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日报头条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母亲的电话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6-04 09:58:27 字体:

墨凝

  新年过后的一天,我和几个朋友在一家小餐馆喝酒,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我刚一拿起,那边竟然挂断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还以为又是什么“中奖”之类的行骗电话。这样的电话就是这样,晃你一下不等你接起来,就迅速挂断了,等你打回去。可是不一会儿,电话又响了,还是刚才的号码,不接,就很执着地响着,赶忙接起来,怎么也没想到电话那边竟然是母亲。我叫了声,妈。就站起来往饭店外面走,饭店里太吵了。

  母亲家里没有电话,每次打电话,母亲手里都捏紧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到村里有电话的人家求人给打,又不能总求一家,所以每次母亲打来的电话号码都是不同的。这次母亲是在我妹夫家里打的,妹夫第一次拨通手机后,在递到母亲的手里时,母亲的手有些抖,电话没拿住就掉在了地上,捡起来又重拨。

  自从我和妻子离家千里,在黑河谋生以来,母亲打来的几次电话我几乎都记得很清楚。母亲第一次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还在中央大街摆地摊,电话打到路边的电话亭,我跑去电话亭,母亲在电话里说听说你俩老打仗,外面不好过,就回来,别总和你媳妇吵架,让着她点。

  刚来黑河的时候,生活的秩序被打乱了,一直在乡村的我们从没接触过生意,再加上人生地不熟,就是摆个地摊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考验,就像刚刚开工的工地,一切都凌乱得让我们摸不着头绪。这样的生活让我们惶恐不安,我们来黑河是背水一战,妻子辞了8年教龄的小学老师一职,两间草房也卖了。我们已经无路可退,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再也无法平静了,为了最初的选择或一点小事,我们争吵不休。

  母亲第N次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已经学会了经营也理顺了生意,开了一家俄罗斯商品店,收入还算稳定。母亲像拉家常一样问东问西,当得知我们一切都好的时候,母亲才如释重负。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一直放心不下。

  每次回老家,面对母亲满头花白的头发。我真的很愧疚,自己没有能力在母亲身边尽孝,让母亲过上幸福的好日子,却时刻让母亲操心和牵挂。

  每次离开,母亲都把我们送出大门外,千叮咛万嘱咐,然后站在路边,目光里全是不舍。走出很远,回头去看,母亲还站在那里,身影显得是那样孱弱和瘦小,再回头,母亲依然站在那里,再不敢回头,因为我的泪水已夺眶而出。

  去年8月末,妻子提出和我分开,并说,假如你真的还爱我,就放手。我无话可说。可我有个条件,就是我们分开的事情不能公开,更不能让我的父母知道。这样的结果真的让我很难面对,特别是我的父母,他们根本无法接受。

  分开不久妻子要回趟老家,我给她打电话说,你路过我父母家的时候,请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面子上,或看在母亲做过一回你婆婆的情分上,一定回去看一看,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们的事情能瞒多久就瞒多久。我们可以愧对一切,决不能愧对老人,不能让老人为我们的事情伤心。

  但是妻子没有去,为此我没有丝毫的怨言,毕竟生活不是演戏,妻子也不是演员。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都是她的权利,我不能过分地要求她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当父母得知儿媳回了老家,近在咫尺却不登家门,就预感到了什么,得了脑血栓的父亲拄着拐棍站在大门外抹眼泪。虽然如此,可母亲还是不相信一切是真的,就打来电话问,你俩到底怎么了?我硬是咬着牙撒谎说我们真的没怎么!假如谎言能安慰人的心灵,但愿母亲能一直相信我的谎言。

  新年,我不敢回老家,我怕,怕病中父亲的眼泪,怕母亲伤心的叹息,我怕,很多很多的怕,让我独自躲在小城的钢筋水泥中,听着外面的爆竹声声,不敢去回味一家人久别后团聚的温暖。

  今天,母亲忽然打来电话,轻声问:你怎么样了,小子,还好吗?一切妈都知道。

  母亲叫着我的小名,她依然把我当成了孩子,一个不听话也不让她省心的孩子。

  那一刻,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母亲越是不责备我,我越是心里难受。母亲一定心如刀割,才故作平静,因为她不想给儿子压力,让儿子更加痛彻心扉。握着电话,我连一句“妈,我很好”这样模棱两可的词都说不出来。即使说出来,母亲也不会相信我真的就很好,知儿莫过母。

  这个时候最需要安慰的应该是母亲,可母亲却反过来安慰我。假如人生能重新来过,我会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绝不草率和轻易去做下每一件事情,因为被伤害的绝不仅仅是自己。

  放下电话,满脸泪痕的我久久地站在寒风中,穿过城市的灯红酒绿,遥望家的方向。我想起小时候,做错了事情,躲起来不敢回家。黑夜降临,在自己最孤独最害怕的时刻,母亲的声音总会及时传来——小子,快回家吃饭啦,小子,快回家呀,你爸不打你啦!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