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中省市直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母亲的菜团子
//suihua.dbw.cn  2018-03-12 09:36:06

王贵宏

  每个人记忆深处都有几样忘不掉的食物。而我忘不掉的并不是什么特殊的美味,而是母亲做的不起眼的菜团子。菜团子虽是一种极普通的食物,但却蕴含我太多的情感和回忆。

  我们家过去住在深山里的林场,一到漫长的冬天,吃的蔬菜很简单。除了室外菜窖内储藏的白菜萝卜和屋里土豆窖的土豆外,再就是特别大的一缸淹酸菜。这一大缸酸菜放在外屋的一个角落,用一块大石头压着,里面摆放有近百棵白菜。整个冬天,一缸酸菜的一半便被母亲用来包菜团子了。

  那时的菜团子,无肉少油,用玉米面做皮,只加少许白面起粘合作用。那时的玉米面没现在加工的细腻,吃着粗糙得拉嗓子。那种菜团子,也带着一种原始的味道,难登大雅之堂,而如今它却早已华丽转身,成为暄腾腾丶香喷喷、与特色蒸饺丶蟹黄小笼包丶三鲜灌汤包等美味一起亮相餐桌,一起混迹江湖了。

  我从小饭量就特别大,参加工作当伐木工后更能吃。母亲那时经常包菜团子目地是为节省粮食,因为吃供应粮的岁月里,一个五口之家不精打细算粮就不够吃。如果月底林场没放粮就断顿的话,得向有余粮的左邻右舍借。借了当然要还,但放粮以后即使马上还上,但这个月的粮食总量却又有了缺口,坚持不到月底还得借。为了不使每月月底存粮捉襟见肘,母亲采取的办法是“瓜菜代”。我和父亲还有弟弟那时干的都是和大木头打交道的力气活,一日三餐不能少,有时中午还得带饭,我的饭量大,没五六个菜团子不够吃。母亲每天做的饭总是有干有稀,每天我们体能消耗都很大,吃不饱会耽误活。

  母亲蒸的菜团子平时只加少许的豆油或荤油,其中的菜馅或酸菜或白菜萝卜。每天天还没亮,母亲便在外屋生火做饭,两扇木板锅盖的缝隙咝咝喷着热汽,掀锅时挤挤挨挨金黄色的菜团子便在氤氲的热气中露出头,虽没有诱人的香味,却显现着乡土气息特有的单纯和质朴。

  那时我们家每年都养一头猪,每天烀猪食喂猪的当然全靠母亲一人。冬天杀猪时只能在当天请客时全家随便吃顿肉,然后便把猪肉切成小块放入仓房细水长流地慢用。母亲把熬好的猪油和油渣装在坛子里,用来包菜团子用。其实蒸一锅菜团子是很费事的,玉米面得头天晚上发好,玉米面不发吃了容易烧心。而且还不能总包一种馅儿,总吃一种馅人容易吃伤胃口,所以得经常换些口味。现在回忆起那些年的日日月月,在我们全家的饭食上,母亲得用了多少心思?叮叮当当剁了多少菜馅,包了多少菜团子啊!

 
作者:    来源:绥化日报    编辑:桑胜东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
绥化日报社广告中心 0455-8365027 0455-8365028 0455-8365030
绥化日报社法律顾问 黑龙江千叶律师事务所 张律师 电话:1864556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