说情节,几段曲折的感情经历更是一再地引得后人纷繁复杂地分析解读。

  同样身为女性,我眼中看到的萧红,却自始至终只是一个脆弱而孤独的寻爱者,蹒跚行走在寻爱之路上的她,始终扮演着一个等待着被男性拯救和保护的悲剧角色,软弱得让人心疼。

  等待这个词用在萧红的爱情上是耐人寻味的,等待意味着没有主动性,意味着爱情来临时,她不会选择要还是不要,当爱情出现问题,爱人离开时,她也只会尴尬地笑笑,然后自我安慰道:“走就走罢,反正我终究要孤苦地走完这一生。”的确,观其坎坷的感情经历,没有哪一段感情是萧红自己主动争取来的,不过都是遇上谁就是谁罢了。

  萧红是五四背景下的新女性,家里定下的娃娃亲当然是要逃的,先后逃了两次。可第二次未婚夫王恩甲追出来时,萧红虽然不喜欢他,却在迷惘和颓丧中,仅仅因为似是而非的“王恩甲毕竟是爱她的”,就与他同居了。当身怀六甲,被王恩甲抛弃在旅馆陷入困境时,被萧军奇迹般地救出后,萧红又跟着萧军走了。

  一直觉得,萧红最爱的人其实是萧军。萧红在日本给萧军写信时曾说:“灵魂太细微的人同时也一定渺小,所以我并不崇拜我自己,我崇拜粗大的、宽宏的。”作为自己的拯救者和保护者,萧红哪怕是后来离开了萧军,仍对聂绀弩说:“我爱萧军,今天还爱。”甚至在香港身处绝境,一盏油灯即将耗掉灯油时,萧红还幻想着她的萧三郎,会像天外来客般地飞到身边,让她脱离苦海。两萧也确实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情意缱绻时,萧红写出了她的成名作《生死场》。

  可惜灵魂粗大而宽宏的萧军,面对不自觉地将自己放在被拯救的位置上,对特别自尊和敏感的萧红时,性格中与生俱来的粗暴和鲁莽,使得他并没有给萧红细微而渺小的生命带去多少温暖。家暴、移情、苦闷、分离又重聚,两萧的感情终究是走到了尽头。

  这时,新的拯救者端木蕻良出现了,在西安正式和萧军分手后不久,萧红就和端木在武汉举行了婚礼。遗憾的是,这次的拯救者端木,性格却又过于温和软弱,不但不能给萧红依靠,还反过来还要靠她照顾。武汉大撤退的时候是,在香港的时候也是,两次生死关头他都丢下萧红,萧红让他先走他就自己走了。最后,萧红只好在青年骆宾基的陪伴下,奋力吟出一曲《呼兰河传》的传世绝唱后,香消玉殒于香港。

  曲折的情感经历让萧红短暂的一生饱尝艰辛。作为一个特殊转折时代中的一位特别女性,从传统中刚刚叛逆出来的萧红,虽然厌恶女人必须依附男人生活,可面对感情时,因为需要爱,害怕被抛弃,却一再选择软弱而认命地攀附着一个个生命中出现的拯救者,不断地牺牲自己。

  总在想,如果面对感情,面对男性时,萧红能更强势粗犷一些,更主动争取一些,是不是就更能保护自己少受一点伤害?她的爱情是不是也会经营得更好一些?萧军曾说,他不喜欢萧红那样多愁善感、心高气傲、孤芳自赏、力薄体弱的人,平心而论,软弱和依赖对于被依赖者来说也会是一种负担。两次弃她不顾的端木呢?在她死后做到了二十年不娶。他们都是爱萧红的,如果萧红当时能强势一些,能大声对他们说:“请别伤害我,别丢下我一个人!”而不是一再地表现出罕见的软弱、顺从和忍让,那么,结局是不是有可能会改变?

  放眼望去,这世上的滚滚红尘中,还有无数的“萧红们”仍在寻爱之路上苦苦挣扎。美籍心理学家艾.弗洛姆在《爱的艺术》中说,不成熟的爱是:“我爱你,因为我需要你。”而成熟的爱是:“我需要你,因为我爱你。”但愿“萧红们”能够不再怯懦,但愿她们最终都能找到爱,得到爱。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