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王宏军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19-11-07 22:32:27 字体:

  王宏军,1971年生。2015年重拾诗歌创作,作品散见《诗潮》《海燕》《诗选刊》《诗林》《鸭绿江》《春风文艺》《参花》等文学期刊。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黑龙江省绥棱县。

  锄头

  它立于墙角多年

  仿佛在等一个人

  它面部锈迹斑斑

  可那被汗水浸润的

  锄把

  光亮还在

  我知道

  它曾是父亲手中

  握紧的笔

  一生在黑色的土地

  重复着绿色辛劳丰收

  而我手中的笔

  写了这么多年

  竟没除掉一棵杂草

  打出一粒粮食

  问

  大地呀

  这世界所有的欲望

  都要从你的身上来攫取

  所有的污垢和毒流

  都要你来吸纳

  你为什么不喊疼

  春风吹

  春风是一截鞭子

  把冬天聚集的雪

  抽得皮开肉绽

  春风吹

  吹皱了僵硬的河道

  春风吹

  吹醒了沉睡的土地

  春风吹

  吹在清明的门前

  香火又一次烧旺

  春风吹

  吹我到乡下

  摸一摸

  父亲曾经扶过的犁

  和他坟头的荒草

  风塔

  支起三片白色的

  叶子

  站在尽可能高的山冈

  似有一双无穷力量的

  大手

  不停地在捉风

  一把一把地藏起来

  当夜幕来临

  风便以另一种姿态

  窜出它的躯体

  走进万家

  燃亮灯盏温热炉灶

  整个夜晚

  风塔

  远离人间

  在漆黑的高处

  默默地转动

  从不畏惧和颤抖

  它知道

  只要多抓一把风

  这人世间的黑夜里

  就少一份不安

  多一丝光明

  透支

  大地如此宽厚

  在白茫茫的积雪下

  用整个冬天

  去疗伤

  我们为了获取

  更多的谷物

  在她的体内

  年复一年的

  注入化肥、农药

  就像我的父亲

  面对贫瘠与苦难

  一辈子逆来顺受

  最终被生活击垮

  我无法想象

  这日趋板结的大地

  最终的归宿

  会是什么样

  蒲公英

  蒲公英在等待风

  等待风随便将她带到哪里

  在哪里发芽、生根、开花

  无论那里的土地多么贫瘠与富饶

  蒲公英在等待风

  等待风吹皱她的花

  任其花瓣凋零、枯萎、飘落

  静静地落地

  蒲公英在等待风

  等待风送走他们的孩子

  让孩子像自己一样

  在异乡开疆拓土

  蒲公英在等待风

  等待下一个满眼碧绿

  遍地黄花

  变化

  过去穿的衣服

  袖口领口膝盖肘部

  经常带着补丁

  那些缝缝补补的岁月

  人们活得

  激情快乐踏实

  而今

  一件好端端的新衣

  非要弄几个口子

  时代变了

  我不担心人民的物质生活

  我是怕人们的精神和道德

  若是出了窟窿

  该怎么去补

  梦想

  我们都应该羡慕鸟儿

  它们有自由的天空

  羡慕它们可以

  凭借自己的诚实劳动

  随便在哪片林子

  就可以筑个窝

  栖息一生

  不必看谁的脸色

  而现实中的我

  也许还有无数个他

  多是在都市的繁华街道

  仰着脖子

  看那高入云端的大厦

  看到一个个彩色的气球

  在空中瞬间爆裂

  然后

  与遛狗的贵妇人

  在闹市口擦肩而过

  

  一截金属

  经历一场浴火

  便可寒光照人

  一旦被握在手中

  意识便是那最坚硬和锋利的

  部分

  举起与落下的空间里

  无所不能

  时间也是一把刀

  只不过

  它一边杀伐一边疗伤

  我们竟全然不觉

  蚯蚓

  蠕动一生只重复做

  一个动作

  在没有光明的世界里

  干最干净的事情

  最怕在阳光下

  被揪成数截

  一次次的

  到水里

  去当帮凶

  鱼儿的嘴

  在一张一闭之间

  就注定了

  结局

  ——离开水

  像你离开泥土

  回乡记

  1

  这30年

  我丢了乡下

  乡下丢了祖宗

  2

  一排排亮堂的

  砖瓦房

  在泥草房的头顶

  站了起来

  这一派繁荣

  藏不住老农

  脸上那

  比土地还要的

  劳累与沧桑

  3

  他们的脊背上除了

  滚来滚去的太阳

  还有一堆

  为儿女成家

  积下的债

  在他们入土之前

  似乎圆了一个

  抱孙子的梦

  4

  而那些年轻人呢

  他们扛起培养

  下一代的大旗

  进城了

  住楼房

  开轿车

  偶尔

  回到乡下

  取点儿笨鸡蛋和小园儿菜

  这群幸福的年轻人

  让城里的麻将馆儿

  生意红火了许多

  5

  土地荒芜了

  我们可以复垦

  粮食受灾了

  我们还能指望明年

  人心长了草

  你有药吗

  6

  我坚信“父债子还”

  是一种传承

  或者美德

  我还真一时说不出

  像这样一代“子债父还”

  的年轻人

  与不打粮的土地

  哪一个更可怕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