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中省市直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国内新闻
“泥人妈妈”背着16岁脑瘫儿子摆摊
//suihua.dbw.cn  2018-08-08 09:42:52

  周扬琼给儿子喂水喝。

  周扬琼背着儿子收摊。

  周扬琼在捏泥人。

  7月31日,清晨5点过的成都宁静而安详,都市中的人们大多还在睡梦中。这时,周扬琼已经背着儿子罗浩(化名)来到市中心一处地下通道摆摊卖捏泥人了。“每天早上4点过他就要醒,醒了就闹着出门,不出门他就哭个不停。”因儿子患有脑瘫,今年53岁的周扬琼不论走到哪儿都要把儿子背在身上,这一背就是16年。她不离不弃地照顾儿子,用母爱为儿子撑起一片天。

  祸不单行

  “儿子患病,丈夫离家,真的觉得好绝望”

  2002年,罗浩出生在宜宾南溪县老家。不知是先天原因还是后天接生不利,刚从母亲周扬琼的肚子里出来,罗浩就一身发乌而且不会哭。一家人赶紧把他送医院抢救,可住了一个多星期也不见好。“医生说这娃娃患的脑瘫,治不好,继续呆在医院只会让一家越来越穷。”周扬琼含着泪把孩子抱回了家。但她并没有放弃给儿子治疗,喂糖水、按摩、熏草药……各种偏方她都试了个遍,但是孩子的病情依旧没有好转。

  祸不单行,不久后,丈夫开车出了车祸,为了赔偿别人不得不变卖家产。“房子都赔给别人了,一家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爸本来就不想要这个病娃儿,借着去外地打工离开了我们。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好绝望!”周扬琼说。 半年后,她带着儿子去浙江打工,服装厂老板不同意她带着孩子上班,周扬琼只好在附近租房子在家上班,一边做衣服挣钱,一边可以24小时照顾娃娃。“当时有人劝我,这个娃娃会拖你一辈子,不如把他送到一个机构,你还可以有笔积蓄。”周扬琼最初没搞懂对方的意思,后来才知道那人是劝她把孩子送去卖器官,她拿着扫帚把对方赶出了家门。

  四处寻医

  “娃娃是自己生的,不管有多难也不会放弃”

  周扬琼没日没夜地做衣服,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双手让母子俩的生活过得更好。但是,2012年一天,她像平时一样早起穿针准备工作,可是这针怎么也穿不进去。到医院检查才发现,她的眼睛因长期劳损,视力下降严重,不能再继续做这份工作了。她只好带着儿子回老家。

  2013年夏天,周扬琼听说北京一家医院能治儿子的病,她便马上买了火车票去北京。为了节约钱,她晚上和儿子露宿街头,白天顶着烈日卖水。“医疗费太贵,看了半天也没医好。不过那个夏天我卖水挣了一万多元钱!”周扬琼乐观地说。

  在北京,她又听病友家属说,山东有个按摩的医生很好,通过物理疗法能把娃娃治好。周扬琼又背上罗浩前往山东求医。她一边陪同儿子理疗,一边潜心学习师傅的按摩技法。“我又多学了一项手艺,以后找不到工作可以去做按摩。” 为了给罗浩求医,周扬琼跑遍了大江南北,有时她们露宿街头,困难时还曾沿街乞讨。周扬琼说,她和儿子在当地民政部门每月大概能领到300元补助,但对于她俩来说实在不够。有人说她傻,只要肯放弃这个娃娃就能过正常人的生活,可她说,娃娃是自己生的,不管有多难也不会放弃。

  泥人妈妈

  “靠双手养活自己和儿子,还是觉得快乐的”

  如今,每天早上5点过,母子俩就会出门,除了要背着罗浩,周扬琼还要拎着大包小包,“罗浩的衣服、裤子必需带两套,因为他总流口水,在外面打湿衣服不换会感冒,尿布湿还要带两个。他自己坐不稳当,出门必需备一个有靠背的折叠椅和两米长的绳子。”这些儿子的必需品收拾齐后,还要带上周扬琼“糊口的家当”:捏泥人的材料和摆摊用的箱子等。

  准备妥当后,周扬琼会先将儿子背在背上,接着用两米长的软绳把他绑在身后,然后把其它东西放在一个小拖车上拖走。来到摆摊点后,她先把儿子放在折叠椅上绑好,再开始捏泥人。“最近天气热,每天要给他带几套衣服出来换,不敢让他感冒,看病贵,划不着!”她一边捏着泥人一边说。

  “之前,我是卖塑料玩具,但是生意不好,经常卖不出去。后来我看到捏泥人的师傅,就向他请教。师傅看我肯学,我们母子俩又可怜,就教我。”周扬琼说,“以前卖玩具还要进货、压钱,这个手艺都在自己手里,没有资金压力,而且好卖。”如今,她会捏小猪、玫瑰花、小兔子……每个从1元到10元钱不等。“喊价10元一个,但有些小孩想要,父母不肯买,我1元钱也卖给他们,免得小朋友哭,大家高兴就好。”周扬琼说。

  上午11点,她会停下手里的活,给儿子按摩一个小时,每次按完她都满头大汗。罗浩虽然比一般16岁的少年瘦弱很多,但一直抱在怀里还要翻身按穴位,还是很累人。午饭后,周扬琼继续捏泥人,直到下午5点会再给儿子按摩一个小时,然后收摊回家。她去上个厕所,也会把罗浩抱在一边,用绳子把他固定住,一刻也不让儿子离开自己的视线。 周扬琼说,现在一边带儿子一边涅泥人,虽然辛苦但她很知足,“儿子活过了医生说的年纪,已经赚了!”16年,24小时不离身,周扬琼却从没埋怨过。儿子已经“长”在了她身上,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别人怎么看不要紧,丈夫不认娃娃也没啥可怨恨的。只要他在一天就要好好照顾他一天。现在我能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和儿子,还是觉得快乐的。”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编辑:刘申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
绥化日报社广告中心 0455-8365027 0455-8365028 0455-8365030
绥化日报社法律顾问 黑龙江千叶律师事务所 张律师 电话:1864556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