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林建勋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19-05-24 10:51:34 字体:

  林建勋,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人民文学》《星星》等刊物发表诗作700余首。出版诗集《手心手背》《掌心的白银纳》等,现居黑龙江省大兴安岭。

  夜光杯

  没有葡萄美酒,只有宿醉的杯子

  琵琶是深巷里的一声犬吠

  余音穿过隧道

  俗世阔大,堪比暗夜

  我爱英雄如爱锉刀

  爱生活如爱虫卵

  何其相似。这汹涌的战场

  水从杯子里满溢。带出触目的

  一抹殷红

  没有夜光。只剩下杯口的一抹唇印——

  若轻轻触碰,马背上的人

  就会不由自主地痉挛一下

  仙人柱

  戏台搭好。花瓣是几根木头

  花蕊是时间的骨架。须借助

  山水的舞步和台词,才能剥落

  桦皮和兽皮里

  隐匿的春秋。仙人柱里

  从来不住仙人

  猎枪失踪,石头怀孕

  嘚嘚的马蹄声中,总有一些人

  在民俗中走失,又顺着荒草的根须回来

  仙人住在隔壁

  与我们一样,执扇、执泪眼

  执琐碎的戏码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

  早雾

  扯起来吧,像一块幕布

  遮挡一些记忆。一些

  隐藏的道具:假面和不断扳动的食指

  子弹还在途中,或

  沉于伤口,直至太阳升起

  我惊叹于笛音的穿透力。如泣如诉

  让你忍不住探寻,钥匙

  对锁孔的迷恋。而一切终将明亮起来

  当我看清谷底

  越陷越深的草木,和

  微光的术刀,我终于明白

  那纵横于世间的雾气

  是怎样被吐出的

  红与黑

  太红了不好,烧酒一样

  红成火烧云。再一不小心

  就随夕阳抹去了

  太黑了,也不好。绿树、黄花

  樟子松骄傲的针叶,被蒙上眼

  亦步亦趋地走

  青蛙只管擂鼓,扛着

  梅花大旗的鹿,误入悬崖

  只能左右逢源。直到

  月色升起。山坡,还在为爬不上去懊恼

  作为旁观者,我在红与黑之间的

  灰色地带。在话题之外

  学禽鸣,作兽吼

  ……我竟然相信了自己,是这世间

  最安逸的禽兽

  萨满调

  风在吹——

  浅处的草漾起波纹

  ……波纹嵌在肉里。这微小的颤动

  不能朗读,只适合默诵

  无须平仄,只有

  1、2、3、4、5、6、7

  在唇齿间,不断校对和咬合

  无须调正腔圆

  神只附着于起伏的胸口

  按照次序,把花香按在每一片

  过路的花瓣上

  白银纳一直在舒缓的语速中行走

  偶尔回头,也同样是

  1、2、3、4、5、6、7

  也同样是,蜜蜂驮起花粉时

  身不由己的

  顿挫

  屋檐下

  我已经举起了屋檐

  为秋后连夜不散的阴霾

  ……锯齿状的檐顶,最懂得梳理雨水

  起初是遇风低头的草,然后是

  拼接痕迹明显的瓦

  现在是反复淬火的铁皮

  喧嚣和繁华是隐藏于

  字里行间的部分

  被频繁邮寄,在耕与收之间

  在江与山之间。我不知道,有多少人

  不低头。像我一样

  长时间站在屋檐下

  ……偶尔掀开那卷粘稠的珠帘

  呈现在眼前的,有时是茬口参差的过往

  有时是悠然的南山

  苞米花

  在金黄的热浪中,我看见

  每一粒苞米,都膨胀了身子

  而透过略粘稠的花瓣

  我看见玉米地里,有人

  探了一下头。如果始终弯腰

  她便是大部分人的原型——

  命里藏有多舛的黄金

  ……从春到秋。就这样弓着身

  被丰收诱惑,被风

  吊哑了嗓子,被天灾人祸

  严刑拷问。如果挺直腰

  她便因生产

  而成为真正的母亲

  ……连同孩子被投入到同一个

  铁炉里。周围密集着

  躲不开的火

  直到“嘭”的一声,炉盖开启

  金黄在热浪中滚落

  每一粒都膨胀了身子

  笑靥如花

  景阳冈

  三碗之后,就不喝了,就摔碗上冈

  亲爱的,不用替我担心

  路上野花烂漫。

  每片花瓣,都跟着

  香甜可口的后缀。而爱的真相

  风吹草低才能见到

  亲爱的,今夜我听你的。不打马

  只徒步。让爱随着山势,慢慢

  蜿蜒。慢慢倾听

  月亮弹琴,星辰在弦上

  咿咿呀呀学步。亲爱的,我知道

  打虎要趁醉。柔肠断尽,天就亮了

  我多想始终在梦里

  醉成一汪泉。你每眨一次眼,我的泉水

  就可以草木一秋

  雨朦胧

  ……落向低处的雨水

  如此嘹亮,汇入世事的凹处

  先是小的,再慢慢撑开

  大的。从白银纳西面开始

  一汪汪的,眼里照得见的阴晴

  蓄满后向东漫溢

  再向东两里就是坟茔

  坟茔之外是远山,层层

  黛色的雨雾

  如长久捆绑后留下的勒痕

  石碑、炊烟、晨钟暮鼓……

  倾斜后的漩涡取之不尽

  ……雨中的凡尘如此辽阔

  人人执伞如仗剑

  来无影,去无踪

  在新生与老去之间,都要配上

  只有英雄才有的波纹

  一条河

  有时回忆,不只是

  回忆。有时要借助寂寞的星光

  捅破

  那层窗户纸。有时,线

  纤细得看不见

  童年、落日、故土、家国

  重的,已没入水底。轻的,在

  波纹上摇晃

  无须抽丝剥茧,这些

  淬过火的血肉,始终在我的身体里

  没有人操控这一切

  快与慢,顺流和逆流

  我一次次掩面,背过身去

  但阻止不了什么

  这条河,总在打碎后迅速复原

  这琴架上恒久的孤独

  你我都无法弹破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