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表姐家的桃园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9-19 08:34:45 字体:

擎之

  七月中旬,与弟弟陪母亲去北戴河,看望表姐一家。

  1983年的这个时候,大三暑假来过一次,屈指算来,已经35年了。

  表姐是大姑的女儿,今年68岁,家住拨道洼村,隶属于秦皇岛市北戴河区。

  拨道洼村和许多村庄一样,都进入了城市开发的圈子里,村庄被整体开发,表姐家换来了4处楼房,面积在80—110平方米之间。

  几里外,表姐家还有一片桃林,面积在10亩左右。种桃、卖桃,是他们的主要生产活动和经济收入。为了方便管理,表姐一家在桃林里建了6间平房。几年前,姐夫和外甥如蚂蚁搬家,在附近拆迁旧房子的建筑垃圾中,捡回一车车空心砖以及其他能用的建筑材料,然后,又像燕子筑巢一样,建起了8栋大棚,在大棚里栽种桃树、草莓。春节前后,北方的大地还是一片洁白的时候,表姐家的大棚里,成熟的草莓已经鲜红一片,秦皇岛、北京等地的买家先后前来采摘。再过几个月,大棚里的毛桃、油桃又吸引来一批批客人。

  我在城里长大,头脑里对“亩”没有直观、准确的概念,在表姐家的7天时间里,我每天都在桃园里走上几回,但我可以肯定,我没把桃园走遍。

  大棚南北宽四五米,东西长四五十米,最长的66米,大棚之间有十多米的距离,也长满了桃树。这个季节,大棚里的桃子都卖光了,而大棚外的桃子正散发着诱人的香甜。

  在桃树下钻行,仰头是随处可见的红色的桃子,低下头来,地上也撒满了从树上掉落的桃子,有的是刚刚掉下的,有的已经掉下多日了——它们或腐烂发霉,或被虫鸟啄咬出伤口。

  桃园里并不只有桃树,桃树只不过占了绝大多数。桃园里还有大樱桃,遗憾的是,我们来晚了。姐夫说,你们早来些日子,就能吃到了。李子树上,红李子几近成熟,紫李子也挂满枝头。核桃树和枣树上的果子还是青绿的,表姐说,要到下霜时才能成熟。对了,还有一棵桑树,枝头上挂着将熟未熟的桑葚,树下的地上,熟透掉落的桑葚,黑乎乎铺满了一层。几棵猕猴桃树苗,是懂栽培技术的外甥新近栽培的,同样长得生机盎然。

  桃园的边边角角也都被表姐充分地利用上了,大葱、白薯、秋葵、佛手、玉米、豆角、茄子、黄瓜、辣椒、西红柿……这些,大多数都已经成了餐桌上的佳肴了。

  表姐夫今年71岁了,是一个干瘦的小老头,但却是一个特别能干的小老头。

  他与儿子用捡来的一车车砖石,起早贪黑,砌起了8栋大棚,又在桃林外砌起了围墙,将“桃林”变成了“桃园”。然后,父子俩像照看孩子一样,精心地培育着这些树木和秧苗,期盼着它们能够结出更多的果,换来更多的钱。

  7月,正是桃子上市的时候。每天早上5点,表姐一家就起来了。外甥宏久帮助媳妇春丽把前一天傍晚摘下的桃子装上电动三轮车,由春丽运到海滨去销售。然后,父子二人就一头扎进桃园,干起了“总也干不完的活”。我们在表姐家的几天里,大部分时间都是阴雨绵绵,我劝姐夫,趁下雨,歇歇吧。姐夫说:“晴天有晴天的活,雨天有雨天的活”。外甥懂园艺栽培技术,每天除了摘桃,就是剪枝以及干一些我说不上来的技术活。春丽卖桃很辛苦,风吹日晒雨淋,每天晚上都是九点钟左右才能回家,晚饭都不能跟家人一起吃。

  而一家人的一日三餐,就非表姐莫属了。除了一家人的饭菜,表姐还要操心家中的猫狗和鸭子的肚皮。

  表姐家养了五条狗,分别拴在桃园的不同地方,相当于做了桃园五个片区的保安。养猫是为了防鼠。可惜,那只一根杂毛也没有的大白猫,在我们离开的前两天“失联”了,我们四处寻找,不见踪影。

  对了,差点忘了外甥女,会玲。表姐一家四口(应该是五口,孙子杨鹏远在保定学院读大一,今年暑假去阜平县参加共青团河北省委组织的社会实践活动,是个很优秀的孩子,可惜没见到)一天天都是在忙碌中度过。外甥女会玲总是来娘家,帮妈妈做饭,替嫂子洗洗涮涮。

  现在,表姐的桃园周围无一家居住,邻居们都搬到了城里的楼上,他们的住房都已经拆掉了。桃园西面不远处,建筑工地的车辆正在忙碌着,据说,要建别墅群呢。

  我和弟弟都衷心地祈愿,城市建设的步伐再快点,早日迈进表姐的桃园。那样,表姐和姐夫就能好好地歇歇,享受一下晚年的幸福了。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