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郭晓晔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19-08-09 09:50:33 字体:

  郭晓晔,军旅诗人,作家。著有诗集《隔河之吻》《七种表情》《白日灯》,长篇纪实文学《东方大审判》《英雄悲歌》《英雄万岁》《孤独的天空》等10余部。曾获首届鲁迅文学奖、第三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第六届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

  石头

  风雕刻石头

  石头是一杯水,

  水流离成风。

  ——奥克塔维奥·帕斯

  一

  石头护住他内部的水

  冬天的水

  支撑他宁静的生活

  石头仰面向天以阳光和雨露为食

  俯首向地以泥土为食

  一切已逝的都归属泥土

  石头在深山峡谷森林草原

  石头在花心里

  远离现代大都市

  你说石头在地下

  他就沉默一万年

  你说在天上他就是那晴夜之月

  石头和夜色对应

  一道幽蓝锋利的闪电

  照亮雪白的石头漫无边际

  石头布满版图组成海岸山峦和墓地与森林对峙

  看谁坚持得更久

  石头围拥在老祖母的周围

  老祖母核桃般的嘴里

  嚼着失去水分的故事

  石头的天性是凝聚

  向着他的祖先

  石头越来越坚硬

  血和肉最终变成了坚硬的骨头

  石头在石头之中

  最高的行星在夜空走过

  石头群众

  靠在最高的石头身边取暖

  石头拥有最大的寂静

  最持久的沉默

  最坚强的毅力耐饥耐寒

  石头能忍受持久的贫困

  石头的表面就是他的内心

  就是他的家

  石头透明纯粹

  如他的混沌如他模糊的表面

  

  石头的血从心脏开始

  一万年后

  到达头颅

  石头的思想

  石头的寿命超过皇上

  超过乌龟

  石头有时改变位置

  改变形状东墙上的一块肉

  成为西墙上的一块肉

  他的生命从未改变

  石头被用作砥柱支撑住岁月

  石头被用作墓碑代表一个死人

  石头的城

  倒叙昨天和明天

  石头记住陵寝和墓葬

  恢宏的气势中阴风飕飕

  石头记住血腥的旌旗枪戟

  一个武士和他的战马在下沉

  石头守护皇上的陵

  在自己永恒的光荣和苦难中

  歌唱皇上唾骂皇上

  石头记住他曾经的生活他曾经的敬畏

  记住斑斓的彩衣晦暗的天空

  一个飞翔的少女用琵琶

  弹出他曾经的幸福和悲哀

  石头记住堤堰拱桥

  一双深入时间的手

  在幻觉中闪烁

  石头记住后花园末代王爷的一个喷嚏

  和小巧玲珑的鼻烟壶

  石头记住自己的祖先

  记住缓慢的动物

  记住自己古老的镜子

  石头记住的事物

  石头摹仿的事物

  比历史更原始

  也许比历史更长久

  石头坐在岁月的后面

  手持净水与荷枝

  他的身体在空气中弥漫

  三

  石头懒散的面孔

  好似陷入幻想等待冲动

  他的激情分散在无数个世纪

  石头的呼吸他在快感中的一声尖叫

  来自和空气的摩擦

  来自一个伟大创举

  也许来自一个阴谋

  石头偶尔在蓝天下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在疾速的运行中体味到一种快感

  在此之前

  他已是一只昏厥的鸟

  石头的头顶落下一只鹰

  它把他抓到天空之前

  被他锁住

  石头被大风镇压被改造成风的样子

  石头有一天爆炸

  他的心中充满刀刃和仇恨

  石头打击自己的兄弟升起烈焰和狼烟

  森林和河水死去

  百兽惊慌奔逃

  石头皮肉掉下一块

  石头能经受住最残酷的打击

  他使浑身都变成牙齿

  死死咬住

  一场大火可以焚毁所有的雕梁画栋

  焚毁一个王朝十个王朝

  但烧不毁石头

  再蛮悍的强盗也搬不走石头

  一场大震荡一场陨石雨过去

  石头坦开胸前的伤口

  和内心深处的耻辱

  石头如果被砸碎

  疼痛的碎片还是石头

  哪怕被投入火炉销熔

  他的灵魂要回归石头

  

  一个又一个秋天一个又一个冬天

  万物凋敝拨开一层层腐烂的落叶

  石头光洁如镜

  这是石头处子般的骄傲

  一个又一个春天一个又一个夏天

  万灵为生计奔走为精神的归宿奔走

  石头守在原地守在它们的前面

  这是石头哲人般的骄傲

  石头中的少女

  钻石翡翠水晶

  美丽的少女独守闺房

  美丽的少妇从一而终

  这是石头的美德

  石头被制成石斧石刀石镞

  杀死野兽取下兽皮取下衣裙和屋顶

  而彪悍的武士从不嗜血

  石头从不索取从不过分欲求

  他把手和脚安放在身体里

  安放在他守住的空间

  石头守住黄牛犁和稻田

  守住南山脚下的桃花

  一个悠然超脱的梦是他最高的哲学

  石头在原地行走

  时间轮回他眼前流过的风景

  是偶然的风景

  石头在河床中滚动

  在江底滚动汛期过后

  石头仍在睡眠

  石头被洪水流放

  石头安家的地方

  洪水被缚住被流放

  石头在水的反面

  和水占有不同的世界

  一个安稳祥和的场所

  石头看到水不停地奔走

  水只看出去三尺

  注定经受苦刑

  水的破衣烂衫挂在树枝上挂在石头上

  

  石头一直往下往下

  如同鹰飞翔的姿势

  他平静的面孔如同内心

  石头在石头中经过

  他在此岸亦在彼岸

  他在地下在最大最高的梦中

  石头在太阳下燃烧

  在月亮下熄灭

  石头不增不减

  还是原来的石头

  石头护住石油煤和铁

  护住他童年的梦

  石头被打开

  他巨大的伤口喷涌出财富

  石头的内部充满黑夜

  石头内部犹如他的表面

  充满雨水充满光明

  石头抓住水抓住风

  又被它们倾诉

  石头收紧又无限地松开

  石头之大仿佛一个宇宙

  蕴含着漫长的时间

  辽阔的空间

  石头之小仿佛在遥远

  他剧烈地变化临时的目光难以看见

  石头是最朴素的生命

  最简单的象征

  但谁能说尽石头谁能说尽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