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行进芦花谷(三章)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7-09 08:58:19 字体:

张玉泉

  行进芦花谷

  走不出芦苇海,汹涌、诡谲、波澜壮阔。我想站成一棵纤弱的芦苇,感受西夏的风雨,西夏的悲凉。

  没有头顶的风可以留住,没有温柔的云朵可以留住,没有一个王朝可以留住。

  起伏成一段悲欢交杂的历史,起伏成生活的苦痛与辛酸,起伏成一棵草应有的高度和折服。

  我爱这波澜不惊的草丛,我爱这陌生的陆上之海,我爱这白发苍茫的梦境,我爱这细碎的叶脉相扶成世纪的温存。

  如果可以开花,我不再用她比喻忧愁。我用它比喻爱情,我用它比喻火焰。

  白色的火焰,灼烧在我身后的远古的王国,点燃了一个民族的信念。

  芦苇之海

  我坐在芦苇丛边,他们脚底下的水如此阴暗、庞杂,倒下来的芦苇叶子,腐烂在水面上。

  芦苇生在水上,走在水上。水就是他们的童年,他们的故乡,他们的梦境。

  我沿着芦苇丛中的栈道,行进在苍茫的芦苇之海。白色的海浪在风中起伏,听到浪花的声音,在芦苇的身体内部,发出了细碎的歌鸣。

  漂浮的绿色,将阳光托起在水面上。芦花的苍白,与远古的渡口,听不到爱人的呼喊,看不到摆渡人。只有一只无声的鸟雀,独自在芦苇之上泅渡。

  我是自己的行军者,我是自己的将军和士兵。我听到今日与远古、现实与理想的厮杀,历史就是这片生死相依的芦苇之海,不断的生死交替,不断的湮灭和生长,不断的寻找属于自己的战场和冲锋。

  那是一声柔情的芦笛,在儿子的口中吹响,吹响我内心不定的漂泊,吹响我中年的思乡,吹响我走出芦花谷的信念和勇敢。

  芦花的火焰

  芦花的身体挡住眼睛。我看到芦花的火焰,在谷中燃起。

  飘飞的是芦花的目光,走不出芦花谷的柔情,走不出芦花谷的怀抱。

  我爱上了芦花的飘逸,芦花的飞白。

  那是大雁的阵脚,掠过天空的白云。那是情真意切的情书,在广袤无边的湖水上书写。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