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难寻野趣东崴子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2-05 09:14:39 字体:

于春

  东崴子位于老家屯东南约一里许,一个背北朝南、东西延伸约一里有余的半环形土崴子。

  记忆中的东崴子是一个幽静且有几分神秘的地方。说它幽静,是因为这里的草甸子直铺到河边,水草没人。说它神秘,是因为甸子上无路可走,荒凉凄迷且有关于野兽和鬼神的传说。如今的东崴子早就变了模样。站在高处俯瞰,眼界极其开阔,后面是阶地之上平整的旱田,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水田,坡地处有零星的树木。坡下秋收后的稻田里残留的水面像镜子似的,在日照下熠熠发光。

  小时候,这里是一片深邃荒凉的湿地,大片的柳条通、芦苇塘和沼泽地,成群的野鸡、野鸭及水鸟在这里栖息繁衍。野狼、野兔、狐狸等动物也常在荒坡高岗出没觅食。这里地势低洼,水草茂盛,雨季一片菏泽,更是鱼类的天然游乐场。每逢夏季,人们就会三五成群,来这里拾野鸡野鸭蛋、捉鱼、挖野菜、割蒲草等,我也和伙伴们时常结伴到这里探险、嬉戏,其间颇多乐趣。冬天,也有人到这里狩猎野兔、野鸡等。

  记得小时候数九隆冬的一天,寒风刺骨,雪花飘飞,我和几个小伙伴瞒着父母,拉着自制的小爬犁到东崴子去哧溜滑。到了坡顶,望着陡峭的坡路,我有些胆怯了,可是禁不住伙伴们的撺掇。我放好爬犁,趴在上面鼓起勇气用脚一登地面,爬犁便向坡下冲去。坡陡惯性大,爬犁像离弦的箭,耳边只听呼呼的风响,身下雪花飞溅,心里别提多害怕了。我紧闭双眼,任凭爬犁横冲直撞。只听耳边轰隆一声,我连同爬犁都翻滚在坡底,脑袋嗡嗡作响,身上、胳膊腿隐隐作痛。我勉强站起身,活动活动四肢,并无大碍,只是棉袄、棉裤都被划破,身上有些许划伤。看看其他伙伴,都不同程度留下了伤痕。坡底那一根根锋利的树杈和蒿草茬,令我们心有余悸。

  东崴子这个让我铭心刻骨的地方,它早已悄悄地融入了我的生命中。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