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首页 要闻 国内 国际 经济 餐饮 财经 汽车 房产 黑土摄影 武术健身 价格信息 概况 党政 安达 北林 海伦 兰西 微博
军事 体育 娱乐 视点 校园 时尚 综合 外宣 公益 黑土副刊 专题新闻 理论学习 明水 庆安 青冈 绥棱 望奎 肇东 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国内新闻
“签约信任度”最高的家庭医生是怎样炼成的
//suihua.dbw.cn  2018-01-04 09:16:57

  “签约信任度”最高的家庭医生是怎样炼成的

  虹口区广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陆勇性格温和态度好,良好的工作状态成为信任的基石

  签约社区就诊率,指的是居民去签约家庭医生所在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诊的次数,占总就诊次数的比例。数值高则意味着“签约信任度”高,居民看病会首先去自己签约的卫生服务中心,而不是去上级医院。这种基于信赖的稳定关系,正是有效推广上海家庭医生服务的关键之一。

  上海虹口区广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陆勇,正是过去一年,上海市中心城区签约社区就诊率最高的医生之一。

  家庭医生能送去信心和光明

  49平方米的一室一厅,是82岁的冯秀娥老人几乎所有的活动空间。做过白内障手术,有高血压、糖尿病,安过心脏起搏器……疾病缠身的她难以下楼,就算拄着拐杖也很难多走几步。

  过去,冯奶奶每周都要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病拿药。但近两年,她的身体越来越糟,需长期卧床,“去年我发病最严重,难过得简直不想活了”。就在最绝望时,她与广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陆勇签约家庭医生服务。因为冯奶奶行动不便,病情也适宜在家中治疗,所以她在签约的同时还申请了家庭病床,家庭医生或护士定期上门提供服务。另外,长处方制度也使上海居民拿慢病用药的量从2周延长至4周至8周。终于,冯奶奶的病情慢慢稳定、好转。

  她的老伴感激地说:“陆医生是我们的光明。她本来没有信心活下去,是医生给了她希望。”患病老人容易感到悲观失望,家庭医生的诊断和开导则是极为重要的鼓励。“家庭医生是我的守命人。我现在觉得自己要争气,争取多活两年。”冯奶奶笑着说。

  除了看病和重振老人信心,“有医生守护”所带来的安全感对老人尤其是独居老人来说异常重要。73岁的独居老人李庆静奶奶说:“陆医生让我有安全感。我心脏不好,就老是担心早上起来可能还没穿上鞋子就发病了。”李奶奶有一儿一女,女儿会经常打电话回来,儿子则因外贸生意很少顾家。

  “陆医生是真的关心我们,不像别的医生看病开个药就走了。我们小区还有好多八九十岁的老人,我们什么都不懂,但陆医生不会觉得我们烦。”老年人对别人的态度相对敏感,但又急需健康知识,李奶奶就经常看电视“养生”节目,而陆勇只得一再叮嘱她,要相信正规医生。

  “陆医生态度好”,也是最常听到的对他的评价。早在2014年下半年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的调查就显示,上海居民最满意的就是家庭医生的服务态度和服务效果,分别有95.5%和89.1%的居民表示“很满意”或“满意”。上海市健康促进中心社区卫生管理部负责人认为:“专科医生更多地从疾病治疗角度考虑,但家庭医生更注重的是‘人’,而不只是人身上的‘病’。心理因素、经济能力、家庭关系、生活方式等都考虑到,才能把居民的健康管理好。”

  哪些因素会影响居民信任度

  按要求,中国2017年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全人群覆盖率要到30%以上,重点人群覆盖率要达60%以上。上海早就完成了这项指标。

  “签约覆盖面不是我们最关心的,我们更关心签约后的就诊流向和服务体验。”上海卫计委基层卫生处负责人说,服务效果主要从四方面数据来评价:签约率和解约率、签约社区就诊率、患者的健康数据以及主观满意度测评结果。

  据上海质监局测评,上海的社区卫生行业2016年已排在上海十大行业服务质量之首。在签约初步覆盖后,签约社区就诊率作为客观数据,被视为最能反映民众满意度的指标之一。

  但签约社区就诊率,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跟满意度有关?哪些因素会影响这一数据?记者采访发现,“老年社区”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及家庭医生的依赖度更高。在老年人眼里,多走500米可能都是一个巨大障碍,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相对方便。上海中心城区签约社区就诊率排名前十的医生里,有6位来自虹口区广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跟社区的“老龄化”不无关系。

  去年9月22日上午的三个半小时内,陆勇医生共看诊61人,患者的年龄中位数是73岁,年龄最大的患者已95岁。他负责的广中二村居民区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直线距离更近,这可能也是他的签约社区就诊率高的原因之一。

  其次,与医疗资源的质量和既有分布有关,患者会向综合条件比较好、性价比更高的医生倾斜。

  来广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病的任女士说:“我女儿前天跑到三甲医院挂专家号,结果只是简单地配药。你说花那38元挂号干什么呢?如果只是配药,那为什么不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些居民不爱去签约的家庭医生那里就诊,会导致一些家庭医生的签约社区就诊率不高。“签约是起步,是为了建立居民与家庭医生稳固的服务关系,有利于长期的健康管理。我们希望引导患者的就诊下沉到签约的家庭医生那里,对于签约社区就诊率较低的单位或家庭医生,我们也都会特别关注。”上海卫计委基层卫生处负责人表示。

  但签约社区就诊率低,究竟是因为签约人口自身的流动,还是居民对其他地方的非签约医生更满意?这或许还跟最开始的签约服务质量有关。“我觉得不要一味追求签约人数。签约后,我能给病人的服务是多少?我能保证他一直来找我看病吗?能保证,再签约。”这是陆勇始终坚持的签约准则。但是,他的签约“洁癖”虽然会让他的签约服务质量和签约社区就诊率更高,却会拉低“签约人数”这个更直观的指标。而他的一系列数据表现,都会记录在“上海市社区卫生服务综合改革云管理APP”里,涉及签约覆盖、就诊流向、频次费用、健康管理效果、居民满意度等多个指标。

  工作量与回报如何实现匹配

  从根本上看,医生们良好的工作状态才是提高“信任度”的基石。性格温和的陆勇坦诚自己“只会在家里发脾气”,因为“给人看病的时候觉得别人很可怜,在家里觉得自己很可怜”。

  有个场景让他耿耿于怀。刚开始推广家庭医生服务的时候,他们一度忙着走街串巷贴海报、做宣传。当他坐在一个背后贴着海报的小台子前,在冷风中等着别人来咨询时,感觉一个专业医生就像一个拉人办信用卡的销售。这种自我质疑曾让他非常难熬。

  如何才能扩大签约范围?对陆医生而言,要么放弃“洁癖”尽量多签,要么拓展不常看病的合适签约人群。显然,后者更可取,但难度也更大。

  “来看门诊的病人,我差不多都签了,但我缺少50岁以下的签约人群。他们白天要上班,平时不大来就诊,我讲了很多道理,但他们就是觉得不需要也不想签。”何况有时候去社区宣传一整天,最后的新增签约也就几个人,时间成本很高。

  就在陆勇绞尽脑汁吸引更多人签约时,冯秀娥老两口则在企盼家庭医生能多来几次。但他们也明白医生分身乏术:“陆医生来的时候经常是周末、下班以后,都是利用休息时间来的。”

  截至2016年底,我国累计培训全科医生20.9万人,仅占临床医生总数的6.6%,而欧美发达国家占比一般为30%到40%。当前,中国还有近10万人的全科医生缺口。上海市健康促进中心社区卫生管理部负责人说:“我们一直希望反映家庭医生工作负荷的‘标化工作量’数据降到适度水平,不要太大。因为一旦工作负荷超标,势必会影响服务质量与效果。但目前,确实很多家庭医生在超负荷服务。”

  家庭医生们的时间都去哪儿了?以陆勇为例,他除了坐诊、上门看诊、慢性病和精神病管理、健康档案管理、糖尿病筛查等工作外,还有开健康讲座、去社区做宣传等宣教工作;他随时可能被抽调去承担节庆会议、拆迁上访事件的医疗保障工作。此外,参会交流、培训、汇报、开例会等进修和行政工作也是必须的。

  当被问及“当社区医生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36岁的陆勇坦言:“合理的回报。”在这个“回报”里,既有对社会认同和地位提升的希冀,当然也包含合理的薪酬待遇。上海社会调查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93%的家庭医生认为自身所获报酬与所提供的服务不相匹配,报酬偏低。上海交通大学2015年调查了2776位上海居民,超过半数人(53.4%)认为家庭医生的工资应为社会平均工资的3倍以上。“默契”的是,美国、英国的全科医生待遇正好分别是社会平均收入的3.5倍、3.6倍。

  若单纯以上海市2016年职工月平均工资6504元计算,达到3倍,家庭医生的月薪会到19512元。上海新一轮社区卫生服务综合改革提出,将“建立适应行业特点的社区卫生绩效工资制度,建立科学的内部分配激励机制,实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

  一直为家庭医生的荣誉而战

  其实不论薪酬如何,陆勇似乎注定会成为一名医生。他的母亲、大姨妈、二姨妈全是医生,他的妻子也是医生。他在高考填志愿时,填的全是医科大学。作为知青家庭,他的父母非常希望儿子能落叶归根,留在上海,他们觉得当医生在什么时代都会有碗饭吃。

  行医时谨记态度要好、姿态要低,也是来自母亲的叮咛。但陆勇的职业观念仍跟母亲有较大分歧,因为他发现医生不再是一个崇高的职业。

  有一些五六十岁的病人认为查了百度就掌握了健康知识,不太听从医嘱,这让陆勇很沮丧。尤其是他发现,病人更加听从二级或三级医院医生的话,家庭医生的专业性似乎没有得到足够尊重。“我上班都跟同事说,也跟我的家里人说,我们是在为家庭医生的荣誉而战!”毕业于上海交大医学院的陆勇,心中好像憋了一口气,他参加了中国医师协会主办的“全国阳光社区慢病管理知识与技能竞赛”,拿到上海赛区城市决赛第一名、全国总决赛第二名。2015年时,获得第三届“虹口区十佳家庭医生”称号。

  《中国全科医学》的论文调查显示,上海浦东新区的家庭医生信心指数已从2014年的(24.65±22.75)分,上升到2017年的(65.99±20.85)分。短短三年,表示“非常失望”的家庭医生比例从46.3%降到1.5%。

  还有另一段经历,曾深深影响着陆勇。2005年到2009年间,他曾负责“安宁病房”的临终关怀工作。因为送走了太多人,那段时间他对生命的感触非常大。曾守护在生命最末端的陆勇,后来离开了安宁病房,转而去帮助患病老人延长寿命、调理身体状况。“我觉得家庭医生以后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去治病,而是帮助改善生活质量,一开始就降低发病几率。”

  这对患者来说是好事,但家庭医生的价值是否会因此被忽视?陆勇对来自患者的感激很淡然:“我去小区,总会有我叫不出名字的人跟我打招呼,叫我‘陆医生’,其实这就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我不需要被感激,只要被记得就很好了。”(记者戴玉)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编辑:刘申
相关新闻
黑土摄影
绥化专题外宣片
黑土副刊
本网站为绥化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E-mail:shxwwang@126.com 联系电话:0455-8366877
绥化日报社广告中心 0455-8365027 0455-8365028 0455-8365030
绥化日报社法律顾问 黑龙江千叶律师事务所 张律师 电话:1864556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