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围炉时光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1-29 09:00:55 字体:

宫佳

  外面在飘着雪花,我在室内,瞅着路上的行人,忽然想起了乡下那些围炉时光。

  天寒地冻的时候,在我的故乡家家生起炉子取暖。屋檐下吊着长短不一的冰溜子,闪着寒光;屋内火炉旺旺的,淌着温暖,简直是两重天。当人们鼻头冻得通红,搓着冻得发木的手走进屋里的时候,大多直奔火炉而去,坐上马扎,伸开双手,凑到火炉前烤火,那可真叫一个舒服呀!能感觉到手心里的温暖,一直热乎乎地传递到心里。穿着厚厚的棉裤也能感受到膝盖里暖烘烘的,不一会儿,身上的寒气就散了,一直烤下去,脸也微微透着红,身上每一个毛孔说不出的熨帖。

  火炉不但可以取暖,也可以做饭。

  母亲打开炉盖,把一个小砂锅放在火炉上,里面放上肉块、粉条、白菜慢慢地炖,不久,一股肉香就飘满屋,挑逗着我们的味蕾。

  我们也在炉盖上烤花生、土豆片等。把炉盖擦拭干净,放上花生,看到花生皮焦黄了,就赶紧用煤钩子拨弄,把花生掉个个儿,稍一疏忽,旺旺的炉火可一点都不通融,花生皮一会就成黑脸了,这可是需要耐心的。烤熟的花生剥开皮儿,里面的花生透着香味儿,咬一口嘎嘣脆,香满屋。有时,也把土豆整个扔进炉膛里,烤好的土豆浑身黑乎乎的,用煤钩子掏出来,掰开,里面的瓤黄白相间,也顾不上土豆上的黑灰,掰一块,忙不迭地丢进嘴里,吸溜一下,就是一个字“甜”!几个孩子吃着吃着,就笑了起来,彼此打量一下,各自的吃相真是不雅。一个个手墨黑,鼻尖、脸蛋也抹上了黑灰。有句话,民以食为天!在这么香甜的烤土豆面前,哪还顾得了那么多呀?

  最有意思的是烤粉条了。把细瘦的粉条放在炉盖上烤,不一会儿,粉条就大变身,爆米花似的膨胀,弯弯曲曲地变形,透明脆硬的粉条变成松软的不规则的长条,袅袅娜娜的,白白的底色嵌着一圈焦黄的飘带,淡淡的香入心入肺,舌尖一抿,那口感绝对不是细长的干巴的粉条能比的,在膨化食品稀缺的年代,这种烤出来的粉条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孩子们对膨化食品的渴望。

  几年前,村里拆迁了,火炉悄悄地完成了历史使命。楼房里都有暖气,干净又方便,再也不必掏煤灰,围在火炉前烤火了。母亲把火炉拆了,擦干净收藏好。有一年,有个收废品的来收纸箱子,唠嗑时母亲说起家里还收藏着一个火炉子,收废品的力劝母亲卖掉,母亲终是不舍得,毕竟,那么多的围炉岁月都是火炉伴随我们度过了。 它相貌不扬,可是,它曾烧红了自己的胸膛把温暖带给我们,把寒冷挡在门外,它就是这样默默地无私奉献着,我们又怎么能忘记那些围炉岁月呢?一个小小的火炉见证了我们的成长,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因了它的多年付出,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凭证!

  下雪的时候,坐在温室里,想起多年前的围炉岁月,仿佛时光倒转,我又年轻了好几岁,在倾听着火炉里的噼啪声,那些围炉时光趟着岁月的河呼啸而来。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