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历史溯怀与现实烛照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5-21 09:07:07 字体:

历史溯怀与现实烛照

——读白雪松散文集《雨落听风》

姜超

  白雪松担纲的文联、作协工作在全省风生水起,他不但竭力为组织分忧,为作家和诗人们作嫁衣裳,而且本人也频频动笔投入到写作散文中,出版了四五本散文集。他风风火火地总在张罗着做事,粗犷的外貌下涌动着一副热心肠,硬是凭借自己的影响为绥化文学界办了许多实事。他从城北专程送来新书《雨落听风》清样,务必让我写序且是急就章时,我只好推掉一切琐事,埋头读他的新书,思索他思索的问题。虽是急就章,我还是不敢懈怠,在短短的一周内将白雪松的历史散文集熟读之、慎思之,以期明辨之。

  白雪松的散文自有一番风格,平实的文字之下满是穿越时空的思考。散文最适宜裸现个性和心灵,纵观《雨落听风》全书,白雪松有意放纵目光,探入历史之悠,将个人的情感体验与历史、现实做同一生命的律动。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文化大散文曾在文坛大行其道,那些曾以历史、兴亡为核心要义的文章颇似当今的标题党,爆料式的历史散文写作读过并不能让人恍然大悟,而心里多如同堵了一道墙。历史像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妆束过多反倒成了违饰。白雪松的历史散文写作似乎没有标新立异的雄心,行文也不故作惊人之语,他不着急为某段历史或人事下结论,他注重心灵的探求、真理的探索,并引导读者一同探求。白雪松对历史的探求意识不同于古典表意特征,它是现代意识和理性驱策下的思维表现,不直接采用通常的信条和规则,而是用个体生命触碰历史建立自己的表意路径。

  须知,历史随时可以复活,而且可以根据后世的需求复活。历史的深井从来不盖盖子,作家写历史,无非是让历史复活为鲜活的现在。白雪松吟咏历史的视角普通,祛除了遥望者的批判与高傲,不断寻找新的聚焦点,从众人忽视的事件中见到奇迹,在残垣断壁中汲取灵感,自故纸典籍里叩问本相,这一切离不开写作主体的丰富想象力和情感投射。历史在大浪淘沙中,淘洗出时代进步的画卷。白雪松将个体经验延伸到浩瀚的历史语境,通过对史实、事件的发掘与爬梳,在历史长河中翻检细节,让历史与现实互动互联,成为亲切的存在。

  当下散文千文一面,格局狭小且一窝蜂式地簇拥风花雪月,难有洪钟之音、鸿蒙之气,症候就在于写作钙质的缺失。如何在散文中葆有钙质呢?我想,作家们要抛弃知识分子写作的惯性,不要人云亦云,要用多种思维、多种角度来看同一个问题。作家们多不缺乏知见,毕竟我有书读而你读不到的时代已成明日黄花了,而识见之难得,概因它不能直接靠学习得来,必须将生命投诸于所关注的问题当中,才有机会获得复杂的、鲜活的、可靠的认知。白雪松的新散文集主旨很正经,更严格来说是一派端肃。他的散文讲求思辨精神,说理透彻而不泥古呆板,满是激浊扬清之基调。尽管我不太完全认同他书中的历史观点,但希望散文作家学习白雪松历史散文的审智风格——在历史叙事与议论的融合中,让知性与抒情高度结合为一种生命力量,以此成就历史散文的大气魄、大格局、大境界、大气象。

  如《雨落听风》的题名所在,白雪松的文字漫漶出一缕眺望时空的从容。他将历史与现实联系在一起,借助文史哲的多种视角,用哲学的思维审视反思,以文学的方式描摹再现,文字熔历史的厚重、哲学的思考为一炉。白雪松写历史并不是就事说事、就人论人,而是站在现代知识分子的启蒙主义立场上,给予深邃的考察和关照,达到了思想力度和文学风采的和谐统一。由此,白雪松的历史文化散文增添了可细细咀嚼的韵味。在《由“成由勤俭败由奢”想到的》等历史散文中,他将历史和精神的关系体现为历史细节和人文精神的关系。历史学关注的是所谓的规律和铁的事实,而作为历史散文作家,白雪松更关注的是一个个具体的生命和那些生命里的精神,那些过往的人与事对今天的启迪和召唤。

  白雪松历史散文不缺乏有血有肉、惊心动魄的历史真实,读者容易被他带进历史的现场,通过挖掘被遗忘、被遮蔽的细节,还历史以本来面目。对《由魏晋清谈想到的》一文,我看得较为仔细,深为白雪松的全方位看待问题而叫好。后世诗人们艳羡的魏晋风度却原来有诸多的不堪细节,却少见文人直陈其弊,不明就里而纷纷投奔这个精神向度的文人于今还不稀见。白雪松在文中呼吁人们远离魏晋风度,不要清谈误国,强调多些认知和实践,立论实在,但如果还能再深入予以反思,文章的张力空间会更强大。不断深入的质疑和叩问,有时比撷取的结论更为重要。

  显而易见,白雪松的历史散文充满纠正式的书写。他的散文不是以建构大的理论框架见长,而是注重自我情感的抒发,对历史进行为我所用的剪裁、拼接。他的散文有个人化的历史解读之意,这对以往的宏大叙事形成了极大的颠覆,也是从现代角度对历史的真正呈现,是对历史应有之意的解读。全书讲古几乎都是为了说今,他在不超出拟史底线的前提下,竭力在审美对象身上映出审美主体的影子,实现了“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的现代意味。他的历史散文中多从场景叙事开始,频繁小说笔法。在《由诸葛亮斩马谡想到的》一文中,白雪松采用第二人称做拟史化处理,从历史的裂缝处虚构了一些不违背历史精神的细节,将人物内心深度进一步拓展,来表达创作者主体价值的倾向。在史实的钩沉、梳理中,白雪松小心谨慎地给出结论。他细心观照助推历史发展的重要人物,尽量公允客观、不带偏爱和挟私地展开评说,好处说好,坏处说坏,努力将我们带入历史人物的本真心理,揭示了历史发展轨迹的偶然性,这在历史人物诸葛亮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向往健全的知识分子人格,是白雪松的文化历史散文的致思点。

  全书的每篇散文无不是在呼唤文明昌达、社会和谐、吏治清明。《由乾隆罚戏想到的》等文洋溢着浓郁的家国情怀与忧思。按作者之意,古代圣贤均想着开发“君智”,而当今政治家应尽早改变“官智”来贴近“民智”。他坚持用唯物史观看待历史,用科学发展的视角理解文明的发展,笔端一脉热忱。

  散文集《雨落听风》如斯启示我们:我们在阅读历史时,要融入个体生命,与曾经的芸芸众生对话,才可在历史回望中寻觅到疗治现实生活的药引。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