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宁明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19-08-09 09:50:33 字体:

  宁明,原空军特级飞行员,大校军衔,毕业于俄罗斯联邦加加林空军学院,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第六至八届签约作家。被评为首届中国十佳军旅诗人,获辽宁文学奖诗歌奖、散文奖,首届中国屈原诗歌奖特别奖,第四、六届全国冰心散文奖。

  小酒馆(组诗)

  一盏灯

  油已尽,一盏灯就要灭了

  而一滴泪

  却在试图扶起

  即将倒伏的灯苗

  其实,本没有风

  是这盏无风自摇的灯

  把一场又一场风

  夸张得比风还逼真

  灯的肚子里,盛有几两油

  明眼人一看便知

  而灯,却以为

  它征服了满天的星辰

  没有人愿告诉灯

  它的命运

  抵不过一口热气

  也熬不过漫长的黑夜

  一盏灯,在熄灭之前

  仍有资格

  威胁一张纸或一本书

  照亮它,也能将其毁灭

  脚与路

  脚印的签到戳盖在哪里

  那里就被命名为路

  脚为路而生,千条万条

  都是由脚一步步丈量出来

  没有脚印验收过的路

  只能存活在想象的天空中

  天马行空者,只能收获

  一路的过眼烟云

  有的人脚上走出了水泡

  便迁怒于鞋子

  甚至责怪,铺路的前人

  没能为他的双脚服务到位

  脚,才是一切绝路

  最后的验尸官

  只有脚的主人,才能选定

  自己的未来,究竟还有无路可走

  无题或无语

  一个掩耳盗铃的小伎俩

  把内心塞满的嗔怨,暴露无遗

  脸上堆积的阳光再多

  也照不亮,心里的大片阴影

  在浅薄的土壤里耕种

  最易盛长出自以为是的蒿草

  一棵狗尾巴草,梦想着出人头地

  已习惯见风使舵,或无风自摇

  一条毒蛇在情绪里游来游去

  忽闪着刀尖般的信子

  一旦钻进心底阴暗的黑洞里

  便会终身不可自拔

  比树叶翻转更快的是有人的脸

  阴晴圆缺,风雨无定

  热情的潮水刚刚涌来

  一声叹息,又上演了一场泥沙俱下

  小酒馆

  几碟小菜,一壶烧酒

  足以让一株小情调

  在夜色掩护下,不知不觉

  茂盛成一棵豪情万丈的大树

  如果,灯笼的眼神儿再妩媚一些

  一只酒杯,寻找另一只酒杯

  就会碰撞出更多的迷离

  而一声“干”,已浓缩进万语千言

  微醺是一种绝妙的境界

  想象的翅膀已飞远

  而脚下却没越雷池半步

  酒杯中,透明的火焰越燃越旺

  约上三五好友,或两人对酌

  来小酒馆,你就是最好的风景

  举头摘几颗星星

  或迎面采摘两朵桃花

  今夜,已不再是件难为情的事

  鱼祭

  赶了一辈子的水路

  身后却没能留下一行脚印

  躺下,露出鱼肚白

  宣告一生的结束

  因我的疏忽与遗忘

  常使你忍饥挨饿

  在一个混浊不堪的世界里苦熬

  是你打发日子的方式

  在被冷落的日子里

  白天与黑夜并没有区别

  勤劳地游动,或悬停歇息

  都不能打动一双忙碌的目光

  一条鱼在鱼缸里安静地死去

  和在海滩上不幸阵亡

  在猫的眼里都是一顿美餐

  而思想者,

  却会对一条鱼猛烈抨击

  对另一条大加赞美

  嘴脸

  如果,把嘴和脸

  单从一张面孔里挑出来

  用来形容一个人

  也许是一副最富形象的选择

  顾忌脸面的人

  总是不愿与人撕破脸皮

  忍一忍,无辜的伤口就会结痂

  再忍一忍,疤痕也会变浅

  不必太在意爱翻脸的人

  脸从来都是个两面派的角色

  一边热得发烫,一边又冷得冰凉

  翻来覆去,贴来贴去

  这样的脸,早已不在乎颜面尽失

  一张友善的脸,和一张积德的嘴

  相互成全,才能赢得人的尊敬

  而嘴比脸还要大的人

  只能让空跑的火车,一无所获

  甚至因酒后跑偏脱轨,

  导致万劫不复

  蝉鸣不止

  大连四点二十八分的早晨

  已被噪音霸占

  蝉鸣不止,一浪高过一浪

  仿佛它们遭遇到了天大的委屈

  一只蝉诅咒这个夏天

  就会有一群蝉跟着起哄

  叫声纠缠成了一个理不清的麻团

  辨别不出哪一句真伪

  没有人愿意去劝阻

  一群蝉对一个早晨的仇恨

  蝉让这个早晨一无是处

  却又百口莫辩

  当一只蝉带头执意与夏天决裂

  嗔怪命运的生不逢时

  秋天,就会被催促得加快步伐

  像对待落叶一样,将它们一起收走

  石头

  我从河滩上捡回一块石头

  它身上的花纹

  像是自然流露出的心迹

  虽曲曲折折,却如风中的垂柳

  线条悠扬而流畅

  我知道,谁也不可能看透

  一块石头冷酷的内心

  甚至,它延伸开来的每一条纹理

  都可能深不可测

  但石头表面

  仍是一副单纯的样子

  据说,有些衣着并不华丽的石头

  身价却十分昂贵

  外表其貌不扬,内心却珍藏着一块

  价值连城的千年老玉

  让不识货的人,

  总是与它失之交臂

  而更多的时候,一块石头的心里

  其实装着的还是石头

  即使被捂热之后

  也还会迅速凉去

  倘若被人利用

  它就会兴冲冲地去充当

  一个偷袭他人的得力打手

  想与一棵树谈心

  只要有一片叶子带头在风中翻脸

  整个树就会引起一场哗变

  风声越大

  脸翻得越快

  这比读书人翻动书页的速度快多了

  还不时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我已观察这棵树很久了

  树上所有的叶子,

  都拿不定什么主意

  它们在一阵风中无法自持

  相互交头接耳,传递闲言碎语

  一改一棵树亭亭玉立时的正派与斯文

  其实,叶子们打乱不了任何秩序

  风走后,树依旧会安静下来

  像一个停止发作的癫痫病人

  而每一片叶子,

  都还是喜欢向人展示

  自己最阳光的一面

  与一棵树打交道,

  需要有足够的耐心

  不必在意,

  叶子们颠三倒四的疯狂

  这样的骚动,

  根本算不上一场有预谋的哗变

  只要这棵树还在努力向上

  我就不会理会,

  树叶甩脸子时的浅薄态度

  红杏

  因无墙,

  我便不必担心这些红杏

  会犯作风上的错误

  有的红杏裂开了口

  把甜,或者酸

  自己吐露了出来

  而更多的红杏

  表情麻木,像羞涩

  更像是涨红脸的愤怒

  我不敢以经验推断

  这些杏的心里

  是否也裹着一粒苦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