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石磨轻碾豆汁香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7-22 08:51:46 字体:

单淑芹

  卖豆腐是个很小的生意,爹却从来不马虎,他做的豆腐,颜色白、味道正,更重要的是分量足,童叟无欺!家里来客了,没钱也可以拿去应急!爹从来不带秤,随手一刀,切下一块,只多不少!人们都信得过他,从来不怀疑秤头不够。所以,爹卖豆腐,卖得最好,也卖出了豆腐王的好名声!

  其实,做豆腐并不轻松,需要全家人一起忙活,才会做出一板白白嫩嫩的豆腐。

  每天早上,爹称出几斤黄豆,放到大盆里,用水泡上大半天。黄豆都被泡得鼓胀起来的时候,我和姐姐放学回家,爹和娘也从地里干活回来了!

  娘舀一盆水,冲洗干净家里那台石磨;爹把泡好的黄豆捞出来,端到石磨旁边,再提来一桶水。挖几勺黄豆,把石磨上的一个圆洞里装满,爹推起磨杠,绕着石磨转动,和着清水,将黄豆磨成豆浆。

  推磨很辛苦,通常由爹和娘两人操作,一人推着磨杠,不停地转动石磨,一人负责加黄豆和水。一圈又一圈,慢慢地,白嘟嘟如雪般的豆子浆液,沿着石磨流下,滴落在磨下面那口大铁锅里。

  做豆腐,是爹和娘忙完地里的活,回到家又开始的另一种劳作,一干就是两三个小时,很不轻松。

  很自然地,我和姐姐也帮着爹娘推磨。爹娘疼孩子,就规定按岁数推磨,比如,爹38岁,就推38圈歇一会,娘37岁,就推37圈,如此一算,姐姐推十圈,我只推八圈。爹娘还高兴地说:“两个闺女成小帮手啦!”

  后来,我和姐姐有了个小秘密,每次轮到我们推磨时,总也到不了规定的圈数,比如数到五,再倒回一,数到八,再倒回六,变着法儿地多推几圈。爹娘好像没觉察呢!能减轻一点他们的负担,我们偷着乐!

  其实爹娘何尝不清楚女儿们的苦心,当我们满头是汗的时候,总是慈爱地摸摸我们的头,抢过手中的磨杠……

  过滤完豆渣,就点灶烧锅!豆汁冒泡了,就开始用小火,并用长柄勺子搅拌,直到豆汁被完全烧开,香味随着蒸汽,袅袅婷婷,散出灶房,香满小院,又溢出去!爹就招呼娘:“拿碗来!”舀上几碗热气腾腾的豆汁:“晚上喝豆汁!”

  大锅里的豆汁,全部舀到一个瓦缸里,爹去点制豆腐。锅底有一层金黄的锅巴,娘用铲子轻轻地刮下来,撒点盐,滴上香油,就是一盘好菜,带着豆腐的清香,还有锅巴的焦香,这可是做豆腐的人家特有的美味!

  我和姐姐摆好碗筷,一家人围着饭桌,咬一口玉米饼子,喝一口豆汁,再夹一筷子锅巴,美美地嚼着,香香的,暖暖的……

  如今,离家在外,却常常梦回故乡,那汗水滴落、全家上阵的忙碌和相互体谅,那石磨轻碾、柴火慢熬的幸福和希望,香甜着我的童年,丰盈着我的一生……

  每逢新年也会收到一些贺年卡,贺年卡图案精美,有的还配上了音乐,里边的内容多数是一些祝福的小诗,清新雅致。收到后也会爱不释手,珍藏至今。

  收到来信后就会酝酿回信,选一个心情好的午后或夜晚,认认真真的提笔写信或者贺卡,我想对方期待的心情应该和我是一样的,信里寄出的不仅是我的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还有当时的心情和感受。“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远离家乡的淡淡的乡愁也曾留在那些信笺中,写好一封信常常也会让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舒畅,有时候还会有小小的成就感。写完之后我喜欢把信笺折成信鸽的形状,把美好的感觉、沉甸甸的希望装进信封,投进绿色的邮筒,于是便开始了美好的等待。不过,现在我想那些曾经的书信随着岁月,早已漂游到时光深处了吧!

  从前邮件慢,如今的时代科技发展令人惊叹,几乎是一夜之间,电脑、手机都普及了。手机短信、电子邮件和诸多的聊天软件,已经完全取代了书信。再想收到一封远方的书信,绝对成为了奢侈的梦想,可我依然怀念从前有书信的日子。

  这个周末我都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这些书信有的是我的亲人寄来的,见字如面,有的亲人虽然离开了这个世界,但却留下了这些文字温暖我。而如今键盘上敲出的字都是一样的,你敲我敲都是完美的效果,就像被格式化了的表情,嗅不到那种淡淡的墨香味,当然更感受不到文字的温度,那流于笔尖的情怀。书信这种“最温柔的艺术”正在无奈的远去。

  然而,书信已成为了我的一种文化情结,一种精神归依,一种怀旧情愫。好怀念从前有书信的慢时光!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