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父亲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6-11 09:13:24 字体:

高振杰

  父亲准时从一扇烟熏火燎、被塑料布、破布缠裹的门里进出。千层底张着嘴,深一脚浅一脚趟过生活的大小沟渠。劈柴,担水,铡草,拾牛粪,种五谷,打毛荒。

  父亲宽厚结实的背以及暖怀,种满爱的温床,三朵童年小花无忧无虑地开了。多年以后,三枚果实脱掉青涩羽衣,战战兢兢站到父亲队列,擦着一根又一根火柴,总是点不亮自己。

  反复纠正角度,依旧与父亲隔着一段破茧成蝶的距离。忍不住搬来梯子,踮起脚尖,透过厚厚的时光屏障,遥望那座名为父亲的桥梁以及山岗。

  父亲把一袋袋粮食、草料运回来,喂养雏鸟,耕牛。把黄土、茅草运回来,扶正倾斜的墙垛,修补生活的漏洞。把土坯、葵花秆运回来,搭火炕,玉米楼,搭建日子的高度与广度。

  父亲拆开一摞方块字,取出横平竖直,在一茬又一茬新苗里卖力比划。那块青青麦田,被父亲成功转型。桃李竞相拔高,有的开花,有的结果,有的在赶来的路上。

  父亲是旋转的陀螺,乐此不疲。扎高粱头锅刷,刮扫帚糜子,在码好的酸菜缸上撒盐,雪埋猪肉。父亲每完成一个仪式,都要端起老白干,和着酸甜苦辣一饮而尽。

  父亲待人大方,对自己小气。无论力气,农具,新打的穿衣柜,粮食,学问,有求必应。却不肯给自己添一两棉花,一双尼龙袜,一勺土豆萝卜汤。拉架扯断的一截白的确良衣袖,被母亲厚厚地唠叨包裹。

  搀扶横卧砂石路上的酒鬼与摩托时,跌了一跤。膝盖上的淤青与隐痛顽固守着驻地,迟迟不肯离开。

  父亲很吝啬,吝啬时光,吝啬称呼。父亲一次又一次打开自己,掏出慈悲,掏出怜悯,掏出满腔的正能量以及大爱,直到把自己全部搬空。

  父亲把一切跟他有关的符号,全在那个暗哑的冬天狠心掐断。父亲累了,睡了。一直睡到尘埃里,再也唤不醒。

  时隔多年,我始终不愿接受父亲住进那个叫永恒村落的事实。

  父亲,可否抖开沉重的包袱,让我做一次纯粹的小棉袄,温暖你不断坠落的冬天。

  父亲,可否给我一炷香的时间,等我用针线缝补你心灵多处破损。就像当初我远行前,你用一个大塑料旅行袋,将我的粗心蓄满。针线包,纸笔,黏豆包,熟鸡蛋,瓜籽,油茶面以及酱黄瓜,贴满父亲的标签,插上爱与关怀的羽毛,从细密的针脚里飞进飞出。

  父亲,我只需在一盏茶的间隙,一边为你洗头擦脸,一边把多次呼之欲出的心声,一次性说完。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