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掌鞋匠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4-16 09:12:19 字体:

王贵宏

  在我居住的小城里,掌鞋匠愈来愈少,有时为了修鞋,得在街巷里不停地打听,然后走很远的路,才会在一片高楼下的一角,看到一个小小的板房,板房既无牌匾也没字号,只有铁皮墙上用红油写着“修鞋”两字。这个只能遮风挡雨的四、五平米小屋,像大楼脚下的一只小小的蜗牛,匍匐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

  这个工作室里的主人,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腿有残疾。他用那双被岁月磨砺得苍老的手,修补着一双双裂帮掉底的鞋,以微薄的收费,赋予那双鞋以新的生命,亮相于宽阔的马路之上和大庭广众面前。

  我对掌鞋匠并不陌生,并一直认为他们属城市里的弱势群体。过去,夏天或秋季,在我居住的小巷一角,掌鞋匠总会在路旁支起一把遮阳伞,放上一把马扎、两只留给顾客坐的小木凳,在面前打开一个如同百宝箱的多格木箱,里面装着小钉、碎皮子、鞋掌、胶水等,然后支起一架老式缝鞋子的手摇机器,再摆上些切刀、锥子、剪子、铁锤等简单工具,生意就开张了。

  巷子里的闲人,有的从家里拎出双旧鞋子,有的围在一块唠着家长里短和市井新闻,在筛碎了阳光的树荫下打发着悠闲的时光。掌鞋匠则寡言少语,很少搭话,他的内心平静,对于周围闲谈人的快乐或气愤的话题总是无动于衷,像个与世无争的沉默者,专注地用那双裂了口子缠着胶布粗糙的手不停地缝着钉着,鞋子的创伤被一点点修复。来修鞋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着急穿的便耐心等上一会儿,不急的放下鞋子问好来取的时间便匆匆离去。掌鞋匠面前的鞋子也开始增多。有的走路多了将鞋跟磨偏,有的身重脚大将鞋子撑开了线,有的干活将鞋帮踢出裂口,还有的鞋跟掉了,也有爱惜新鞋没穿几天来打掌的。有的人把修好的鞋子重新穿在脚上,精神抖擞地在地上跺了跺脚,掏出几元零钱放在掌鞋匠面前,然后满意地走向他们的目的地。黄昏时,人皆散去,掌鞋匠才推着他那装着全部谋生家什的三轮车踏碎满地的斜阳,消失在寂寥的巷口。

  天冷了,不得人心的北风大老远跑来,开始声嘶力竭地满街乱串,行人都缩着脖子步履匆匆地来去,小巷里摆摊的掌鞋匠也被寒冷撵进鸽子笼似的窄小板房,斗室上的烟囱在寒风里吐着一缕寂寥的烟雾,给不生火的城里人一种遥远的遐想。

  每次去这种掌鞋铺都会看到戴着老花镜的掌鞋匠在里面一刻不停地忙着。他的心思,全在鞋上。有时,我竟产生这样一种感觉:他手中那只精美漂亮的鞋子和他破旧的衣服形成一种反差,他不像在修一只行走在尘世里的鞋子,倒像是一个工匠在翻来覆去耐心地摆弄和擦试一件工艺品。

  掌鞋匠是憨厚的,也是乐观和知足的,有时他也会对现在制作的有些现象评论几句:“有人做鞋不使好材料,糊弄出鞋样子,表面好看不抗穿。好多皮鞋说是真皮的,其实是合成革的材料,价钱却不便宜,那生意咋能做好?”

  如今,人们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掌鞋匠的生意也大不如以前,有人一双鞋子只是穿旧了便随手丢弃换双新的,可鞋匠却仍守着他们的手艺,用耐心细细修补着人们脚上被岁月磨出的漏洞。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