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东北火炕

来源:绥化日报 2018-11-19 09:46:34 字体:

王贵宏

  住楼房,床再舒服,也想念火炕。在火炕上睡了几十年,我对它的感情,颇像农人对土地,一日不亲近,身心不舒服。在东北,有屋必有炕,炕是屋的主角。火炕是温暖的梦开始的地方,是家最安稳踏实的所在。

  岁月流转,火炕散落在城市的边缘,让怀旧的人梦绕魂牵。有的朋友去有火炕的人家做客,总会在餐前或饭后去火炕上躺一躺,品味一次那久违的舒坦,寻觅一下那蒙尘的记忆。火炕曾是我们生命开始的地方,它饱蕴母亲胸膛般的温暖。

  过去的岁月,山里人家往往以屋大炕大为荣。炕大屋子暖,也显示家里人多,预示着子孙兴旺,多子多福。火炕是房子的中心,防寒抗冷,是一家老小享受天伦之乐的重要场所。最热乎的炕头总是留给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每户人家的炕上都铺着芦苇编的炕席或胶合板,炕上放着炕桌和装被褥的炕琴。炕桌既可用来吃饭喝酒,也可用来给小孩儿读书写字。

  火炕历来有“在睡眠中自然养生”的美誉。白日里干一天活,夜晚在热炕上睡一夜,平时积累起来的腰酸腿疼便会消失。平时家中来了客人亲戚,放上炕桌,摆上酒菜,那份亲情格外温馨。山里不乏搭火炕的高手,他们搭的火炕热得均匀,余热持久,做饭的锅灶连着火炕,煮饭做菜不返烟。室外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屋内的火炕只要做饭烧水烀猪食,炕始终是热的。

  小时候的冬天,在外面玩久了,手脚冻得生疼,这时飞奔归家,趴在母亲烧的热乎乎的火炕上,一会儿就暖和过来了。白天干活再累,晚饭后钻进火炕上热乎乎的被窝,很快便香甜地进入梦乡,早晨起来疲惫全消。搭火炕掏炕灰是父亲的任务,他完成了这一活计余下的便全交给了母亲。母亲需天天围着那个连着火炕的锅台转,天天往屋内抱柴禾,日日烧火做饭煮猪食,一转就是几十年,我们也在火炕上长大成人。

  那时家里养鸡鸭,每年炕上总要孵些小鸡小鸭,母亲照顾它们像照顾儿女一样精心,一天无数遍地查看、翻动,出壳后怕它们着凉死掉,还要在炕头多养些日子,直到那些稚嫩的小生命身子骨硬了,才放到外屋的土地上。冬天的夜晚漫长,母亲常就着昏暗的煤油灯跳动着如豆的光亮,给我们做棉鞋和棉衣棉裤,常常是我在深夜里一觉醒来,见母亲仍坐在炕角一针一针地缝着,她的身影映在灰暗的土墙上,陪着古老的挂钟一点点在时光里移动……

  火炕是岁月的印证,也是温馨的回忆。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