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袁东瑛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19-04-12 11:15:48 字体:

  袁东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散文见诸《解放军文艺》《作家》《诗潮》《扬子江诗刊》《草堂》《中国文化报》等报刊。曾获“梦。乌镇”诗歌大赛一等奖、“五女山”杯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 《诗选刊》优秀诗人奖、《海燕》诗歌奖等,诗歌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等十余种年度选本。著有诗集《袁东瑛诗选》等。

  向日葵

  选择一条通往山顶的路

  其实就是让自己满坡地向阳

  同一朵太阳花

  在莫奈的手里是释放

  在梵高的手里是索求

  没有一片阴暗不可以救赎

  一束凋谢了光明的葵花

  还有心底的天窗

  一扇,献给他人

  另一扇,留给自己

  寒露

  秋日走得匆忙,落叶归根

  身后的事来不及叮咛

  土为你续情

  从这一日开始,阳光都在树梢上

  假如你需要抬头看天

  我让云散去,风声驻足

  我让茱萸插满怀念的空缺

  再把埋你的土垫高

  今日以后,河水锐减

  西风漫步

  你需要畅快地透透风

  不紧不慢,刚好夕阳醉酒

  刚好手里的菊花茶

  不温不火

  兄弟,我为你搭一座木桥

  “早了水大,迟了水凉”

  十月

  此时,我听到远处的短歌

  却没有看见赤足的女孩

  无边的田野

  滨藜散发垂死前的温馨

  一定是你的尘世经

  历并完整的过程

  看着一把刀,逼近成熟

  除了骨头与灵魂

  一切都可以枯萎

  也可以原谅

  我试着,与十月

  一样的饱满

  一样的金黄

  也一样的危险

  心形玩具

  为这样一个心形的玩具

  我听到最多的就是赞美与誓言

  以母亲的名义

  我试图把它拿来

  贴近前胸,仿佛贴近了

  另一个人的心

  去祷告的人

  虔诚的表情一样

  祷告的内容却不尽相同

  其实,说真话的人一直都热爱谎言

  他相信:谎言说上千遍就

  变成了真理

  我忘记了信誓旦旦的一些人

  却经常想起:那个老于世故的人

  有可能终身都没有说谎

  灰色

  秋深了,风在翻动事物的底细

  一叶草遗失着光泽

  山的对面,阳光渐渐明朗

  很多人淡去了

  又回来

  旧事,却不再重提

  黑的,白的

  总是这个世界鲜明的对比

  而我,只取中庸之道

  在心底,把黑白调匀

  蓝

  我相信:这些蓝最深刻的地方

  是不见底的欲壑

  它伪装成最洁净的样子

  让你想到纯粹,想到干净

  想到这些蓝,也逃避着光芒

  我就有些害怕

  你不知它的海岸线有多长

  也不知暗礁有多少

  垂钓者总在夜晚

  放出一条长线

  而蓝,却像饵料

  安平河

  极目远眺,视线并不远

  这条河是弯曲的

  像躬着背的人

  水却是直的,像心直口快的人

  石头是光滑的,像会左右逢源的人

  一条河,让我充分发挥想象

  径直而去的流淌

  春天往返其中,从未见其欢快过

  冬天来临,她被积雪包裹

  你看不见她身体的凹凸

  起伏的内心

  一条河活着,也许毫无缘由

  也许根本就是

  漫无目的

  水中的石头

  它爱倒影,一座山的或是一朵云的

  也爱落日,余晖在身上

  一点点成为它的黑夜

  爱五月,两岸的桃花

  也爱九月的蜜桃,成熟的甜味

  爱苍茫的白雪,翠鸟叫空了的峡谷

  它有孤独且苍凉的沉重

  谁都带不走的定力

  那天,我选择一块石头驻足

  放上眼睛,细细揣摩

  它的棱角与光滑形成了对比

  仿佛一生充满了矛盾的人

  我想,它的爱恨都在此

  傍水,却不寄生

  只是借水之势,让万物流进体内

  那些环绕,那些冲刷的声音

  还有爬在身上的青苔

  都构成了它

  生活的全部内容

  老妪

  这么多年了

  无人理会她的痛

  身上的疾病与孤独

  给儿子打完最后一个电话

  道最后一个晚安

  把每天要记的日记写到无话可说

  只剩下一句留言:

  “没什么事,我就先去死了”

  坐在叶子里的果实已经成熟

  而叶子已经凋零

  夕阳般落下,黑夜

  正领着一个不知睡在哪里的老人

  需要有一条河在身上流动

  天慢慢黑下来的时候

  天,还是那么热

  这不是激情燃烧的岁月

  而是燃烧激情的一天

  38度,持续不下的高温

  点火就着

  极端天气就像一个极端的恐怖分子

  手里握着火枪,世界在燃烧

  到处都有火灾蔓延

  消息说,雅典的森林大火

  烧了二十多日,很多人无家可归

  或伤或亡

  寒冷的北极圈,不再寒冷

  这颠倒的世界

  我们去哪里?才冷暖可知?

  这比纸薄的人间,不缺贱命

  上天看见欲火,同样也看见了灰烬

  需要给自己降降

  温潮汐的月光,已在深海处避暑

  而我的身上也需要有一条河

  绵长而深地流动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