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暗财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4-02 09:27:27 字体:

罗俊士

  1940年仲夏的一天深夜,荣麻杆从老河滩刨出一笔暗财。暗财不是明财,当然要掩人耳目了。

  那是数日前,一位骑枣红大马的络腮汉子一直在老河套转悠,第二天又来,第三天再来,还拿着一张小铁锨,这儿插插,哪儿挖挖,像是在找东西,引起好多人怀疑。于是乎,好多人也来老河滩,也拿着小铁锨,这儿插插,哪儿挖挖。

  络腮汉子见势不妙,只得实事实说:“上月初,怕被仇家追上,我把半布袋银元埋在了一棵紫穗槐旁。现下转头来找,所有紫穗槐旁都插挖过,硬是不见影儿。谁若帮忙找到了,我甘愿拿出一半作为酬谢。”

  两天后,络腮汉子飘然离去,再没露面,村里人也不来了,因为所有长着紫穗槐的地方都被挖插过了。

  疑问却如沙尘,在街巷里迷漫:“那些银元呢?不会长翅膀飞球了吧?”

  荣麻杆说:“飞了也不会飞到天上,只能飞进地下。”这话他是背着旁人,捏着嗓子跟老婆说的。他的脸上漾着浅笑,似笑非笑,神秘兮兮的。

  荣麻杆个头细瘦高挑,是方圆数十里有名的扎彩匠,有一手绑扎描画糊婊的漂亮活儿,他不仅在丧事上绑扎描画糊婊纸人、纸马、四合院、金斗、银山、银桥等等,春节时也插糊描画灯笼,所以每年一入冬就开始忙活,光靠批发也能赚些钱,维持全家温饱一点问题也没有。

  前几天,荣麻杆一直在外村扎彩,回家才听说有人丢失银元寻找无果的事,次日,他装作去铲削紫穗槐条,在老河滩里转悠大半天,最终铲定了一个地点。为降低成本,他扎彩时常用紫穗槐条替代竹蔑子。紫穗槐没有主干,只长乱哄哄一蓬,至米把高,结出紫穗就蔫头耷脑,好像老朽了。络腮汉子二番来老河滩之前那段时间,刮过几场迷眼大风。荣麻杆经常去老河滩铲削紫穗槐条,自然清楚某些长在低洼处的紫穗槐依然存在,只不过被流沙涌埋覆盖了。

  这天夜深人静,荣麻杆让老婆拿张铁锨,他也拿了张铁锨,神不知鬼不觉去到村西老河滩里,将那半布袋银元起了回来。

  抗日战争胜利那年,荣麻杆的儿子荣宝良在本村大财主周渊家当上了管家。

  两年后,荣麻杆说想买40亩地。荣宝良不清楚买地的钱是咋来的,于是问:“爹,凭您干绑扎描画糊婊活儿,劳累一年能积攒多少?听人说吕柳成那块地,每亩要价一块银元呐。”

  荣麻杆分辨道:“爹辛苦20多年,尤其最近几年,外地好多财主都夸我绑扎描画糊婊活儿做得倍儿棒,给的钱一家比一家多,水涨船高,想不发财也由不得自个儿呀!”

  实际情况是,七年前荣麻杆将那半布袋银元起回家后,一直不敢露富。最近,地价一跌再跌,他才毅然决然,全拿出来买地的,就为给儿子栽下富根。荣宝良思维够活络灵敏,但世事动荡,无法把脉,买地,似乎比存钱更牢靠。村里好多人和爹一样,固执己见,认定一条理儿,九头犍牛也拉不回来。

  那块地买到手后,恰逢风调雨顺,禾苗长势良好,看来,头年拥有的这块地,十有八九是好收成。荣麻杆乐滋滋的,模仿女腔哼唱起了《走西口》:“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手拉着那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

  夏至,下起了暴雨,一连几天,雨势不减。那块地的南端,已经被汹涌的波涛冲垮三丈多。荣麻杆忧心如焚,转身大步流星回家拿钱,到小卖铺买了一大包供品和香箔,然后再次回家,叫上老婆,一溜小跑扑向南地。令人悲催的是,他俩给河神上供那会儿,距离河身太近,洪水冲垮河岸,人也被捎带走了。

  解放初,村里的贫协主任叫周学旺,土改运动时,被区里任命为流沙村村长。他对荣宝良颇为器重,先让他当文书,之后当互助组长,合作社时让他当合作社会计,后来成立生产队,改称他为大队会计,换汤不换药,耍笔杆子记账与拨拉算盘珠的人,非荣宝良莫属。

  四清运动伊始,好多人受到清算。有一天,周学旺问荣宝良:“知道你为啥一帆风顺吗?”

  荣宝良说:“我为人人,人人信赖我呗。”

  “不!”周学旺说,“根本的原因在于,你家买到那块地不足一年,就被大水冲走了……”

  水能覆舟,也能载舟。如果那块地没被淹没,荣家不会贫农,而是富农成分无疑。但想起那场大水,荣宝良还是有些后怕。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