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生命里那些温暖的灯盏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8-19 09:02:57 字体:

叶柏陶

  盘点人生旅途中的那些过往,大多被时光的长河冲刷掉了,而生命里那些温暖的灯盏,却愈发变得晶莹透亮、熠熠生辉,每次忆起,都有一股暖流涌彻心底。

  我最初对灯光的记忆,便是那盏风中摇曳着的瘦瘦的、黑乎乎的小油灯,昏黄的芯焰忽明忽暗,若即若离。小时候,正值共和国百废待兴,和农村没有太大差别的小镇也是与电绝缘。那时,家家户户都有一盏烙满油渍的小灯盏,灯亮起来,昏光如豆,只能照亮身边的一小块。正是这一盏盏油灯,给清静、孤寂的夜晚带来了温暖、团聚、欢乐。也一次次在泥坯屋墙上,用光线描绘着我们那一代渐渐长高的身影。到了晚上,炕头的小油灯发着昏暗的光,时不时地跳动一下,溅出星点的火花。我们一家人围坐在一块儿吃晚饭、姐姐在灯下做作业,母亲就着昏暗的灯光下穿针引线,父亲借着灯光全神贯注的看书,我通常和妹妹在旁边蹦蹦跳跳,吵吵闹闹,这一幕幕情景,构成了一幅绝妙的灯下剪影。后来我上学了,此时家里经济条件稍好,父母反复商量了几次,终于换上一盏罩子灯。玻璃材质,形如细腰葫芦,灯芯是棉线做的,还有一个旋钮,可控制灯的亮度。罩子灯不但明亮,还能防风,也不用担心熏一鼻孔黑了。玻璃罩子用久了便会被烟熏黑,须经常擦拭,记得那时,每当夜幕垂挂,母亲便从厨房的壁柜上小心翼翼的拿过罩子灯,将玻璃灯罩取下,用嘴对着玻璃罩,哈一口气,再用棉花球或一块碎布轻轻地擦拭,直至把灯罩口子上的黑印擦拭干净,接着用火柴将一根棉纱做的灯心点亮,然后把油灯旁的一个按扭转动几下,等火苗平稳之后,再罩上灯罩,突见眼前一片光明,整个屋子充满了温馨。这盏灯开启了我人生的第一段旅程,每天我都和姐姐在灯下做着作业,母亲则盘腿坐在土炕的一角,借助那橘红色的灯焰,手不识闲忙着针线活儿。当我们钻入被窝时,在我们的要求下母亲就会捧起一本厚厚的《西游记》给我们读起故事来。母亲高小毕业,识文断字很爱读书。《西游记》被她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给我们,正是从母亲这些故事里,我在懵懂的意识里对古典文学产生了隐约的喜欢。母亲讲得象真事一样,听到急切处,那狰面獠牙的魔鬼,那装模作样的妖精,仿佛就要从某个角落冲出,令人一阵惊悚,吓得我总要把头向被窝里收缩,越害怕还越要听个究竟。我们常常在母亲的娓娓动听的神话中,闻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那丝淡淡的煤油味安然入睡。母亲在煤油灯下一边劳作一边讲故事的情形成为我童年最温馨的记忆。母亲偶尔还会借助油灯的亮光,摆弄她那双灵巧的手,于是一个个惟妙惟肖的小狗、狼、小兔子等的身影赫然投射到粗糙的土墙上,引来我们的模仿。哪个小动物做的不像,母亲会手把手的教我们,这是我受到的最早的艺术熏陶。油灯下的欢声笑语时常在小屋里荡漾。

  过年了,父亲在忙年的同时,也不忘给我扎个红灯笼。灯笼很简陋,骨架是用高粱秸秆经过折弯做成灯笼的形状,再在骨架的表面用糨糊粘上印有红绿图案的彩纸,底部钉上一块小木板,红红的蜡烛黏在木板上,再用一根细铁丝串起来,挑上一截木棍就行了。划一根火柴,也就点亮了孩子们的眼睛和满怀的惊喜。天还未完全黑透,我们便挑着灯笼穿街走巷,呼唤着伙伴,快活地像一群四处觅食的麻雀。不一会,灯笼越聚越多,像点点繁星,给这正月漆黑寒冷的夜带来了一簇簇的火红,一张张喜滋滋的小脸上洋溢着一片满足和幸福。

  1976年我高中毕业了,随后汇入到知青上山下乡的洪流中。临走那天,父母郑重其事的把一盏马蹄灯赠送给我。此时,青年点所在的村已通了电,我知道,这盏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更多的是对我的嘱托。到青年点的第一个深秋,生产队派我夜晚看护成熟的黄豆地。那是一个寒冷的日子,夜幕浓墨一样的饱和,把村屯的夜空撑得满满的。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独自在荒野之地度夜。恐惧不时向我袭来。钻到窝棚里不敢出来。此时,我点亮了父母给我的马蹄灯。而这灯火的出现,宛若一柄长剑撕破了黑幕,散开的灯光驱尽了夜的黑暗,也赶走内心的寒冷和胆怯。那时候,马蹄灯在我的心里就是一种寄托,知青路上,十分庆幸属于我的那盏马蹄灯,让我在艰难的日子里没有丢失自己的希望,并始终在生命里照亮我的行程。

  终于,我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父母将这份灯光下的守候,眷眷不舍地交给了一个年青的女子。这是一份爱的接力。从此,妻子开始为我打开心中的灯光,把岁月做成爱巢,在时光里守候一只倦鸟的栖落。每当晚上加班或是应酬晚归,走在回家的路上,月寂星稀,万家灯火。想到在这一片辉煌中,有一盏小小的温暖专为我守候,不仅一天的劳累顿消。每次走进家,那一扇温情的落地灯光,柔柔地笼罩着我的周身。也贯满了整个小屋。在这样的灯光里,我可以和妻子甜言蜜语,或是隔窗听雨,追寻梦想,无论如何,总有一盏温暖与我相伴。时光荏苒,世事沧桑。在岁月的浪花里,妻子始终为我守候一叶爱的归帆。

  当我跋涉过太多的山水,经历过无数个阴晴圆缺,见证了多少悲欢离合。我才懂得,生命中不能缺少灯盏的陪伴。我感念生命里的灯盏,在无边的黑夜里赐予我光明和柔情。

  生命里的光芒亮多远,一份情怀就有多深。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