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手艺人杨黑姑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6-11 09:09:24 字体:

闫建军

  手艺人杨黑姑,至今我都记忆犹新,现在想起她,仍是历历在目。

  杨黑姑个头不高,皮肤黑黑的,长相平平,性格开朗,短头发,像个假小子,直言直语,说一不二。也许是长相不好,或许是没有正式工作的缘故吧,始终找不到对象,她也不知愁,整天地忙来忙去。她究竟大名叫什么,大概很少有人知道。有来挂马掌的了,就站在前院大喊一声杨黑姑——北堂屋里就听到了她爽快的应声,然后她就从北屋里跑了出来。

  每次都是这样,周而复始,一日复一日,她始终就是这个性格。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东北山区运输全靠马车,大街小巷到处可见马车在拉运货物。特别是冬天,要早早给马挂好马蹄掌,这是为保护马蹄子和防止马在冰雪路面上打滑给马穿上的“钉子鞋”,就是在马的四只蹄子上打上铁钉,保护马蹄子,防止滑倒。

  杨黑姑就是给马挂掌的手艺人。女人能给马挂掌?能。而且杨黑姑是杨家马掌的第三代掌门人。当时,城里有三家马掌铺,唯有坐落在城东门的杨家马掌铺热闹,马车、驴车和牛车都到杨家马掌铺去挂掌,就是农村进城的马车到大车店后,也是卸了马牵着去城东找杨家马掌铺去挂马掌。其实,大车店的对门就有两家马掌铺,可马车老板子们还是舍近求远地跑到东门的杨家马掌铺去挂马掌,可见杨家马掌铺多有名望了。

  据杨黑姑讲,杨家马掌在晚清时期就很有名望了,那时是她的太爷掌门,杨家马掌就以钉小坚硬耐磨而出名,尤其是一些大宅门的马车也都来杨家挂马掌,杨家马掌的名气就一天天大了起来,生意也一天天红火起来。后来传给了爷爷,据说爷爷还给东北抗联战士们挂过马掌呢,那时形势紧张,爷爷一看马掌,就知道是深山里的马,知道是抗联的马,都心照不宣而已。走时,爷爷会偷偷送一些药品和干粮给他们。再后来马掌技术就传到了父亲手里。在父亲那辈,杨家马掌进一步提升了标记,用掌钉蘸火的办法,有意挂上了青蓝色,青蓝色自然均匀,泛泛发光,成了当时小县城马掌界的独特品牌。上世纪70年代初期,杨黑姑的父亲感觉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就决定提前培养继承人,原本是要传授给杨黑姑的哥哥杨大黑的,可偏偏杨大黑在秋天得了一场脑膜炎,好了后就变成智障人了。杨黑姑的父亲无奈,给杨黑姑长发剪掉,剃了小子头,把家业传给了杨黑姑。据说,那时祖传技术都是传男不传女的,可杨家马掌还是传给了年仅二十岁的假小子杨黑姑了。

  杨黑姑很钻研,学得也快,在老父亲健在的头一年,就已经掌锤了。她烧的马掌钉棱角分明,颜色纯正,过火不软不硬,恰到好处,尤其是掌上功夫更是过硬,一锤一钉,不深不浅,不伤蹄肉,不穿帮。

  在谈起手艺时,杨黑姑说,马蹄掌这手艺在公元前五世纪游牧部落时就有了,特别是在唐宋时期,骑兵们为提高战斗力、防止马滑倒,都要用马蹄掌的。那时的马掌粗燥,铁质不好,经常断裂、甩挂。现在的手艺提高了,挂马蹄掌不仅仅是骑马防滑倒了,更多的是配合车使用的。而为了恰到好处、耐用,马蹄掌要根据多种环境和马蹄大小来确定尺寸,大了不行,会穿帮,挂不住,马蹄子一用力就会甩挂。小了也不行,会伤蹄肉,马走起来不便。尤其是钉头,要耐磨,这就需要火候掌握的手艺了。蘸火大了不行,钉尖会太硬,不好盘弯,盘不上弯,马掌铁会不结实。蘸火小了也不行,钉头会太软,不吃硬,几天就会被路上的砂石磨秃,蹄子就会打滑。所以,杨家马掌在设计上很讲究,因马而异,多种选择。普通型的马掌钉头部分是呈扁方箭头形,下部分似锥子尖状,约5厘米长,马掌铁呈U形,这个就有分寸了,要分大、中、小号,上边分布6至8个马掌钉眼,供随意选配。

  我见过杨黑姑挂马掌的手艺,那时我还是个十岁的孩子,放学后就去马掌铺捡废弃的马掌钉玩,那时孩子们没什么娱乐的玩具,女孩子跳口袋,男孩子就玩马掌钉,玩法也很简单,就是几个孩子在地上画两道三米多的线,把马掌钉摆放在一断线上,用脚使劲一划,看谁的马掌钉接近对面的线就赢了,所有的马掌钉就归赢家了。所以,一放学我们就都跑向马掌铺捡废弃的马掌钉,有时正赶上挂马掌,我们就会蹲在旁边耐心等新拔下来的旧马掌钉,看着杨黑姑挂马掌。她挂马掌很麻利,动作特别熟练,两只胳膊粗壮有力,先是麻利地把马用绳子绑在架子上,用绳子把蹄子吊起来,扬起蹄掌看看,就知道用多大的马掌铁了。然后,用烧红的烙铁在马掌上一烙,呲啦一声,马蹄子烙出的烧焦味四溢,趁热,马上用刀把上边烙软的蹄甲削下去,然后,把选好的马掌铁靠在已经用刀削平的马掌上,抓一把马掌钉,依次把马掌钉打进马掌铁的眼里去,杨黑姑打掌锤子很有准,她把马掌钉稍微向外倾斜地往里打,这样就不能直接打进马蹄子肉里,一锤子下去,钉尖就会很准确地在马掌的厚甲外边沿窜出来,再用特定工具把钉尖盘弯打靠,马掌就打完了。一匹马四个掌,十几分钟,杨黑姑就完成了。

  一次,一位六十多岁的老汉赶着单匹毛驴子车来挂掌。杨黑姑到毛驴子前一看,说,不能挂。老汉问咋?杨黑姑说,驴子揣驹子了。那咋?老汉又问。不挂!杨黑姑声音高了,还问,你有心吗?不该让它干活了!老汉叹气,是啊,我知道,我也不想让它干活了,可是,不干咋整啊!我无儿无女,老伴还在住院,后天又要开药了……杨黑姑看了看老汉,没吱声,从怀里掏出二十元钱给了他,问,够不?老汉连连说,够了够了,可我哪能收你的钱啊!杨黑姑将钱塞给他,说,别让它干活了。老汉眼含着热泪手里攥着钱,站在那里许久都没动。

  杨黑姑心善,干活麻溜,手艺又高,每天来挂马掌的人很多,她的名声也越传越响了。其实,真的是名不虚传,杨黑姑挂的马掌得却是又快又好,马也不疼不闹。其他几个马掌铺挂得不好,马掌钉没有准确地打进马蹄子的厚厚掌甲里,而是打进马掌的肉里,马总是疼,不老实,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的,用不上力。所以,大家都纷纷到杨家马掌来挂掌了,成了杨家的马掌客户了,不久,那几家马掌铺就黄了。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城里的马车少了,汽车多了起来,杨家马掌被冷落了。直到进入80年代末期,马车就悄然退出了市场,杨家马掌铺也就黄了,这一古老的马掌技术就这样销声匿迹了。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