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冰窗花

来源:绥化日报 2020-01-13 09:50:55 字体:

崔向珍

  我读小学的每一个冬天,特别喜欢去找家里有玻璃窗的同学结伴上学。有雪或者无雪,阴天或者晴天,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玻璃窗上那些千姿百态的冰窗花。刚开始没有经验,掐着时间走到同学家的窗户边,来不及细细欣赏眼前的冰窗花,同学就背着书包出来了。走在上学的路上,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为了有足够的时间与冰窗花相伴,我开始早早出门,轻手轻脚地走到同学家的院子里,对着瑰丽的冰窗花独自欢喜。

  寒冷的冬天,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北风的侵袭。几天的功夫,窗玻璃的外面就会覆盖上一层厚薄不均的黄土,冰窗花自然结得比较厚实。纵横交错飘逸潇洒的苇草,叶片颀长密不透风的玉米林,碎玉乱溅飞旋翻卷的浪花,半山腰上一挂倾泻的瀑布,交替冲击我的视线。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常常让我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随着黑漆漆的屋里一盏油灯点亮,一根苇草或者一片浪花上瞬间透出一点耀眼的金黄,在我的眼里心里熠熠生辉。

  我多么希望有一扇自己的冰窗花啊!每个星期天的早晨,被院子里的麻雀吵醒,听着风吹窗纸的呼哒声,看看朴素的木格窗,无奈和酸涩在小小的心里充盈着,难以驱散。想去同学家看冰窗花,又怕人家说我傻。不去看吧,躺在被窝里,心里痒得不行。与父亲母亲聊天的时候,我的话题颠三倒四,总是有意无意地往玻璃窗上转移。时间长了,父亲好像明白了我的小心思,他笑着说了好几次,玻璃窗会有的。

  一年秋天,父亲从集市上买回家两扇玻璃窗,旧旧的,绿漆斑驳。抚摸着光滑的玻璃,我兴奋地手舞足蹈。父亲把玻璃窗仔细地刷了一遍绿漆,替代了黑色的木格窗。从那一天开始,我傻傻地掰着手指,度日如年地渴盼着寒冬的来临。北风来了,雪花来了,温度降到零下了,臃肿的棉衣穿在身上,我开心地满院子奔跑。不顾母亲心疼地劝说,我把自己的被窝挪到了最凉的炕梢,早早地躺下,一夜醒了无数次。静静的黑夜里,借着院子里残留的雪光,看着六角形的冰花一点点向四周扩展,变成冷硬的树枝,轻盈的羽毛,翩飞的蝴蝶,灵动的海草,我的心里盛开了一大片幸福的太阳花。

  冬去冬来,神奇的冰窗花一层层盛开,一层层消融。上学,工作,改革开放,乡村振兴,我们搬进城市已经很多年了。父亲母亲居住的一楼,我居住的五楼,都是宽大明亮的玻璃窗。每年冬天,室内的暖气开得很足,温度都在摄氏20度以上,一盆一盆怕冷的花朵争奇斗艳,开得五颜六色,带给我一片春意盎然的错觉。

  楼房的玻璃窗上,再也看不到诗情画意的冰窗花了。想念冰窗花的时候,我就早早地下楼,钻进车子里,不插钥匙,就那么静静地对着挡风玻璃上漂亮的冰窗花,独自欢喜。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