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坐水观鱼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5-26 12:26:39 字体:

闵凡利

  在水中,鱼把自己游成五月的榴花,绽放着生命那无边无际的光华。那火苗一样燃烧的激情会让你感到所有的一切竟是那样不堪一击。你虚幻出的梦想就似海市蜃楼、就似昙花一现、就似用冰雪雕出的楼房,在六月炎炎烈日下轰然倒塌。这个时候,你才知道什么是真实,你才会心平气和,你才会知道你以前的追求和努力是那样的荒诞,是那么的不合时宜,你的痛苦就会是汹涌的波涛,漫无涯际地淹没你。在痛苦和磨难里,你总是相信自己是风中的旗,用不屈和顽强昂扬出自己鲜活的性格,喊出自己那铮铮带有金属质地的声音。

  平静吧!

  我知道你伤痕累累,伤口似斑马的花纹一样开满了你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就似三月那满天遍野的花朵灿烂着它的季节,所有的芬芳铺天盖地,我知道,那是你的苦与疼,灼烧着你脆弱而敏感的心灵,你无法平静,好似山顶上滚下的一个碌碌,无法停止自己那一往无前的脚步。这个时候,所有的忠言,所有的挽留和阻挡都似一面纸做的墙,在你的脚下被轻而易举地跨越,直至山脚下的一个泥沼,那臭气哄天的淤泥才留住你仆仆风尘的雄心和壮志。于是你失意,你哭了,泪水似六月的梅雨,连绵了那个季节,使那些日子的脚步泥泞起来。

  你总是感觉你走不出这个季节,因为这个季节使你万念俱灰,你所有的奋斗与心血都在这个季节化作一缕青烟随风而逝。其实,这个时候,你最好的办法就是走出屋子。屋外有茁壮的阳光。当然阳光的笑容依旧那样慈祥那样宽容、那样含蓄那样高深莫测,那样让人周身生出暖意,荡起幸福甜蜜的韵致。这个时候,你最好什么也不要想,就如现在,端坐在池塘边,看水,水在荡漾,荡漾出水的波澜。那时鱼就把水游成了一种滋味。

  踏上征途是每个生灵注定的路。你别无选择。就似鱼在水中游泳,游出水的鲜活。这是水的幸福。是水充满灵性的所在。当然,鱼的辛苦鱼的欢乐都付之于水。于是水因鱼而清鱼因水而活。鱼把生命的歌声嘹亮成水的魂,摇曳成粼粼的波光,活在观者的目光里。

  于是你就为鱼幸福。透过水面,你双目深情地望着那庄稼一样饱满的鱼,你想在水中游泳,这是鱼注定的命运,就似脚,一出生就得走路,无论晴天还是雨天风天雪天,都得要走下去,谁也修改不了。这时,你不禁为脚悲哀,你明白,脚儿地走动是为了自己长大,是为了更快地融入泥土。这时,你仿佛恍然大悟,你猛然发觉鱼在水中其实是在安慰一个骗局,无论鱼游得多么欢畅多么幸福,但鱼永远是桌上的一盘美味,最终以一种优美的姿势游入人的腹中,然后又游回土地,变为一滴泥土。就像人从一枚精子变成人又变成一杯黄土那样让人欲哭不能欲笑不得。

  这时候,那尾鱼摆动着她妩媚的身姿,在你跟前来来回回地穿梭,那一身的天真和无邪就像刚刚踏上征途的你。那时你全身透明,晶莹得似一块水晶。那时,天是那样的蓝,水是那样的清,草是那样的绿,所有的一切都值得你去放声高歌。那时,你觉得活在人世间真是件幸福无比的事。你接触过的人都是你的亲人,你相信佛经上那句话:千年修来同船渡。你相信周围那么多动人的笑容和亲切的微笑是多少万年修来的。这是缘,于是你倍加珍惜。你相信你身边的每一个人。你就用刀剜开自己的胸膛让他们看你心的颜色,去品尝你的血是否有腥气。他们喝了你的血说不腥你就会手舞足蹈,说有腥气时你就会如丧考妣,他们的每一句话都会让你受宠若惊,包括骗子包括赌徒包括妓女包括女巫包括双手粘满鲜血的刽子手。你帮他们数钱,数你的卖身钱,你把钱数得一清二楚分文不少,然后再放入他们的口袋。他们的口袋很深,似一口永远填不满的深渊,那时你就有些惊愕,你不明白他们要这么深的口袋干啥?你看到他们香肠一样肥厚的手拍你的肩,亲切地拍打,之后说真乖、是个好孩子之类让你甜蜜无限的话。这个时候,你满脸三月桃花的绚丽,你的笑声似大珠小珠落玉盘般清脆动听,响彻了那个季节。当然已近深秋,树叶开始鲲黄,天空开始高远,就有风儿开始刮起。风开始很稳重,也很清澈,似开春的溪水漫过,凉津津妙不可言。可过了不久,风便浑浊了,便有一些硬硬的东西长在了里面,像树枝,又像石块,扔打得你的身上出现伤痕。

  这个时候你还没有觉察出。你想,快到冬天了,你还呆着一副烂漫的笑容。其实,你再笑也笑不成一朵花。在他们的眼里,你的笑容只能说明你是弱智你是枯木不可雕你是一个凡夫俗子。但你有知觉,你发现冬日是跑着来的,来得急急匆匆势不可当。那时你全身开始了颤栗,因为你还只穿着背心和裤衩。只穿着这些是走不出这个季节,你很清楚。这个季节有寒流有风雪有滴水而成的冰,悬挂在这个季节的角角落落,像这个季节的果实一样丰硕,你明白你得需要一些衣物来遮遮自己的躯体,让肌肤保持着鲜红的颜色和温度。你还得需要一间房子。当然,房子不要多大,你只想有一个能放一张床的地方,好让你在漫漫长夜里休息自己那疲惫的身心,以便在明天更好的像蚕一样抽丝。这并不是多高的奢求。你知道你所付出的汗水和所创造的价值远远地超过这些,可你刚开口,他们就打着呵欠从你的跟前溜走了,溜得很快,原先给你的笑容此时已像仿佛变质的食物,只有你满怀希望的茫然在那个空间里为你哭泣。

  这个时候你像是明白了一些。当然,你还没有像佛一样全部悟透。其实尘世上东西是不能悟透的,一透就没有意思了,就赤裸了,就似我们伟大而又崇高的人一样脱光自己站在朗朗的阳光下,自己的气质自己的修养自己的文雅自己的风度也全都不翼而飞,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丑陋与可笑,还有性欲及占有的兽性。

  你真不明白他们的所为。你想人真有意思,穿上衣服就能分出三六九等,就分出了君臣分出了贫富分出了贵贱。你想衣服的确是好东西。虽然那个时候你不太明白,他们那甜得似蜜的笑容哪里去了,怎么说变就变,说无就无。其实那是他们穿在脸上的衣服,我们叫它面具。现在一些都市里专门出售。前段时间很廉价,一角钱就能买两个,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你就想冬日来了你去哪儿呢?哪里是你的栖身之地呢?现在的这儿人喜欢你,你知道那是你身上还有最后的一丝油水没被榨尽。你环顾一下四周,四周了无人迹,好似你家乡的旷野,只有野风吹动衣角的声响敲打着你的耳膜。你这才发觉自己手无寸铁身无分文。原先从村庄带来的那些有着清新泥土一样的东西已被你当作礼物送给了当时你顶礼膜拜的长者与恩人,还有那带着面具的密友和口是心非的同志。你这时才明白,你在这块土地上的呕心沥血和含辛茹苦其实最终换取的是一个玩笑;你这才发现二十年来,你从乡村苦苦挣扎,踏着泥泞跋涉到城市而得到的结局仅仅是一个黑色幽默,只不过,你笑出的声音里,充满了血。

  你这时觉悟了,看透了尘世间的一切原理:万物皆空。那时你才真正明白了,你苦苦追寻的理想与惨淡经营的事业竟是那样的脆弱,那样的不堪一击。

  这个时候你发现鱼在你面前自由自在地游动的目的还是把自己游成鱼——一种活在水中的生命个体,能使水永远保持清冽的生命存在。你看着鱼,你看鱼是羡慕鱼,羡慕鱼有漂亮的双鳍,羡慕鱼无拘无束的自由和放肆。可鱼也在看你。鱼用智慧的眼睛望着你。鱼想对你说:你和我一样,也是尘世上的一道菜。鱼说了,声音很大,于是,你的面前便升起一串水泡。

  可遗憾的是你没有解开这一串水泡里所蕴藏着的密码和玄机。你知道你从城市又回到乡村这并不是一次失策。你想起小时侯玩的游戏“老鼠十八洞”,那个时候你装扮的是一只猫,和你唱对台戏的“老鼠”每次都被你轻而易举地抓获。那个时候你是一只成功的猫。你知道你的成功完全归结于你娴熟那个游戏,并深懂其中的步骤和规则,所以你做起游戏来有条不紊胸有成竹,你游刃有余有一肚子的把握和信心。而“丢手帕”这样简单的游戏每次挨抓的都是你。在“丢手帕”的游戏中,和你唱对台戏的那只“老鼠”却是一个十分出色的优秀胜利者。每次他在你身后走过时,都让你毫无察觉,等到把你抓到时,那条可恶的手帕却像罪证一样明目张胆地躺在你的身后。你垂头丧气地站到了圈内。那时你才发觉,“老鼠”的手段并不高明,那时,你心里充满了懊悔和悔恨,但有一点你很理智,那就是,在这个游戏中,你这只“猫”永远不是“老鼠”的对手。

  你现在才真正明白,你在城市里的劳作其实还是遵循着“老鼠十八洞”的技巧,殊不知,这里玩的却是“丢手帕”的游戏。你没有进入这个游戏。你的失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因为你不是这个游戏场的人。你的性格你的气质和这个游戏格格不入,所以说开除出局或清退出场是早晚的事。只是一开始你心里不平衡,你会耿耿于怀,是的,没功劳有苦劳,没苦劳你也有疲劳,他们怎么能这样做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事呢?

  可毕竟做了。这时,你望着池塘里的鱼,你明白了你也是一条鱼!

  你知道,鱼在水中游动其实就是鱼和水的游戏;你知道,你不如鱼,因为鱼明白,只有在水中,他才会游出鱼的优美鱼的神韵,因为水是他的天空。所以她随心所欲地游动,把生命张扬到一种极至的美妙。

  你开始由衷的佩服鱼。当然,这是二0一七年秋日某一天的下午,你终于明白了鱼。于是,你便对着池塘,对着池塘里那游动着的鱼,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你想,最好,你也做一尾鱼!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