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记忆里的马提灯

来源:绥化日报 2018-01-03 08:35:56 字体:

王贵宏

  收拾仓房杂物,目光被墙角的那盏马提灯吸引。我把它轻轻摘下,仔细端详着,它从头到脚被岁月的尘埃覆盖,早己锈迹斑斑,我却仿佛看到它在漆黑的夜里发出明亮的光,照亮那些尘封多年的往事。

  这盏马提灯的来历,无从考证。在我童年缺电少蜡的年月,它总是被母亲放在外屋窗台上那个固定的地方,在那个巴掌大的角落,它显得很不起眼,但透过一层玻璃,它可照亮两间屋子。我童年时父亲的面孔并不十分清晰,他在林场小工队上班,天天和木头打交道。那时经常加班加点搞会战,一年四季,父亲每天总是顶星光走披月光归,他上班走我还没睡醒,他下班回家我已入梦,只有那盏沉静的马提灯和整天忙碌的母亲送走和迎接他。

  这种马提灯的结构独特。它以煤油为燃料,扁形灯捻从蛤蟆嘴里伸出,火苗的大小可自由调节。外面有一个玻璃罩,起到防风作用,因此有一绰号叫“气死风”。玻璃罩外面还有两道交叉的钢丝,保护着玻璃灯罩。扳动灯罩升降机关,即可点灯和灭灯。颇像马蹄的底座是储油装置,上面有一个手柄,既可手提,亦可挂在墙上。那时候,林场不少人家都有这样的灯。巡夜和给公家烧炉子的人也总拎着这种灯,有时夜里碰到有人远远地提这种灯缓缓走来,那团黄黄的光仿佛把严实的夜幕捅了个窟窿,给人心内平添几分暖暖的感觉。

  使马提灯最多的母亲,马提灯的玻璃罩极易被煤油烟熏黑,她总是把玻漓罩擦得锃亮。母亲每天晚上都要借着这盏灯的光亮做饭、做针线活、烀猪食、剁鸡食菜、喂猪,忙里忙外地操持着岁月。

  这盏马提灯,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少乐趣。我们提着灯去看露天电影,和父亲夜里去河边起挂鱼的网,和小伙伴们在灯下用手指蘸着唾沫翻看小人书,春天拎着灯乘着夜色捉林蛙……时光如流水,四十多年过去,时代在日新月异地变化,我们有了长明的电灯,照光工具越来越先进,便用不着马提灯了。它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被丢弃在仓房的一角,几乎成了古董。

  有次在省城参观东北烈士纪念馆,看到抗联战士用过的马提灯,我感慨地在那伫立许久。在艰苦卓绝的岁月里,这种灯有时挂在他们的马背上,为黑夜行军照明,有时闪烁在林中的密营里,为指战员研究敌情发出光亮,多年的转战跋涉,千百次的长途奔袭,凄风苦雨之中都闪烁着马提灯的光芒。马蹄灯的光虽小,却让无畏的战士们看到光明和希望,马蹄灯的光虽弱,却照亮他们抗日的决心和驱逐倭寇的信念。

  我像当年母亲一样把马提灯擦得锃亮,摆在书房的书架上,有时看着它,从心里泛起的,不仅仅是对一件旧物的欣赏。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