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理论学习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家乡的太平鸟
//suihua.dbw.cn  2018-10-29 10:15:48

边瑾

  太平鸟是老家的一处风景,一幅幅会飞的画,一支支灵动的歌,滴滴地唱着你的晨曲、我的沉思。我站在初冬的公园里,仰视天空上轻舞飞扬的雪花,寻觅流云间娇柔美艳的身影,心头扑棱棱地展开了跳跃的诗句。

  荷塘旁一棵还有绿叶的大柳树,伫立了老家守望孤独的身影,头顶上没有了光耀的日头,脚下也没有了绽放的鲜花,只有失去波光粼粼的秋水,映照一片灰蒙蒙的苍穹,飘逸着一片没有结局的沧桑。

  猛然间,我看到了临街的老房子,这座留存我们记忆的相册,终于抵挡不住岁月的风霜雨雪,支撑不起诺言和温情的重量,在一个雨夜后的黎明,轰然倒下了最初的印象,泥水里早已是一片唏嘘的废墟。

  老房子离我真的不远,身旁这片林子,新栽了太平鸟喜欢觅食的几棵果树,雪色增添了几分清冷,红果依旧垂吊一串串乡音乡情。

  来林子里的太平鸟越来越多了,我对太平鸟的回忆也越来越多了,霜降来临,冬天已到,该有更多的鸟群来这里吃树上的果子。

  树上挂满了许多许多的小浆果,有一些熟透了就落到地下,让小动物们叼来衔去、东掖西藏;没来得及离开枝头的就慢慢地风干了,成为小鸟们的美食,在冬天最冷最饿的时候,果子会帮助这些弱小的生命,度过一道道艰难的关口。

  说来草木的生命真是神奇,春天里漫山遍野的花海,一到秋天就熟成各种野果。老家河套里山丁子最多,密麻麻的果子长在树上,玲珑的样子看着就酸倒了牙齿。生活贫瘠的年代,这可是孩子们奢望的美味,因为这些没有成熟的山丁子,吃起来味道干涩。总有等不及的孩子,把摘下的山丁子拌上白糖放到锅里蒸煮,这样才有滋有味、有酸有甜。成熟时就不一样了,有些树又高又大,小星星一样的果子需要爬树才能摘到,熟透的果实已经发软,吃在嘴里特别香甜、特别柔润。

  比起山丁子,稠李子的样子就不太受看了,黑溜溜的野果子长在树上,只比黄豆粒儿大一点,且薄皮裹着很大的果核,加之甜中带涩的口感,给人一种欲弃还想的怪怪感觉,小孩子们吃的时候会把舌头染紫、牙齿染黑。有经验的孩子总是把很多的稠李子采摘回来存放一夜,第二天吃时会比头一天口感更甜。

  家乡的山上还有一种比山楂小三圈的野果子,我们叫它山里红。秋霜一到,树上的山里红真的红了,一串串、一簇簇,十分醒目诱人。与山楂一样,熟透的果子也很柔软,甜甜的味道特别开胃。

  现在不同了,绿化香化需要大量的果树进城,大街小巷的绿化带里,都移栽了好多果树。可是,没有多少人在意这些又小又瘦的野果,真是观赏他们的花朵,留意他们的秋叶,多少有些落寞。

  这样一来,夏天的城里就有了漂亮的梨花、杏花、山丁子花,结出的果子,有些玲珑剔透,有些红艳可人。至于蓝莓果、刺玫果、羊奶子、灯笼果、五味子,还都在山里不肯进城,树上的果子直让你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太平鸟就是在冬春季节时才飞到这里,鸟群有百八十只结成的大群,也有零零星星结成的小群,灵巧的身影和嘀嘀的叫声,告诉这里的人们它们快乐的日子已经闯入了你们的生活。这时,不论是城里的大人和孩子,都会特别留意太平鸟,看鸟在树上嬉戏玩耍,从一棵树飞向另外一棵树,吃饱了枝头上的果子,再从树上飞向高高的天空。

  来我们这里的太平鸟大概有两种,一种叫大太平鸟,尾尖和飞羽后端呈黄色,另一种叫小太平鸟,翅膀上有一条红色的斑纹,尾梢呈红色。大小太平鸟外表上相差不多,如果你不仔细分辨很难区分开来。我喜欢去看太平鸟,鸟在山丁子树上啄食果子,轻盈地飞、嘀嘀的地叫,清脆明快声音好像是在呼叫其它同伴。鸟语应该知道,它在不停地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彼此衷情。

  是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生存和生活真像一群太平鸟,总在追逐遥远的风景,你也不会像父辈们一样,一辈子守在老房子里,每天的日升而出、日落而息,着实没什么奔头,想想山外的世界,心里就有了到外边闯一闯的念头。也好,树挪死,人挪活,我虽然不喜欢你的离去,但还是在你出行的那天,亲自去车站为你送行。

  从此,我会每天早早地来到这片林子,期待冬天你从远方归来,期待走过树林时,太平鸟是你的身影,告诉我春天来了。一天早晨,我看见一只太平鸟在树林里吃山丁子,好像太饿了,吃了很多的干果,肚子鼓鼓溜溜,当它从树上飞落到草地上时,不知是冷了还是累了,竟然一动不动,即使我走到它的身旁也没有飞走。我觉得很是蹊跷,连忙摘下自己的手套,把它小心地捧起,用合拢的手暖它的身子。不知是我的手暖和抑或是鸟的自身活力很强,太平鸟竟然叫了起来。后来,我把鸟放到树枝上,目送它慢慢地离开了树枝飞走,一会的功夫便消失在茫茫的天际。

  太平鸟成了遥远天空上一朵会笑的云彩,成了清纯的世界里一个念想。有雪有风的日子里,果树林里能等到一只月亮船。雪色浓郁的清晨和黄昏,认知清高,没了风痕,喜欢在习习的微风下,越过冬天的苍茫和苦涩,体味到一个心仪的旅程拥有,一怀暖暖的光芒和问候。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桑胜东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
绥化日报社广告中心 0455-8365027 0455-8365028 0455-8365030
绥化日报社法律顾问 黑龙江千叶律师事务所 张律师 电话:1864556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