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徐玉娟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19-06-28 10:25:41 字体:

  徐玉娟,江苏省作协会员,卞之琳研究会理事,《三角洲》东洲特刊编辑。诗歌散见《诗刊》《诗选刊》《星星》《扬子江诗刊》《绿风》《草堂》《诗歌月刊》等多种报刊杂志,入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月光是只白鸽子》。

  黄昏

  低头赶路

  汽车,行人和树木

  有一阵

  没一阵的风

  在路上,灯火升起

  星星走失人间

  最好,有一扇车门

  缓慢摇下,你亲切地

  呼唤并挥手

  我们像两颗失散的星体

  彼此寻找并照耀

  写给儿子的诗

  从没给你写过一首诗

  于我而言

  你一直是我的烟火人间

  我自责,惭愧

  这一生,没能给你一份父爱

  因此你常常咬指甲

  慌慌,这慌慌的心啊

  还是不知道

  该和你说些什么

  就让密集的雨声

  代替我说了吧,既然心上的雨

  已经下到了窗外

  落叶

  从树上到大地

  短短的距离

  刚好让一段舞蹈打开心扉

  刚好让袅娜的姿势,在秋天的袖口

  镶一缕花边

  它悠扬地飞

  落在车上,是旅客

  落在头上,是发夹

  落在水上,是小舟

  落在心上时

  它是一个薄薄的秋

  送别

  高大的香椿树,提前来到村口

  送我。它不说话

  它让夏天的风吹动叶子,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北方缺水

  但你们的眼睛里,水系那么丰富

  它们一再汇流至我的眼睛里。

  其实,我来时只带了一条

  南方的小河

  把我的手给你,人间就有了一座小桥

  心中的流水啊,只是把天涯山

  洗得更加青翠。

  梨花情

  像天空和大地

  交换了一下位置

  万亩梨花

  开到了天上

  有一些,似乎是多年前

  爷爷门前的梨树上

  开的梨花,替我们去天上

  看望爷爷和奶奶

  像大地和天空

  交换了一下位置

  天上的星辰

  纷纷落到了大地

  有一些,似乎是

  爷爷和奶奶的眼睛

  来到人间看望我们

  领取一片阳光

  一只蝴蝶

  被放出了黑匣子

  它扇动着白色的翅膀

  飞向了寂静的窗台

  它似乎在向世界

  领取

  属于自己的一片阳光

  我不是

  那只蝴蝶

  我在离窗台不远的地方

  领取了另一片阳光

  影子

  听从光的指引

  穿一身黑衣

  匍匐大地

  在尘世的最低处

  爱你

  所有带光的事物

  都是我的亲人

  比如月亮,比如太阳

  比如璀璨的灯火

  而你自带光芒

  走近你

  我用两个我去爱你

  一个在高处

  一个在低处

  虚词

  雪下了一夜,终于停下来

  在它们想要到达的

  地方。我站在雪地上

  听见雪

  窃窃私语。我成了雪

  突兀的一部分。像一个虚词

  像香樟枝丫上的雪

  刚刚掉下来……

  所有的花开都是人间的烟火

  无数的花朵

  争相绽放,就像大地沉默太久

  有话要说,相思梅,金鸡菊,月季花……

  多像人间的烟火

  在俗世里奔走,多像寂静的灯盏

  映照着我中年的脸庞

  从此,我们没有黑夜

  只有白天。从此我隐姓埋名

  遁迹江湖,在尘世的边缘,给你写信

  听说芍药开花了

  第一次看见芍药花

  开在女人的头发上

  她扭着腰

  在台上唱歌。后来

  我看见更多的芍药花

  开在五月,却再也没有见过

  几年前唱歌的那个女人

  只有一朵一朵芍药花

  在南风中舞蹈

  只有我

  依然站在原地,打听花开的消息

  鸟鸣

  清晨的鸟鸣,湿漉鹿的,滴着水珠。

  鸟们清脆的嗓音,有绿叶的色泽

  它们婉转的音调,像风吹柳梢。

  它们有时短促,像逗号;有时悠长,像省略号。

  为了更真切地接近它们,我早早地走出了屋子。

  这些黑色的小翅膀,在村庄里飞来飞去

  一会落在对面的屋顶上,一会落在河边的树梢上。

  我抬头寻找它们时,那些湿润的音符

  正巧落进我的眼晴。我通透得像个发光体。

  总有一些星辰会走下天空

  总会有一些人

  从人间消失,变成天上的星辰。

  想他们的时候

  我就会抬头望着星空

  那么多的星星,我一下分不清

  究竟哪一颗是你,哪一颗是他。

  我只能用一生去仰望

  整片星空

  我相信,时间久了,总会有一些星辰

  走下天空

  来看望他们

  久别的亲人。

  坐在故乡的田埂旁

  瓜藤开着黄色的花,茄树开着

  紫色的花。

  我拿一把小椅子,坐在田埂旁

  开成一朵白色的花

  如一只歇在绿叶上的

  小白蝶。小小的翅膀

  贴着地面,低低地飞

  多么迷醉啊,这来自泥土的神秘

  我们互相凝视,彼此聆听

  野雏菊

  路过那片林子

  会遇到一些白色的雏菊

  它们素洁小巧的模样,它们无邪的表情

  都会让我心生怜爱。

  这些不需要供养的小仙女

  在野外,像童年的我

  自由,率性地把脸扭向人间。

  面前的月亮

  为了和你

  走得更近,我提了一桶水

  来到院子里,让你住进桶里

  你离我

  这么近,我对面前的你

  保持敬畏。我怕

  一伸手,你就碎了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