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理论学习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天边有幅画
//suihua.dbw.cn  2018-04-23 10:48:09

石兵

  柳小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画画,她生活的村子虽然水绿山青,但她身边都是些裤角沾满污泥嘴里嚼着旱烟的男人,这些男人看到柳小芸下地干活,总会远远盯着,不时发出几声讪笑。

  柳小芸的爹死在了地里,柳小芸的娘瘫在了床上,柳小芸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柳小芸只能下地干活,虽然白天她还要赶到十里外的学校上学,但放学之后的大部分时间,柳小芸都要像个男人一样,赤着双脚,捊起袖子,在那片湿润的田地里侍弄庄稼。

  柳小芸的娘告诉她,自从自己瘫倒在床上,她的爹就开始没日没夜的干活,据说,只要有了足够的钱,娘的病就能治好,但是,没等到给娘治病,爹就累倒在了庄稼地里,可是,那却是在一个无人的深夜,等到黎明来临,有人发现倒在地里的爹时,他已经溺死在浅浅的水洼里面。

  也许就是在娘日复一日的唠叨里,柳小芸学会了画画,她画的第一幅画,就是爹倒在浅浅的水洼里,天际群星寂寥,远远的家中一灯如豆,圆睁双眼的母亲一言不发,还有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的自己。

  柳小芸不喜欢说话,她也不知道该和谁说话,该说些什么话,学校里,她一门心思学习,放学后,她一头扎进田里,回到家,她听娘说着那些亘古不变的往事,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刻,睡不着的柳小芸才会悄悄来到院子里画画,有时是用一根枯枝,有时是用一块顽石,有时是在地面,有时是在墙上,有时会越画越精神,有时会在不知不觉间睡在了画上。

  直到有一天,柳小芸发现自己长大了,发现那些黝黑的汉子看自己的眼光变得有些异样,发现有很多陌生人来到了自己的家,发现娘看她的目光也有了变化,有着欣喜,有着酸楚,有着遗憾,也有着无奈与无助。

  柳小芸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她画的画得到了省里大画家的称赞,她种的地是全村里收成最好的,她还是不喜欢说话,不喜欢笑,只喜欢不停地画画,她画的画出现在村子的角角落落,有的栩栩如生,有的模模糊糊,有的美不胜收,有的谁都看不明白。

  那一天黄昏,柳小芸被一个男人堵在了家门口,那个男人咧着嘴看了她半天,上下打量笑了又笑,要不是娘在家里大声喊她的名字,那个男人不知道要堵她多久。

  那天晚上,娘要柳小芸画画给她看,看了很久很久,最后,娘流着泪说,小芸,你走吧,离开这儿,别回来了,你爹说得对,天上的云儿啊,就该飞到蓝天上面去,你爹是城里人,干不了庄稼活,他只能拿笔,所以,他才会死在庄稼地里,你能拿笔,就不要守在庄稼地了。

  娘取出压在枕头下的一挞钱,交给了柳小芸,说,娘想你爹了,所以,娘不想走了,你不用担心娘,村子里会照顾娘的。

  这么多年了,柳小芸都没有哭得像那晚一样,仿佛一生所有的眼泪都要倾泻而出。

  柳小芸去县城读高中的第二晚,就悄悄回到了村子里,远远地,她看到了家里亮着灯光,走近后,才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那是村主任的老婆,她听见这个女人对娘说,小芸命苦啊,都怨我家那男人,非要小芸爹到村里来教孩子读书,结果,就再也回不到城里去了,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让小芸安安稳稳上高中,也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那一晚,柳小芸没有走进家门,她流着泪连夜回到了学校,那一天,她在新发的图画本上画了一幅画,画上有一盏灯,灯照亮了大地的边边角角,也照亮了广阔无垠的天空。

  多年以后,柳小芸还是回到了村子里,她带着自己的爱人,那个与她在一所大学就读的学长,她们在村子里新办的小学校里教书,教语文,教数学,教音乐,当然也教孩子们画画。

  柳小芸想对已去世多年的父亲和母亲说,自己想画一幅画,就用村子西边的天空作为画布,画上漫天彩霞,画上繁星点点,画上绿水青山,也画上一个小女孩,沉默着凝望广阔的大地,然后用手中的画笔一点一点,画出一个崭新的世界。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桑胜东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
绥化日报社广告中心 0455-8365027 0455-8365028 0455-8365030
绥化日报社法律顾问 黑龙江千叶律师事务所 张律师 电话:1864556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