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
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绥化新闻APP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市场监管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关于野菜那些事儿

来源:绥化日报 2019-05-13 09:33:24 字体:

李玉红

  “溪水荠菜花香溢,春来无处不茸茸”。春来柳绿,田野葱茏。长在田间地头的野菜早已按耐不住,赶赴一场春天的约会。

  我认识野菜源于母亲。母亲是上世纪四十年代初生人,经历贫困年代,一路从三年自然灾害走过来,对野菜的记忆更是情有独钟。小时候,常听母亲说,食不果腹的日子,野菜是唯一度命的来源。粗糙的玉米麸子加点野菜能填饱肚子已经是件幸福的事,日子久了,常常吃得人面黄肌瘦,有时两条腿肿胀得像两根木头无法自如活动。后来才知道,是吃多了一种叫“灰菜”的野菜导致的。

  灰菜不挑土壤环境,生命力特别顽强。春天的田野里遍地都是,长得葱郁旺盛,高的超过一尺,椭圆形的叶片,分为两种类别:一种是顶部新芽和叶子后面呈紫色,这种灰菜据说是有毒不能食用。另一种叶片绿色,不仅可以食用,清新爽口,晒干后可以入药,具有补血,保健的功效,但也不能长时间连续食用,否则容易出现水肿现象。当年母亲腿出现水肿,与长期食量过多有直接关系,停止食用一段时间才逐渐好转。但饥饿难耐的时候,又不得不以它充饥。

  我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那时生活条件虽有改善,但还没有完全脱离贫困。记得六七岁的时候,母亲常领着我,挎着柳条编织筐去采野菜。无论田间地头还是小山丘,随处可见它们的身影。有的在池塘边轻声细语,或石缝间低头沉思。母亲一边采野菜,一边告诉我识别它们的方法,一边和我讲述她小时候吃野菜的情景。用不上半天工夫,便能满载而归。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对母亲曾经生活的年代有了最初的了解。

  长大上学后,每天放学丢下书包,挖野菜成了儿时最大的乐趣。成群结伴地拿上小铲子,菜刀之类的工具,挎上菜筐,唧唧喳喳像一群小燕子般,欢呼雀跃地奔向田野山坡。明媚的阳光,柔柔的春风吻着脸颊,深吸一口泥土的芳香沁人心脾。

  刚出土的野菜总是藏在沟沟坡坡的草丛里,像和我们捉迷藏一样,必须弯着腰,睁大眼睛仔细寻找。生怕不经意错过每一处隐秘的地方,聚精会神的没人说话。偶然碰到大片的野菜就会忘情地欢呼起来,大家便欢呼雀跃地围了上来。累了就围坐在草地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笑着、唱着,奔跑着,草地就成了我们的大舞台。成功的喜悦心情,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下,欢声笑语久久在田野间回荡,无限的春光令人陶醉。

  那时,生活物资相对贫乏,不同现在一年四季各种菜肴琳琅满目。春天青黄不接的日子,山野菜成了饭桌上一道亮丽的“风景”。普通的野菜,在母亲的手里变成喷香的美味儿。鲜嫩的柳蒿蘸酱,吃一口清香四溢,做汤色泽鲜绿,清新味美;婆婆丁味道微苦,车轱辘菜炖土豆味鲜滑嫩,吃起来开胃下饭。

  岁月悄然流逝,野菜一直伴随着我长大。不知是母亲做得好吃,还是野菜特有的味道,如今想起来依旧令我回味无穷。

  如今人们生活丰衣足食,吃腻了山珍海味,开始注重养生保健,山野菜因纯天然具有清热解毒去火等保健效果,成了大家的热衷。饭桌上,各种种植的野菜一年四季走上了餐桌,纯山野菜更是成了稀有的佳肴,也让曾经与山野菜有过交集的人,更是情有独钟。每次回家看望母亲,依然会听到母亲念叨曾经吃野菜的情景。

  时光飞逝,已有多年再不曾吃到母亲送的山野菜。近八十岁的母亲逐渐衰老,衰得的让人心疼,唯有山野菜年年返绿。总有那么一段日子,那么想抛弃所有忙碌,走一回田间地头,寻找那些长在河边,山丘中的绿色生命。俨然,童年挖山野菜的时光成了最美好的回忆。

  如今春来柳绿,田野葱茏,想必乡下的母亲,望着如此春意盎然,又在念叨着那些田野中的野菜了吧?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