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时光如水,总是无言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4-22 10:25:23 字体:

张志艳

  再回到哈尔滨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突然想到2004年第一次去时的情景,买的早晨第一班车的票,没来得及吃早饭,身边坐着一个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男孩子,如果是情侣就会有一种私奔的刺激,可惜那时候的男孩的腼腆,女孩的矜持,以至于两个人都没有说破,于是那次出行显得过分的拘谨,一路上见到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叫不出来牌子的车子(现在也叫不出来)在公路上飞驰,感觉“车水马龙”这个词毫无准备的就跳出了脑海,对于两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农村孩子而言,大城市的新奇就从飞速的与一辆辆漂亮的车子擦肩而过开始。

  转眼坐长途车的兴奋就被早起的困倦取代,却还是僵硬着脖子不肯选择一个舒服的姿势用睡眠掩饰兴奋。还记得当时是高二,不允许任何人请假,那天我俩还是各自撒了一个谎言得以逃脱,目的当然不是出去玩,而是去医院看一眼当时我们以为很有可能死掉,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的朋友(还好,她还活着,而且活得欣欣向荣),只知道一个医院的名字,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qq,没有微信,更没有打车的钱,于是选择最最拙劣的方式——坐公交。还记得坐的是12路,我们竖着耳朵,怀着忐忑的心情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我们要听的那个站点的名字,眼见着一个个乘客上车,下车,最终就剩下我们两个,才发现坐错方向了,当时心里真是懊恼得很,以至于都没有来得及看一看自己向往了很久的大城市的繁华,好在最终还是到了目的地,还是看到了我们心心念念的朋友。生活给我们俩惊喜,我们俩给她惊喜。世间的事情大抵如此。

  回来的路上,心情好了很多,我说特想吃麻瓜,他说怎么可能这个季节根本就没有麻瓜卖,心里边有小小的遗憾。记得当时似乎就是现在的季节,小小的县城似乎也没有反季的东西卖,所以他说没有的时候我俩都是相信的。然而下车的时候迎面就停着一个卖瓜的车子,每个瓜都像西葫芦一样又长又大,拎着买来的瓜,躲避门卫的检查,我们是跳大墙回的学校,恰好看见甬路上漫步的老班,心里倒吸一口凉气。

  时隔11年,岁月匆匆,好多事情都已经不清晰了,可是还是记得那一年第一次来哈尔滨的感觉,那次有很多的感慨,最大的收获就是以后当我再坐公交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坐反方向,因为我知道,如果方向错了,你要等的东西,再怎么等都等不到。

  2010年毕业,工作,然后逃亡一般地回到青冈,说好了以后要常回去看看的,看看那里的街道,看看那里的朋友,还有第一次看见的时候就非常惊艳的车水马龙。然而工作了,真的就很少回去了,每次经过的时候也是来去匆匆。晚上回到青冈,初中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工作,说感情,说得最多的是生活的不如意。突然发现原来长大了的我们似乎都不那么快乐了,不快乐的原因有很多种,最终大家都被世俗磨得失去了原有的棱角,不知道混得越来越如鱼得水的人们是不是都可以有一个这样的夜晚,能够拿起电话和远方的朋友絮絮叨叨,神经病一般的倾诉,不必计较言辞,甚至可以带出脏字。我的痛苦,无奈,你懂的。说完了,骂完了,明天还要上班,看见阳光就微笑。

  也许,这样,也挺好。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