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野花

来源:东北网--绥化日报 2015-08-10 16:55:27 字体:

  真心想把自己放羊一样地撒到九月的山山岭岭中去,倚石看花,对树闲语,随心所欲。

  尽管出去的日子不多,那微微的云,那摇曳的风,那带着点荒凉和神奇的鬼斧神工却还是一直顽强地汹涌在心上。

  喧嚣在都市的斗室,记忆中的印象很繁杂:逶迤的山路、古旧的石阶、稀落的房屋、各色的知名不知名的树叶……而野花却在大片大片的芜杂中虐心地开放……

  野花和家花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是出身决定了她们的清寒和优裕吗?野花天生就不怕风雨不惧狼虫吗?野花冷清吗?野花孤独吗?野花知道无数的人从她身边无视地走过的时候有一个我在因她暗暗地生怜吗?这亘古的野花有没有通了天地灵性?她知不知道我的前身是不是就是一朵淡紫或蓝的野朵?她能不能证明在这茫无边际的岁月中我也曾经高傲地开过闪闪的花朵?

  有一个叫田震的歌手曾经无助地探问过:山上的野花为谁开又为谁败,静静地等待是否能有人采摘?摇摇摆摆的花,她也需要你的抚慰,别让她在等待中老去枯萎。

  在野外见到野花的时候,我柔软地抚摸过她单薄的花瓣。盈盈溢溢的感觉,似也在等人怜爱...那野花的坚强是真的坚强吗?野花的等待换来的终于是不是依旧的难耐?

  野花依然开放,她不肯回答我。迎着四季轮回不改美丽的野花习惯了经踩历踏的生活,她应该都不在意我的颤抖。

  野花美她自己的美,无意我的凋零。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