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中省市直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国内新闻
微整形竟变“危整形”?医疗美容市场该咋管
//suihua.dbw.cn  2018-02-02 09:57:01

  人民视觉

  微整形变“危整形”

  河南郑州的90后小赵呼吸不畅已经半年多了,而这种痛苦源自一场鼻梁整形手术。“之前我鼻梁两侧特别宽,鼻头也大,不好看,想整得秀气挺拔点。”她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微调”一下。去年6月,她找到当地一家广告多、名气大的民营整形机构,花费6万元做了手术。“没想到现在鼻子却不通气了!”

  小赵为此多次前往那家民营整形机构交涉。“开始说是处于恢复期,鼻塞很快就会好。后来鼻腔内不时出血,他们又说是息肉增生。我质问现在鼻孔一大一小怎么办,他们提议给我做修复,可谁还敢继续找他们动刀子?”小赵发现,被这家机构坑惨的不止她一人,“听说,这儿的医生没有医师资格证。”

  上海的小张20岁出头,一直想要一对双眼皮。去年3月,他找到上海某医院割双眼皮,术后竟导致双眼眼睑闭合不全,引发的干眼症、角膜炎等疾病令他备受折磨。“主刀医生对我避而不见,医院工作人员说,我签了手术同意书就得承担后果。我要求拿到相关文件复印件,对方也不肯给。”

  吉林长春的何女士,去年2月经朋友推荐,找到当地某美容医院做双眼皮加开眼角手术。她特意加了500元,请“整形专家”主刀,整场手术共花费近万元。然而所谓“专家”并没有让她变得更美,“两边的双眼皮,一只7毫米宽,另一只9毫米宽。他们广告上说能精确到0.01毫米,现在两只眼睛大小不一样,而且右眼连睁开都费劲。”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中国医疗美容安全信用峰会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医疗美容产业增速超过40%,服务总量超过1000万例,超越巴西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医美第二大国。业内预计,到2019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将突破1万亿元。

  在诸多医疗美容服务中,割双眼皮、隆鼻、丰唇、注射美白针、瘦脸针等微创整形项目,以其成本低、改观大、痛苦相对较小的特点,吸引越来越多的爱美之人,但像上述几位遭受伤害的消费者也不少。

  中国消费者协会数据显示,2015年,在医疗美容和整形美容投诉中,涉及质量问题的占比增长6%,一些消费者美容不成反毁容;2016年,美容美发类投诉仍高居服务类投诉量前十,其中医疗美容约占16.4%;2017年前三季度,医疗美容在美容美发类投诉中的占比超过了17%。

  火了美容“小作坊”

  “现在的年轻人都很爱美,又逢寒假到来、春节将至,不少人会利用这段时间去做微整形。我劝大家还是要理性,不必都奔着明星脸、网红脸、高鼻梁和尖下巴整,毕竟手术和注射都有风险。”中国消费者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指出,盲目、冲动爱美是造成消费者整容“踩雷”的重要原因。

  冲动爱美者抱持何种心理?

  湖南长沙的姜女士在一家网络公司当主播,看到圈子里很多人做微整形,去年她也体验了一把。“我打了瘦脸针,打完后脸真的变小了!”她找的是一家知名民营美容机构,在当地开了几家连锁店。“他们有明星代言,广告投放力度大,看着挺有实力、挺可靠的。”

  打瘦脸针不便宜,一针进口肉毒素打进腮帮子,就花了姜女士2800元。店家告诉她,要想保持住脸形,得持续打三针,半年一次。姜女士咬咬牙,索性做了个“永久瘦脸”。

  针打完后,姜女士感觉脸颊两侧酸酸的,连鸡脆骨都咬不动。“难道有副作用?不会肌无力吧?”她有些担心,但医生告诉她,完全没有副作用。不过,距离第一针打完快一年了,她吃硬的东西仍然有些费劲。她还听说,有人打针后脸部僵硬,“笑起来都是歪的。”

  为什么要整容?

  “当看到丑的人都变美了,我也按捺不住,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美啊。”姜女士说,自己性子急,在备孕期就去打了瘦脸针,对于美容医院到底什么资质、打针的医生有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并没有亲自核验过。她对医院的信任度,基本取决于网络搜索和身边案例。“我一个敢割双眼皮的,还会怕打针吗?相比起来风险小多了。”

  还有胆子更大的,直接接受“小作坊”式的微整形。

  小卢是北京海淀区某高校艺术学院的研究生,平时很关注流行美妆。她觉得自己眉毛少,看起来没精神。“这眉毛吧,每隔一两年就有新趋势,早先流行一字眉,近来又是落尾眉,所以眉形得不断变化。”去年底,经同学介绍,她加了一个做微整形的老乡微信。“就是那种微商,文眉毛、打水光针、割双眼皮、卖进口美妆品,什么都做。”

  熟人加老乡的关系,小卢享受到“折扣价”,花2400元做了一套“眉毛半永久”。她解释,半永久属于会褪色的文身,能保持两年,褪色后正好改做新眉形。

  微商没有正规门店,文眉、打针全是上门服务。谈妥了价钱,隔天就有一位美妆师敲开了小卢家门。看到对方只带了纹绣笔,小卢问:“设备这么简陋,我会不会被感染?”美妆师让她放心,说这不会刺到真皮层,无痛又安全。

  小卢回忆,40分钟的上色过程还是有一定疼痛,有的地方渗了血,但后来恢复得不错,再加上身边朋友也很少发生感染,自己就放心了。“半永久疗程分两次,一个月后,我又文了一次。”

  这个微商团队有好几个人,经常在微信朋友圈晒广告。“他们业绩挺火的,一天接两三单,就能赚五六千元吧。”小卢说,对方曾告诉她,自己是经美妆培训机构训练出来的,还曾去韩国参赛,“不过我并没有看到培训证件,感觉也不是专业学医的,就是私人小作坊。”

  非法整形机构风险大

  “一些商家宣称员工来自美妆培训班,或是到韩国受训,几周乃至几天就学成出师,我认为这完全不靠谱。速成培训不能赋予商家从事医疗美容的合法性,未经国家相关管理机构资质认证,就没有资格注射针剂或开展手术。”北京协和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助理、副主任医师龙笑说。

  对药品、针剂、激光、超声刀等药械的使用,食药监部门也有明确要求。例如,肉毒素属于国家管控药,必须经过合法的采购流程才能获取。“微商、美发店基本拿不到正规药。再就是美白针,效果并不确切,有些是淡斑用的,有些只是维生素混合剂,在我国尚未批准使用,希望大家不要花钱上当。”龙笑说。

  微整形有哪些风险?

  微整形看起来微创、省事,但安全要求一点也不低。外行并不了解血管解剖结构,也基本不懂药剂使用,存在极高的毁容风险。专家指出,市面上曾流行过假的注射用玻尿酸和肉毒素,因价格便宜而受到青睐。这些廉价玻尿酸,实际上很可能是国家禁用药奥美定,而一些所谓走私肉毒素,注射后可能导致肌无力。

  微整形失败后,好修复吗?

  “最近毁容后到协和医院寻求修复的案例越来越多,仅2017年就增长了近20%。”龙笑说,任何二次修复的难度都比第一次整形大,轻者如注射假药品导致容貌变形,修复已经较为困难,而一些严重的并发症,如血管栓塞、皮肤坏死、眼睛失明等,几乎没有修复的可能。

  追溯毁容者受害的原因,龙笑分析大致有三类:一是图便宜。年轻人特别是学生,青睐廉价产品,容易被骗。龙笑说,她甚至接诊过找隔壁宿舍做微商的同学打美容针毁容的案例。二是图省事。有人嫌公立医院要排队、私密性不好,索性去找私立机构,然而自身鉴别能力又不高,容易落入陷阱。三是轻信介绍。听一些所谓熟人、朋友推荐说效果好,一个带一个,最终都去了无资质的地方。

  “千万别冲动,爱美也要讲理性,毕竟一针进去、一刀下去,可就撤不回来了。”龙笑说。

  “近年来微整形相关投诉与纠纷案件在增多。一些无资质的黑作坊和个人做起医疗整容,未经卫计部门和食药监部门许可就敢做手术和注射,完全是受暴利驱使,胆大妄为,唯利是图。”刘俊海说。

  刘俊海认为,消费者保障权益要分为事先和事后。“事先,要明明白白看广告,认认真真签合同,睁大眼睛看资质,不要迷信好评。很多整容广告涉嫌刷单,好评能造假,关键还得看资质。事后,要妥善保管整容协议、合同、扣款单据,保存与医生的聊天、电话记录等。若遭受伤害,可找第三方医院做必要的医学鉴定,以法律认可的方式确定证据。”

  医疗美容市场野蛮生长,怎么管?

  刘俊海指出,屡屡发生的投诉和纠纷案件表明,当前确实存在监管漏洞和盲区。互联网背景下的新型整容交易,呈现出跨地域、跨产业、跨市场等特点,卫计、工商、食药监、网络、公安等部门有必要铸造监管合力,建立信息共享、协同一致的执法合作体制机制,提升违法成本,降低维权成本,避免消费者出现“为追回一只鸡,必须杀掉一头牛”的情况,营造安全健康的市场生态环境。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编辑:李敏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
绥化日报社广告中心 0455-8365027 0455-8365028 0455-8365030
绥化日报社法律顾问 黑龙江千叶律师事务所 张律师 电话:1864556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