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陈人杰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19-03-15 10:22:01 字体:

  陈人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获徐志摩诗歌奖、《诗刊》青年诗人奖、《扬子江》诗学奖、珠穆朗玛文学艺术奖特别奖等奖项。作品入选新中国六十年文学大系(60年诗歌精选)、《“青春诗会”三十年诗选》等。三届援藏干部。

  我曾长久地仰望蓝天

  那时候,我曾长久地仰望蓝天

  仿佛无限高处,真的藏着什么

  仿佛仰望是有效的,透明中

  延伸着神秘的阶梯

  大地上的河流、树木、庄稼

  它们以什么方式和天空联系?

  灶边坐着母亲,青稞酿成新酒

  但炊烟并没有真的消失

  它们肯定飘进了空中的殿堂

  天空,肯定收留了大地上的声音

  包括我的仰望

  我看见蓝天俯视着我

  它的眼神越来越蓝

  那时候,我曾长久地仰望蓝天

  那时候我多么年轻、纯洁,仿佛有用不完的

  憧憬,和好时光

  在最黑的夜里我也睁大过眼睛

  我知道会有金色的星星出现

  梦幻的舞台搭在高处,那上边

  不可能是空的

  雅鲁藏布

  整个下午,我在岸上静坐

  潮来往,云卷舒,渐渐地我变成了漩涡

  被沉默无声的湍急收藏

  我要感谢这宽广的河床,以及谜一样的眼睛

  伟大的爱,是一种可以触摸的命运

  一滴水珠就是数个世纪。而我的生命仿佛是

  另一条长河,畅游着不知疲倦的鱼儿

  撒着死亡那不可捉摸的网

  水草、摇晃的皱纹和盐的味道

  当我再一次端视,雅鲁藏布奔流

  高原如码头,如词语们歇脚的厚嘴唇

  卡若拉冰川

  也许它是活的

  如果算上它的泪痕

  以及缠绕其上的飞翔的心

  它像在安度一生中最悠闲的光阴

  连阳光,也解不开被它挽留的命运

  也许它是死的

  用死,锁住那些汹涌、但已逝去多年的雪

  锁着一个没有征兆和变化的

  但我们转眼离开的世界

  或者,它是死去活来的,体内

  岩石和冰一直在争斗

  在轮番取代对方的位置

  黑是本相,白是想象,脆弱的秩序

  被理解为一颗君王心

  千年大锁,锁着雪崩和空旷光阴

  珠穆朗玛

  一

  巨岩有纯净的光

  信仰捐出的身体如雪

  宁静、折叠的梦

  被一只鹰反复展示于天空

  群玉匍匐

  一峰独高,裹挟一颗

  人间无法措置的心

  往宇宙深处遥寄

  呐喊后的沉默没有边界

  雪崩,无生亦无死

  受伤的蓝

  在与不可知的世外对接

  多少宗教枯萎

  多少大海上升,而正飘落的

  一朵雪花是涅槃的全部

  二

  往生即天堂

  道路即桎梏

  世代轮回,想像枯萎

  攀登者死于雄心

  一朵雪花

  它飞翔,带着信仰的重量

  和命运的虚妄

  将一座巨峰安放人间

  尘埃

  尘埃建造着心脏

  万物睡眠

  空旷的家园

  风把大地吹了一遍

  山峦、星芒、胸襟

  都是尘埃

  所以,我的快乐

  和尘埃的快乐

  是一样的

  微不足道的快乐

  视而不见的快乐

  西藏的雪

  在西藏,在一朵雪花的光里

  星星曾有过片刻依偎

  在西藏,在一个女孩的笑容里

  鸟儿曾有过最优美的飞翔

  那是在广阔的天空下

  爱情明亮,人类奔放

  幸福拍动金色翅膀

  而诗歌,不过是一条闪耀细致光泽的锁链

  许多年后,我从自己的手掌里

  饮下往事清澈的水滴

  高原之树

  再怎么生长

  也长不成江南

  它自成逻辑

  自有一生

  从根尖到叶梢

  锁住鹅毛大雪

  风吹不走它的影子

  风找不到它孤独的理由

  西藏的石头

  这石头里有流水、云朵

  和苍茫的群山,有马匹、卷刃、霹雳

  和格萨尔王的精魂

  你既然沉默,我也无需开口

  在深深的遗忘里

  绿叶从来不把身世交付

  碑铭从不替你作出思索

  只有深邃如眸子的星光

  这高原之心告诉我,你曾高高地飞翔

  扎日神山

  清风吹着祖国

  落日照着印度

  拄着拐杖转山的人

  心中是没有国籍的雪

  多么好

  月亮多么高

  多么好

  流水那么低

  格桑花开在神山下

  无用的事物是那么重要

  格桑花

  五瓣八瓣落下

  像牙齿

  去年掉了五颗

  今年又掉了三颗

  一年一度

  落英缤纷

  落英,活着的肉

  被西风吹乱的头发

  我不知道什么蔷薇科

  什么波斯菊

  紫菀、翠菊、金露梅……

  但我知道一朵花

  拥有这么多的笔名

  一条小命不辜负的时光

  芬芳有如幻梦

  魂魄无边无际

  爱着假名

  说着真话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