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黑白电视机的记忆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8-06 09:20:18 字体:

王风英

  上世纪70年代末,电视机绝对算得上是奢侈品。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看电视的场景。那是在父亲单位的办公楼门口,一台黑白电视机吸引了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人,小小的电视机前黑压压的一片,那场面绝不亚于看一场露天电影的人数。那天,我和几个同伴夹杂在人群里挤来挤去,却怎么也挤不到电视机前,勉强从人缝里看电视屏幕的一角。

  其实,那天究竟看了什么节目并不重要,关键是我终于看到了电视——一块小小的屏幕上居然浓缩着那么多鲜活的人物,真是太好玩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在心里期盼着,什么时候我们家也能拥有一台电视机啊!大约过了两年时间,黑白电视机终于开始走入寻常百姓家。当父亲把一台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搬进了家里,顿时给我和弟弟带来了无比的欣喜,因为晚上看电视再也不用到外面和别人挤来挤去了,每天只要候在家里就可以看到清晰的电视屏幕了。那时看电视,不管新闻联播还是电视广告,我们一个节目也不舍得放过,直到电视播音员说:“谢谢观看!再见!”我们才极不情愿地离开电视机。

  再后来看电视,我们便开始有所挑剔,比如那些垃圾广告就很令人厌烦,而我最喜欢看的则是电视连续剧。《霍元甲》《射雕英雄传》《血疑》也就是在那时走进了千家万户,走进了我的心里。我时常感叹,也不知剧中的男女主人公到底施了什么魔法,他们总能让我哭、让我笑、让我痴……为此,弟弟总是嘲笑我。

  一次,正在播放电视剧《血疑》,我正看得如醉如痴,弟弟非要换台看足球不可,我哪里肯依,争执不下,不知道怎么居然就跟弟弟动起手来,等打完架,才发现弟弟的身上脸上被我抓出了许多的手指印,当然,我也被弟弟踹了好几脚。这时母亲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我和弟弟打架,母亲立刻严肃地批评我们说: “你们两个人真是不像话,怎么一点都不懂得谦让?一个不懂得谦让的人,以后又怎么能立足于社会?”母亲的话虽不多,但很严厉,我和弟弟立刻感到无地自容。正是因为这件事使得我们在以后的生活当中,懂得了互相谦让、团结友爱,也使得我们在以后的社会生活当中受益匪浅。

  如今,改革开放四十年,人们的生活水平日新月异,黑白电视机也早已被彩色电视机所取代。我家的彩电也在逐渐“变脸”,先是17英寸接着是40英寸,现在则是60英寸,而且屏幕也由过去的普通平面逐步变成了超平、直角平面的等离子电视机了。而黑白电视机的时代早已离我们远去了,但有关黑白电视机的故事却永远留在了我们的记忆里。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